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卖身 (上) by:seventh1009

猫鼠工作室:

小福子跪在街旁,揉着已经麻木的腿,愣愣地望着一旁抱头痛哭的小翠儿和她娘。他不明白为什么她们哭得这么伤心。有了买主不好么?要是他有了买主,就可以有钱给娘买副薄皮棺材,让娘不用躺在冰冷的地上。就可以不再整天挨爹的打。他真的很怕有一天爹喝醉酒后会把他也打死。小福子曾求买小翠儿的康三爷连他也一并买去,可是人家说啦,不要他这么大的男孩子。“女孩儿拾到拾到穿件新衣裳就可以转卖到大户人家去做丫头,脸盘子俊的养上两年还可以卖到窑子里得个好价钱。你这样的半大小子,正是吃穷老子的时候,又干不了什么活,买了不划算!”


 


康三爷已经转到别处去了。小福子真想站起来歇歇跪得快没知觉的双腿,可他不敢。爹就坐在对面的酒棚里,他怕爹冲过来打他。擦了擦脸上的汗,他忽然发觉身旁有人。转身一看,小福子惊呆了。他从没看见过这么好看的小孩儿!他比自己小,看起来也就八九岁。一身白衣,干净得半点土星儿都没有。一双抓髻梳得一丝不苟。不像自己的头发,总是乱蓬蓬的。白皙的脸上长着一双水灵灵乌溜溜的大眼睛,现在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头上的草标,一张好看的小嘴紧紧地抿着,像是在拿什么主意。小福子觉得他简直就像是观音庙里菩萨座下的那个金童,走下了莲台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


 


小福子怯生生地问:“你是要买人的么?”金童儿摇摇头,“不!我也来卖人的。”小福子看看他身旁,没别人呀!“你要卖谁呀?”金童儿编好了一个草标插在自己头上,“卖我自己!”小福子奇怪地打量了金童儿半晌,“你一点儿都不像是要被卖掉的样子。”金童儿问:“哪里不像?”小福子挠挠头,“我也说不出来,反正就是不像。”金童儿看看小福子,突然躺在地上打了个滚儿,一身白衣顿时变得花里胡哨的。又伸手弄乱了头发,想了想又抓了把土擦在脸上,然后冲小福子一笑,“这回像了吧?”小福子看着他雪白的糯米牙,心说:还是不怎么像。


 


“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卖掉?”小福子好奇地问。金童儿挠挠头,“我大哥不要我了,我准备把自己卖了,找个好人家养活我!你呢?”小福子低下头,“娘死了,没钱下葬。”“哦!”金童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前面一阵骚动。小福子向那边看了看,原来是康三爷又转回来了。他是个人牙子,一天不知道在这里转上多少圈儿。康三爷走到跟前,看着金童儿眼前一亮,伸手捏住金童儿的下巴仔细打量了一番,“唉!可惜是个男孩儿。这要是个女娃儿,养上几年卖到春香阁去一定能得个好价钱!”转身走了几步,突然又转了回来,“嘿嘿!我怎么傻了?窑子里不要男孩儿,可还有小倌馆呢!小孩儿,你家大人呢?我跟他商量个价!”金童儿头一扬,脆生生地说:“我家没大人,你直接跟我说就行了!”


 


康三爷闻言哈哈大笑,“有意思!那你要买多少银子呀?”金童儿低声问小福子,“葬你娘要多少银子?”小福子不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三两银子就够啦。”金童儿把头抬起来说:“三十两!”康三爷一瞪眼,“什么?你还真敢要啊!十两!”金童儿把头一别,根本就没理他。


 


“十五两!”


 


“一边儿站着去!别妨碍我卖自己!”


 


“好!三十两就三十两!”


 


“成交!拿银子!”


 


金童儿把白花花的三十两银子塞到小福子手里,“拿去给你娘买副好点的棺材吧!我走啦!”小福子傻呆呆地看着手里的银子,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金童儿已经跟着康三爷走得没了影儿,小福子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葬了娘,看在银子的份上,爹有一阵子没打小福子了。可是银子终有花完的一天。以前娘活着的时候还可以做些针织女红贴补家用,现在是一点进项也没有了。坐吃山空了半年,在酒瘾发作的时候,爹又把小福子赶上了街头。


 


康三爷没有露面。小福子听说他惹了白家,被大少爷命人打断了两条腿赶出金华府了。小福子暗暗摇头,白家也敢惹,康三爷真是好日子过到头了。再想想自己,压根儿就没过过好日子。


 


正想着心事,突然听见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头上响起,“你怎么又出来卖自己了呀?”白福抬头一看,居然又是金童儿!小福子开心地笑了,又想想自己现在还是没人买,于是低了头,“爹没钱喝酒了。”金童儿看了看他,捡起根草来扎成草标扎在自己头上。


 


人来人往,他们依旧无人问津。天色渐暗,华灯初上,小福子的心情却越来越低落,他知道,今晚回家怕是又免不了一顿好打。


 


金童儿的眼珠转了转,拉起小福子说:“走!咱们到那边那家赌坊门口碰碰运气!”


 


赌坊里已经渐渐有了客人,金童儿左瞧右看,突然一把拽住一个一身绫罗的中年胖子。“你买了我吧!”胖子吓了一大跳,刚做出恶狠狠地表情想要骂人,却听金童儿说:“我可以帮你赢钱呀!摇色子我很厉害的,要什么就有什么!”那人当然不信,可似乎觉得试试也无妨,于是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色盅,“小东西!这可是你说的!”金童儿抓起色盅一阵摇,然后把它扣在地上,掀开一看,赫然是三个六点,豹子!通杀!胖子眼睛都直了,愣了半天,突然说:“你要多少钱?”“五十两!”“成交!”


 


小福子愣愣地望着手里的五十两银子。金童儿已经跟着胖子进了赌坊,小福子想起来自己又忘了问金童儿的名字了。他想进去问问,可赌坊的人不让。爹来找他了,他只得跟爹回家。原想着第二天来看看,谁知道了才发现赌坊已经被人拆了。一打听,才知道赌坊老板输了不肯兑银子,还出手想要伤人,结果被人把场子给砸啦!


 


小福子很担心,不知道金童儿有没有事呀!



评论
热度(139)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