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1

猫鼠工作室:

第六案   乡归何处


第一章 世间道




“你别拉着我。我能走。”白玉堂喝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晃晃荡荡走在路上。


展昭几次上前去拉他,都被他推开。




事实告诉我们,模范夫夫,呃,也是会吵架的。不管你有多天才,不管你的心理学知识多么的炉火纯青。




事情的契机是上周,他们把孩子们从雪山接回来以后,受到一众家长的感激,但是死去的几个孩子家长自然也需要劝慰。


偏偏其中一名死者的阿姨来头极大,是今年澳网的黑马木子英,25岁,过去没有在任何比赛里露过脸,第一次参加比赛,一举打进了八强。展昭当时瞟到的时候,就表示他十分看好这女子。


事后曾经报道过,木子英所以这么晚才参加网球比赛,是因为有一个没有双亲的小外甥要抚养。


十年前,她姐姐单身诞下一子。后来因为接受不了孩子父亲的态度而自杀了。她们家一直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木子英因此一直单身照顾着小外甥。




这次她在法国比赛。听说了外甥的消息,特地从比赛场飞了回来。


展昭于是假公济私的,对她特别照顾了一些。接连做了三天的额外心理辅助。每次都到十一点多才回家。




今天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的另外一只不见了。打电话,那人醉醺醺的说,和丁家兄弟在喝酒。


语气中颇有些怨气。


展昭意识到自己偶像崇拜好像过头了。于是赶紧跑去接他家耗子回家。


这不是,还闹别扭了吗?




“喂喂,就三天晚上好不好。这种事情你也要吃醋。”展昭好不容易把人拉住了,让他看着自己说话。


白玉堂瞟瞟好看的丹凤眼。细长而魅惑眼线,由他做来,格外的撩人遐思。“吃醋。展大博士给不给做心理辅导啊。”




——展昭突然一下没脾气了。千杯不醉的白玉堂今天居然会醉。真是酒入愁肠最伤人。


白玉堂醉醺醺的,此刻身子还格外软起来,就靠在展昭怀里。说的每一句话都吹在展昭脸上。“你怎么了嘛。过去不这样啊。”


“没人陪。寂寞。”


“晚上我不是都回家吗?”


“回家倒床上就睡着了。你说,你都辅导人什么去了?”白玉堂说说又气鼓鼓起来,转身要自己走。


展昭抓着他。他就跌跌撞撞的跑。最后展昭终于把人又抱住了。这回不放手了。“我倒床上就睡。你也没把我推醒啊。”


“谁稀罕。”


委屈了?谁说不是呢。


“好好好,我不对。”


“你哪儿不对?”似乎对面前人的低声下气格外满意,白玉堂翘起嘴角,眯缝着眼睛看展昭。


展昭还能说什么。“哪儿都不对。”


“敷衍。”果然酒醉都有三分醒啊!!


“我不该偶像崇拜。往后我只崇拜你一个。行不行。”


“滚!——”


完了,这下真的发脾气了。


白玉堂一把推开展昭,跌跌撞撞的撞到了路边的墙上。展昭赶紧去扶住他。




“哎,你到底哪里不对了?”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白玉堂忽然将人抱住,“就是不知道才难过啊。”


漆黑的眼睛,亮晶晶的,蒙着醉意,看起来格外的无辜。


展昭拨开他挡在眼睛前的头发。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亲他的眼睛。“是不是因为你发现,你很喜欢很喜欢我啊。”


“是又怎么样。”


“是就说出来啊。”


“为什么要说给你听。”


“我喜欢听啊。”


白玉堂这回是真觉得眼皮有点重了。凑上去嗅嗅展昭,熟悉的味道。淡淡的古龙水,凑得近了还是能闻到熟悉的只属于面前这个人的味道,清晰而纯粹。忽然又什么不舒服都没有了。“喜欢……嗯。”




展昭简直觉得白玉堂要在自己西装上流口水了。——不要就这么睡着吧……


无奈之下,只有将人的一条手臂架上脖子,这么连抱带拽的拖回家去。




哪知道白玉堂出门后乱撞。虽然脚步不稳,倒是走出好几条街去。这时候回去,倒叫展昭颇费了一番功夫。这人醉了的时候比醒时难弄得多。他还有劲儿,他还不听你的。




两人拉拉扯扯左右自得其乐。展昭除了吃力点,也没什么抱怨。可是路过第二个路口的时候,忽然觉得脚下被人给抱住了。


展昭军队训练出的来格斗反应一下子令他激灵起来。松开白玉堂猛然转身,再把人拉住。这么一看,居然是个衣衫褴褛的老妇。




“小猴子(小伙子),里(你)好心,帮帮我。给点吃的吧……”


展昭稍稍皱了一下眉头。


这世道,不能怪他没有同情心,实在是卖可怜的现象太普遍了。虽然不缺钱,但他也不愿助长这种风气。


可是转念有时候又觉得,又有什么呢。这世界,什么东西不能卖。卖可怜也不犯法。昏黄的路灯下,看着老妇着实骨瘦如柴,衣衫破烂不堪。裹了一床薄被子。




那老妇看他停下来。许是觉得有希望了。“小猴子,我不是要钱啊。我不是讨钱的。里相信我啊。”


“那你要什么?”


“我就讨点吃的。”


“我身上哪里有吃的。”展昭今天被白玉堂吃醋,心情格外的好。从口袋里拿出随身的现金,塞到对方手里。“这些该够您过一阵了。该回家就回家,该找福利院就找福利院。不能天天睡大街吧。”




那老妇看到那一沓钱,手都抖了。虽然票子不多,票面可不小。“不不,要不了那么多。”


“没事。拿着吧。”展昭也没有多说的意思。他不多带现金,但是随身总会有一些。




将白玉堂扶上车。展昭去发动车子。经过那个路口的时候。突然看到刚才那个老妇,正被一群小混混围着打。一看就是在抢钱。




展昭皱了皱眉头。停下车子。走了下去。


虽然他同情心一点不泛滥。但是他给出去的东西,还轮不到别人来抢。




“喂。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车内醉醺醺的白玉堂抬起头来,懵懂的眼神忽然变得清澈起来。他其实真的不会醉。只是谁说的来的,借酒逗猫。


这几个小混混,展昭应该没问题才是。




果然,不多时候,展昭就把几乎所有的人都放倒了。于是出现了电视剧中最烂俗的情节。一个小混混拿出一把菜刀,挟持住那老妇。“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就杀了她!”


那老妇抬着无力的手,对展昭甩了甩。“里去,去吧。谢谢里。”




展昭对此种戏码没有什么兴致。“他又不是我谁。你要杀就杀吧。”


没想到,他这话一出对方真的把刀逼近了对方的脖子。虽然已经满布皱纹,但血色依旧那么鲜红的绽放在眼前。




“住手。你要怎么样。”


开玩笑。这种事情都搞不掂,他还混什么。不过夜深人静。他的大脑今天需要休息。指了指边上那台黑色限量版兰博基尼。抬起手里的车钥匙。“你放了她,把钱还给这老人。这台车归你。”




虽然不认识是什么车,但一看就知道是好车!


“真的?”


对方将信将疑。


展昭点点头。


那人架着老妇到了车边上。“钥匙给我。”对方伸手。


展昭不屑地笑:“你把人放了。”




那人犹豫了一下。但是这个实在太诱惑了。“我数三,你把钥匙抛过来,我放人。”


“好。”


“一——二——三!”


展昭将车钥匙高高抛起,小混混的刀离开老妇不到半臂膀远。突然,“嘭!”地一声,车门居然从里面打开。正好撞在那小混混的背上。


说时迟那时快。展昭一个箭步窜到对方面前,抢腕,翻臂,菜刀咣当一声落到了地上。展昭揉身压到对方背上,一记手刀将对方砸晕。那老妇坐在地上,一脸的茫然不知所措。


展昭头疼。打电话叫120。


白玉堂从车里出来。关上车门,查查有没有掉漆。好像没什么问题。这才注意到地上的老妇。“怎么回事啊。”


“你不醉啦?”语气中颇有些咸涩。




白玉堂当做没听见。点点头,“恩,好些了。”然后自己拨电话叫警察。


他们秉持着“我们很低调”的原则,真的叫了110了。于是展昭被质疑了他的身手,两人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回家睡觉。






第二天听说老妇可以出院了,展昭随口问了声知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结果那头居然说这个不需要他知道。


其实随便说个什么,展昭都不会较真。但是什么叫不需要他知道!?



评论
热度(55)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