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7

猫鼠工作室:

【第七章 失踪】


展昭下班后回家一次,将资料放下。


然后出去买了些东西,打车到了老太太的住所,又买了点熟食,这才进了公寓。




打开门,屋子里居然没有人。展昭瞬间愣了一下。四处找了一圈,发现老人把手机也带上了,钱却没有拿。只得叹了口气。拿出平时很少用的一个没有注册的手机,拨了个电话给老人。没有打通。对方关机了。


展昭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心中颇有几分无奈的感觉。打了个电话给公孙策,问他知不知道邓车今天有什么行动没有。


公孙策说不知道,但是答应给他打听一下。电话那头传来stoa悠扬的hommage。


“和谁吃饭呢?”男人对关心的对象一般也会犯八卦的毛病。


公孙策嘿嘿笑了两声。“你家小白吃醋的对象。”


果然那头传来一声熟悉的女声:“对,就是我。”——木子英。


展昭一笑,“公孙同志,眼光很可以啊。”


“那是当然的。”


公孙策刚说完,手机就被木子英抢了过去,“展先生,我老让公孙打电话给你。他老说你忙,这回可让我逮到了。谢谢您过去几天拨冗给我说的那些。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谢谢您。”


“你不是那么客气的人啊。”


“近朱者赤嘛。诶呀,公孙每天跟我说话都文绉绉的,我不自觉就受影响了。”


“是吗?我可从来不知道他还有这优点。”


“哦,难道是装给我看的?”


“很有可能,你要小心他。”


“诶我说小展,你这个也太不厚道了吧。有你这么干的吗,啊?”


展昭和木子英于是都笑了起来。




挂了电话之后,公孙策紧张的看着木子英,“他真的是胡说的啊,你不要随便相信他。他和他家那个的话都不能信。统统都是损友。”


木子英瞪着眼睛看着公孙策,半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展先生那个人我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他肯损的人,一定不会是坏人的。”


“听起来你还真的挺了解他。难怪他家小白吃你的醋。”


木子英笑笑。“也没有吃错啊。我是挺喜欢他的。不过他那样的,追他的肯定多得不得了吧。而且,如果白先生不吃醋,他就不会让你来照顾我啦。”最后一句,听在公孙策耳朵里,异常甜蜜。


公孙策于是磕起下巴,“嗯,有道理。”


作为报答,他很快帮展昭打听了一下邓车的消息,并告诉展昭,邓车肯定没有找过什么上F的人。他手下几个人也没有找过那位老太太。




展昭摔开电话。一个人坐了一会儿。


老太太肯定是自己走的,但是关机的现象就很不合理了。明明昨天给他的电话充过电。而且他和白玉堂都检查了那部手机,没有跟踪和监听器,电池也没有问题,不可能是没有电。


无奈,只得汇报给包拯。“包头,我家的老人家不见了,手机也关机了。”


“你要不要这么没用啊。一个晚上都没取得人家的信任?”


“……怎么办。要不要追查试试?”


“你说呢?你都来问我了。还要追吗?”


展昭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虽然包拯看不到,“庞吉不是吃素的。”


包拯的声音也很沉:“要动手,他们也已经动手了。”


“……”


“小展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她碰到你们,你们想出力,也不会料到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要都怪在自己头上。而且,说不定过一会儿,她就回来了呢?”


“……真的不能追查么?”


“就算让你追,你以为自己就能追到吗?手机如果通着,我也不会阻止你。”


“好吧,我知道。既然这样,我先挂了。”


“等等别挂,晚上没人吃饭吧?来我家吧,我们家那口子老念叨你和小白呢。”


“阿姨喜欢的是小白,我去没意义吧。”


“诶呀你还吃小白的醋呀?”


“我实话实说。”


“来吧,好久没一起吃过饭了。”


“要不阿姨你们过来行不行,万一老人家还回来呢?”


“过来?小白今天不在吧?”




展昭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一句“我去没意义”暴露了白玉堂今晚不回家的信息。——看来情报学还是要好好学习的。“他不在我也会做饭。”


“得了吧你。逃什么呢?”


“没有,真的。我得考虑考虑明儿怎么跟小白交代。”


“那行,明晚你们俩来。”


“我答应你不是又要透露他的训练日程了?我不答应。”


“开玩笑,你以为我手头能没有他什么时候不上班的日程?明晚也好,说好了。明晚让小白来做饭。”


“好,那我先挂了。”展昭挂掉电话想一想,觉得也好,白玉堂做饭的时候,就能暂时不惦记老人不见那茬了。


他打了个电话给家里管事的,让他将自己手头的房子着手卖掉。


当晚展昭没有离开房间半步,但是老人家到底没有回来。次日上午中午下午,他又打了三个电话,依旧是关机音。




晚上去接白玉堂,路上把他们下周开始下调到颜查散队伍的事情说了一下。


白玉堂安安静静听完,却答非所问,“哎,我们这是去哪儿?”


“……包队家。哦,忘记跟你说了,包队和慧婶想你呢,硬要今天去试你的手艺。”


“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最多是还来不及告诉你。”展昭嘴上不放松,心中却是一惊,又很高兴。从来只有他看穿别人的心思。只有白玉堂能了解他的心思。


还没来得及继续甜蜜,就听白玉堂继续道,“是不是那个老太太出了什么事?”


展昭毫无条件的缴械。“我能瞒过你吗?——昨天早上我让她不要出门,话没说两句被张龙一个电话叫出家里。就是倪继祖的事。下午我还赶早回去了,结果人就没了。”


“她不是有邓车给的电话吗?”


“打了,关机。”


白玉堂叹了口气,“走就走了吧。案卷既然在你手上,先把她家里的案子办了再说。”


展昭松了口气,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白玉堂思维非常人的程度。“那是一定要的。”


白玉堂拿着展昭给他的倪继祖一案的资料看。“周一一早就开会?周末又打算叫我义务劳动吗?”


“那你要怎么才肯有偿劳动?”


“你是我家属,给什么都不叫有偿。我是打算不劳动。”


“有安排?”


“有。”


“什么安排神秘兮兮的。”


“我约了你的偶像喝茶。”


“哇,要不要这样?木小姐未免太能交际了吧。”


“是啊。喝茶的待遇很高哦。她这次法网打入四强,因为侄子的事情提前退赛,引起了社会上很大的关注。星期天晚上有一场表演赛,对手是法网这次的top1,Kenny Sundin。公孙也要去。她说我去喝茶就给我两张亲友席的球票。你说我要不要去?”


“也不用去两天吧。”


“那也大半天了。明天上午睡觉,下午喝茶。晚上我们做做运动。后天上午继续睡觉,然后陪你去复健检查,完了去看比赛。”理所当然头头是道。


展昭完全拜倒。“好了好了,不要你劳动了行不行?开会你直接去听就行了,准备的事情我来。”


“这就对了。”


——命苦啊!!展昭在心中哀叹了一把。但是转念一想,其实忙不忙就是个心态问题,白玉堂也不清闲,但是看上去永远很清闲。“我说玉堂,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很吃亏吗?明明很忙,搞得大家都觉得你很闲一样。”


“我这是心态好,懂不懂?”说着拍拍展昭,“你已经比我老啦,心态再不调整好,还怎么跟着我混。”


展昭扭头嗷一声咬住了白玉堂拍他肩膀的手。


“开车!”


展昭点头,示意:我在开车。




拥挤的G市主干道上,一辆低调的黑色兰博基尼,画着S型消失在霓虹灯火中。



评论
热度(29)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