琰羽

【猫鼠猫】孰为一 28 by:小林可可

猫鼠工作室:

(28)



泰州城上空阴沉,尘埃笼罩。虽是阳春时分,却未有一日见过放晴。


  城门口官轿卫队俨然。丁督使站在队伍前列,正与岳通判话别。


  旌旗随风飞扬,发出扑扑拍打声阵阵,衬着四周肃穆人群,更显萧瑟。


  展白二人持马缰立于队首,看着雾霾苍穹,和城门口自发聚集的大片百姓,回想到这些时日生死一线,急迫救援,心中一时感慨万千。


  丁督使言毕,转身欲上轿。


  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个吼声:“我们要吃饭!”


  一时群情骚动,越来越多的人声叫嚷起来,声音一阵高过一阵:“我们要吃饭!我们要...

【猫鼠猫】孰为一 27 by:小林可可

哈哈哈哈,这样的内容我还能说什么呢

猫鼠工作室:

“展昭,我们成亲吧。”


  展昭身体一震,便要转身。


  白玉堂顺势滑下他的脊背。


  展昭撑起身体,却忽然看向下【和合】身。白玉堂顺眼望去,只见展昭腿【和合】间似有清白液体欲要流出。


  白玉堂呵呵一笑,止住展昭起身之势,探出床将水盆中微凉毛巾拧干,垫到展昭下【和合】身,拉他跪起。


  精【和合】液从密【和合】处缓缓流下,粘到毛巾上。


  “这东西必须清理干净,”白玉堂说着,声音变得恨恨:“上次你这瘟猫做饱就睡,害我拉了两天肚子。”


  “啊……”展昭睁大眼,恍然...

【猫鼠猫】孰为一 25 by:小林可可

猫鼠工作室:

  (25)


  地面一直都在晃抖,忽强忽弱,几欲使人头晕。但白玉堂靠在展昭胸膛,耳边只感到那人胸腔的起伏,和呼吸的颤动,他头脑竟逐渐变得格外清晰。


  白玉堂抬起双手,在展昭后背轻拍两下,道:“我没事。”


  两人分开怀抱,看着对方容颜。


  展昭握住白玉堂的手,开口道:“我公事已毕,需回京复命了。你本是督使洪灾,可也告一段落?”


  他顿了顿,又续道:“洪灾虽已非当务最急,但你却不能在外逗留过久。”


  白玉堂看着展昭,连日来的赶路疲乏,加之救灾劳顿,已使他面容灰暗,泛起不正常的嫣红,连那...

猫鼠工作室:

制作 瑶音  @白珝 

《侠探锦毛鼠》剧情向剪辑偏白玉堂个人向

BGM是影片片尾曲《侠客谣》

谨以此片送给我们的卡卡和猫鼠工作室


片中白玉堂的扮演者是著名演员王九胜,这个故事讲的是冲霄之后的白玉堂从江湖逍遥到朝廷权谋中剥茧抽丝办案的故事哦。

喜欢的亲可以去看一看,没有太多鼠猫猫鼠的交集,更倾向于个人向的探案故事。

王九胜这版中年小白特别可爱,没想到会如此可爱*^o^*

白珝:

区区在下拙劣之作_(:з」∠)_不论是什么年纪的小白鼠儿都是很可爱啊!

猫鼠工作室:

制作 瑶音  @白珝 

《侠探锦毛鼠》剧情向剪辑偏白玉堂个人向

BGM是影片片尾曲《侠客谣》

谨以此片送给我们的卡卡和猫鼠工作室


片中白玉堂的扮演者是著名演员王九胜,这个故事讲的是冲霄之后的白玉堂从江湖逍遥到朝廷权谋中剥茧抽丝办案的故事哦。

喜欢的亲可以去看一看,没有太多鼠猫猫鼠的交集,更倾向于个人向的探案故事。

【猫鼠猫】孰为一 23 by:小林可可

猫鼠工作室:

  (23)


  及至泰州城墙下,外围空旷地带已是布满百姓。他们有些仅着睡袍、及木屐,不敢回城换衣;有些胆大的也移来席被,露天而处。三五人一户,密密麻麻坐卧其间。婴孩靠枕睡在席上,母亲撑伞为他们遮蔽日光。守城兵士面无表情,持戬蹲坐在百姓边缘,维持秩序。人们露宿多日,又不敢到处走动,席地姿势无论怎么调整——盘腿、跪坐——都不甚舒适。虽不像前几日那般惊怕,但一个个面容疲惫,惶恐茫然,不知将遇何事。


  突然几人指向城墙,城头旗杆迅速摇摆,又是余震袭来,一时叫嚷声起,城内涌出更多百姓,城外的人们也马上收拾铺卷匆忙往更空阔处移动,瞬间混乱不...

瘦金体好看

河梁: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猫鼠猫】孰为一 22 by:小林可可

猫鼠工作室:

 (22)


  白日放晴无云,到夜里便是黑穹深远。


  展昭拉开抽屉,取出一卷白绢展开,里面端放着那支琉璃簪,在昏暗灯光下,明透流转。


  他轻轻微笑起来。


  拿出簪子,放在左掌中,右指细细磨蹭。展昭抬起头,看着案上烛火,火心跳跃,明明灭灭,映亮他的脸颊,他的笑容渐渐隐去,叹息一声,闭了闭眼睛,目光变得黯然。


  屋外嘈杂声起,越来越大。展昭眼神一凝,把簪子包好放回原处。起身来到室外。


  甫一出门,便见苍穹上无数星星如长虹贯日般从东北方向袭来,掠顶而过,急急坠向西南!


  仆人指着天空,全...

【猫鼠猫】孰为一 21 by:小林可可

猫鼠工作室:

 (21)


  “展大哥!”庭审结束后,王朝叫住正欲离开的展昭。


  展昭回过身,对王朝一笑:“王大哥。”


  王朝喜洋洋的道:“我刚换了新宅子,左右无事,你不如到我家吃晚饭吧。”


  展昭心中有些犹豫,但仍是点了点头。


  王朝更是高兴,拉着展昭出府衙,往城西方向走去。一路经过枢密院、秘书省、太常寺各等衙门,供奉皇家祖宗牌位的景灵宫,以及这些建筑中间数不胜数的大小店铺、酒肆、作坊,旌旗招展,行人往来如织,一派喧哗。


  王朝边走还边口中不停絮叨:“你知我家原来住的地方,向着闹市,每日门外人来人往的,吵...

【猫鼠猫】孰为一 20 by:小林可可

猫鼠工作室:

 (20)


  督使队伍并不大,官轿、卫队,加上皇宫追加赈灾的钱银、绢布车辆,一行几十车数百人,从汴梁出发,沿着官道,向东南方向缓缓前进,很快,一月便过去了。


  终于进入江淮地域。这片土地本是宋朝的大后方粮仓,由于淮河入海口洪水泛滥,导致灾害形成,附近城市饥民遍地。幸而江淮田野广阔,尚能自己自救。此处远离洪区,道路两旁的农田依旧安全平静。油菜花迫不及待的铺满眼目所及各处,片片金黄,在阳光与雾气中,衬着矮屋农舍,恬淡怡美。


  又是一年春来早。


  白玉堂打马走在队伍前面,他看着这景致,轻轻呼吸着温湿的早春气息,心中却想着...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