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2

猫鼠工作室:

【第二章  众生芸芸】




“走,去医院。”


“你不去看你的木姑娘了?”


展昭愣了一下。小醋怡情,大醋伤身。“哎。跟你说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说完小有纠结的自己往车库走。


白玉堂被他顶了一下,颇有些莫名其妙。一把将人拉回住。“跟你开玩笑,这都听不出来?”说完将人上下打量了一翻,“平时你也不这样。你说,你是不是心虚了?”


展昭被他这么一提,也觉得有点怪。


“还不怪你。昨天酸劲儿那么大。谁知道你是真的假的。”


“诶呀,你不心理学博士吗。”


“心理学都吃饱了没事情做阿。就分析你这种不知道大脑做何构造的人吗?你又不是实验室的小白鼠,为什么要分析你。”


白玉堂咬牙。索性不理展昭了。自己往车库冲。


展昭稍微自己反省了一下。白玉堂刚才那口气确实更接近于平时开他玩笑的时候。再说他昨晚也确实不气了的。咩?难道真的是我心虚?传说中的……三年之痛?


展昭于是再一次觉得自己发傻起来。根据他对自己的了解,他这种想不明白的情绪,自来只产生于和白玉堂有关的事。


事实证明。他不就是鸡血沸腾的看到一个好姑娘,想要帮帮人家吗。有咩好心虚的,有咩好心虚的?!!


展昭于是也理直气壮的上了车。


黑色的跑车一条线似的窜了出去。


来到医院,在门口碰到了正在往外走的老妇。


老人见到展昭一下子还没有认出来。直到展昭说明了身份,才又一次千恩万谢的夸他是好人。


白玉堂看看展昭。又看看老妇。可能是有护士照料过的缘故,老妇破烂的衣衫都换了。当然,钱是昨天展昭出的。


白玉堂倒是不在乎这些事情。就是老妇看起来底子里的筋骨不错,虽然皮肤上的皱纹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了许多。不像是有什么大的身份背景的。他转过头对展昭道:“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那老妇却说:“不了不了。我还要赶火车回去。”


“哦?”展昭看看白玉堂。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涌在心头。一时之间,展昭也没想出有什么问题。就是好奇或者礼貌的随口接着问,“老妈妈,您老家哪里的?”


“我是HN的。”


“HN哪里?”


“HNMC阿。小伙子你知道吗?”


“小浪底过那儿吧。”还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县。


“诶,对对对。”


“张龙的老家据说在那儿。”白玉堂随口扯了一句。


“哦哦,是吗。姓张阿,可是张村镇的?”老婆婆还挺健谈。三人一路已经走下了医院。


“是阿。”


“诶亚,那就是张将军的老乡了。”


张汝秀(1)是张龙的曾祖父,曾随同冯玉祥部队,后来被编在四野做后勤。展昭经常嘲笑张龙说,他家里打天下的时候挺文绉绉的,怎么到了他这儿就一点脑子也没有。张龙对这种脑子非常人构造的人表示懒得争论。


“老妈妈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呀。”


“就那么点大的地方。哪里还有不知道的。哎……”


“您有心事?”


“没有没有。”


——这么急着否认,肯定是有啦。展昭无奈的想。“老妈妈家里有人参加过革命的?”


“哎。我家里那口子当过几天兵。可死的早阿。”布满皱纹的脸上,提起先夫的时候,恍然滑出一种小女儿般向往的神采。又有一种真切的不甘。


“老妈妈来京里作什么的?”


“……”老人摇了摇头。“小伙子,你知道65路车站在哪里阿?”


展昭和白玉堂互看一眼。展昭深深吸了口气。“老妈妈您等一下。我开车送您去火车站吧。”


“不要的不要的。”


“没事的。”


“不要啦。真的不要啦。小伙子,你们回去吧。”


展昭懒得搭理这种推辞。总觉得有点奇怪。又说不出哪里怪。白玉堂留下来,拍拍老妇,“老妈妈,没关系的。您什么时候的火车阿。”触手异常的消瘦,几乎是搁在了骨头上。这种感受很让人难过。——一个花甲老人,瘦到这般样子,很难让人好过。


老妇有些失措:“哦哦。我阿。我啊……”


“老妈妈还没有买票吧。”


“哎哎,是阿是阿。不不,我买了。”老妇人说着,略有写颤巍地往怀里掏去。


白玉堂这回也相信这老妇人是有些什么事情的了。“老妈妈,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老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沉着脸,没有回应他,只是更快的往怀里着着什么。最后,摸出一张车票。“里看里看,我有票。八点多的火车。”


白玉堂拿过来一看。这分明是一张去TJ的火车票。和HN有什么关系。


“老妈妈,您认字吗?”


老人摇了摇头。又恍然反应过什么来,急切的问:“怎么,不对阿。”


白玉堂词穷了。看着老人摇摇头。“老妈妈,你这车票哪里来的?”


“我买的呀。”


白玉堂根本不信。虽然这世界骗子满天下。但是跑到医院边上卖假火车票这个行当还真没听说过。






展昭回来了。没开车。白玉堂挑了一下眉毛。随即反应过来——他们家兰博是二座的。无语问苍天:我们还能更傻一点吗?白玉堂把事情大致和展昭说了一下。


展昭点点头,突然对那个老妇说:“老妈妈,我刚才回去的时候,听到两个下班的小护士聊天。听她们的意思,您是来上*的?”


仓皇的神色在老妇眼睛里再次一晃而过。


“上*?”白玉堂皱了下眉头。


“您为什么要瞒着我们?”


被拆穿的老人皱起了一张苍老的脸。**地说:“我们是苦人。你们是有钱人。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昏黄而布着云翳的眼眸中,展昭和白玉堂同时读出一种无奈和仇恨。两人的内心,不知缘何,都如被猛然抽了一鞭子似的。


不是无奈,不是愧疚,不是同情。是突然之间,发现有一个世界,他们从未知道……




注(1):恩,某将军的原名,其实张将军很不有名=v=。



评论
热度(34)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