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6

猫鼠工作室:

【第六章 Sodier】




到了队里,展昭问包拯是怎么回事。包拯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有什么事儿?”包拯黑着脸坐下来。但是他的脸从来都那么黑。


展昭也无意揣摩揣摩他,“队长,这好像是我的台词吧。”——总是被人抢台词的感觉真不好。


包拯一笑。“我什么事儿也没有。你不是老吵吵要正式办案子么。怎么给你的第一个案子就有意见了?”




展昭耸肩,“没有啊,我没有意见。只是您不是打算把季婷婷那位大姐搁我这儿么。”


“呀哈,据说你和小白一致反对。原来你们那么想念她。”


“那是啊。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省了吧你。我跟你说啊。倪继祖这案子可不太寻常。”


“怎么个不寻常?”


“我们查了他的通话记录。你猜他最后一通电话是和谁打的?”


“和谁?我吗?”


“对。”


“那我不是应该避嫌吗?”


包拯带些奇怪的看他:“小展啊。你挑东挑西的故意找茬呢,不想干可以直说。”


展昭吸气。“我只是觉得这案子不该到我手上罢了。”


包拯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说说吧,你昨儿把人老太太送哪儿去了。”


“这事儿和邓车到底什么关系?”


包拯看了展昭一会儿。“就知道你的脾气,路见不平是非管不可的。”


展昭淡淡笑了一下。“要不您给我一个不该管的道理。”


“没有道理。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不管。”


包拯的为人他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展昭想到此,微微眯缝了一下眼睛。拉了把椅子打了个手势。包拯单手比了个“请”字。两人各自坐下。


邓车的行为太奇怪了。他不认为是邓车直接涉案。况且,若真是邓车的事情,昨天邓车就不会那么容易让他和白玉堂接到老人了。“到底是谁的事?庞吉?”


包拯点点头。“所以,你和小白打算当这出头鸟么?”


“偶尔也不妨无知一下嘛。”


包拯摇摇头。“你呀。就算这是邓车故意的,也不介意?”


展昭叉了叉手:“那有什么办法,谁叫让我碰上。”


包拯点点头。“既然是这样。这是资料。赵恒那儿来的。”


展昭看着厚厚一沓资料(1),倒是不小的吃了一惊。“那倪继祖的事儿呢?”


“那事儿也要查啊。这是额外任务。”


展昭自己敲了敲眉心。——自找的有木有!“小白今晚回家吗。”


“那可要看你二哥咯。”


“他什么意思啊。”


“他的意思,你爱管不管。跟他都没关系。”


“最好。”——这人能扣他家耗子,要是他不同意岂不是要搞地道战了。


展昭抱着一摞资料心情比较顺畅的出了办公室。将资料往抽屉里一放。领导一般总是到的最晚的一个。展昭看张龙和赵虎都在。“王朝和马汉呢?”


“外勤去了。”赵虎一边打字一边回答道。


“有什么要汇报的吗?”


“有。”张龙拿了一沓语音资料给展昭。还递过一个USB。“这是给倪继祖父亲的通话录音。”


展昭一边看分析,看一眼赵虎。“虎子你呢?”


赵虎点点头:“我也有,你可以先听张龙说。”


“你们就不能俩一起说么。”我等下下班还有一大摞资料要看呢。


“您听起来没压力,我们说的时候压力很大好不好。”赵虎一边打电脑一边没上没下。


展昭耸肩。“好吧。”说着将电脑上的资料也打开。


张龙于是指着屏幕上的地图分析道:“电话是通过手机打的。使用的是没有实名注册的电话卡。”


“所以就该大家都上5G,统统绑定电子商务!看谁还不实名。”


“老大,您太理想了吧。5G也有不绑电子商务的。”


“就不知道跟美国学点好的。”


“那还不是拿到蒋四手里有一个破一个。”


展昭翻白眼。张龙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地图上的位置。“这是跟踪到的倪继祖最后出现的地方。看来就像他对你说的那样,是回家去了。”


“嗯。”展昭点头。跟着张龙看那片巷子。——因为是住宿密集区,鉴于各种人权尊重,便就没有监控录像了。现在作案都找这种地方下手。


“蒋四把所有摄像头拍不到的位置都标记了出来。”张龙一边说,一边点了画面边上的选择键。图像中立刻出现了一片加红的区域。


“会不会是卡车后面什么的。”


“周围没有工地,大型货车出现得可能很小,因此并没有卡车在这段时间经过那几个路口。”张龙解释道。


展昭闻言愣了一下。想到和马淑珍(季婷婷的妈妈)相关的那两起失踪案(第一篇里提到的,有两个和马淑珍认识的人,在深夜找人代驾回家的路上,神秘失踪,录像监控上只显示都有大型车经过,挡住了监控录像的视角)。回忆了一下那两人失踪的路段。虽然晚上施工车辆的确会增多,但是他们都住在市中心,是不是都有大型车经过,这个事情本身就不太合理?




念头在他的心中一闪而过。张龙不再继续,展昭看看他,再看看图像中那片红色的区域。“所以事情就发生在这片区域是吗?”


张龙点头。


“能查到打电话的地点吗?”


张龙摇头。“信号发出基站是有记录的,但不能确定具体地点。”


展昭侧头,“虎子,你那儿呢?”


赵虎看展昭一眼。“哦,是这样的。我给你发了一份被袭击的警*的资料。”


“我不要看资料。我要知道共通点。”所谓的组长,就不该事事亲力亲为,这是展昭一直奉行的准则。


赵虎其实挺喜欢展昭这样,只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几个警*之间几乎都不认识。唯一的共通点是案发时间比较接近,都在深夜11点到凌晨1点之间。”


展昭眨眨眼睛。并不发表看法。示意赵虎继续说下去。


赵虎也继续道:“这案子倪继祖也查了一阵子了。他还是有些想法的,因为这几个警*都是执勤回去的路上被袭的,所以如果不是一个犯罪组织,警方内部人员涉案的可能性就非常高。”


展昭继续不说话。


赵虎于是继续道:“我看了一下被袭击的警*当晚的执勤记录,都是正常的夜班,没有恰巧出外勤的情况。所以即便不是警方内部人员,也有作案的可能性。”


展昭眨眨眼睛。“然后呢?”


“倪继祖失踪的电话录音没有显示出他的失踪和此案有直接关联。”


“但倪继祖也不至于是个吃白饭的吧,普通的绑架犯能搞定他?”展昭说着,眼睛却去看张龙。


张龙赶紧跑回自己的位子去收集相关资料,“可是组长,您不是和他合作过吗?”


展昭愣了一下,随即肆无忌惮的回答:“那时候光顾着看你们副组长了。”可好么。这理由都可以说得这么光明正大。


赵虎见展昭今天心情坏,凑过去:“头儿,这公安的案子,为啥到我们手上了?”


展昭回瞅他:“我也不知道啊。”


“你不是问包头儿去了么?”


所以说,以身作则很重要。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知道的不知道。良好的纪律作风,对特侦三组上上下下的成员来说,统统都是废话。


展昭无奈:“可是这不是没问出来吗?”


赵虎看展昭手边的一大摞资料:“那那里头是啥?”


展昭瞪他一眼。“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个字不能说出去。知道不?”


“知道~~”嬉皮笑脸。


张龙也凑过来。


于是展昭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张龙感慨:“组长,您和小白真大方。”


“这和我们大方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啊。如果有钱人都跟你们这么接济穷人,这社会就不会积贫积弱了啊。”


“哦。谢谢表扬。不过。”展昭说完手一指,“赶紧干活。”


张龙赵虎于是只能灰溜溜的去干活。


展昭将之前的资料看了一遍。打算召集区一级公*局长和政委开一次会。只是他没办过这样的事,只得去问包拯。


包拯看了展昭一会儿。忽然歪嘴一笑,打了个电话给邓车。最后的结果是:“小展啊,你们组在这个案子结束以前,就外派给颜查散吧。”


展昭哭丧了个脸。“包队您见过总是下调到公*的武*么……?




注:


(1):书面资料在安全性上总是强于电子光盘。这和很多机密物理绝缘是差不多的道理。



评论
热度(23)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