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9

猫鼠工作室:

【第八章 引蛇出洞 中】






“这事儿你怎么看?”会后展昭问白玉堂。


白玉堂正翘着脚看倪继祖失踪前后,他所经过小区的录像带。蒋平已经分析过了,但是他和蒋四总是喜欢抬杠,于是非要自己再看一遍,美其名曰,帮助展昭证明,人脑远非电脑所能及。


小bobbi从白玉堂怀里抬起脑袋。它其实已经很大了。但是仍旧喜欢趴在白玉堂身上。白玉堂也不嫌它重。


白玉堂摆摆手,示意等会再说。


展昭知道他可能是看出什么名堂了,也就不再打扰他,自己到一边看连环杀人案的资料。




案发间隔没有明显变化,一般在十到二十天之间。


案发警*之间没有明显关联,但是相似点还是有一些。被害人都从警时间较长,为人不错,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各项事情上都不好不坏。所以也应该是最不招仇人的那一种。


为什么要找他们下手?


展昭一边想着,一边翻出一行人被害后留下的照片。




曹熙(男,35)住在一幢高层建筑中。


该高层和另一片七层楼建筑相连通,故开有后门。主门厅内有摄像头,记录了曹熙回家的场景。


他的尸体是在所住楼层的电梯门口被发现的。


电梯里的监视录被【o(* ̄︶ ̄*)o】干扰,没有记录下有效信息。但电梯内测出有血液反应,化验结果证明血迹属于死者。


发现死者的是早起出去打拳的住户贺某。年过花甲,被吓出了一身病,没有做出其他有效供词。


死者死时背靠墙壁,双【o(* ̄︶ ̄*)o】腿弯曲,叠在体侧。一条手臂被搁在墙上,头倚靠着手臂。姿势十分古怪,警方最开始怀疑是有人故意如此。但因之后有几起案件死者的姿势十分自然正常,所以便初步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致命伤口在颈项上,一刀毙命。后脑骨有损伤,怀疑是被钝器击打所致。




计浩森(男,42),住在一片较大的小区里。


尸体在小区的一个小花坛灌木丛中被发现。死时蜷缩成一团。


第一案发地点,被认为是在距离花坛不远的一处偏僻的墙角,灌木丛有鲜明的踩踏痕迹。死者的指甲里留有衣物纤维,口鼻中有迷【o(* ̄︶ ̄*)o】药痕迹。


警方认为凶手原是躲在灌木丛中,在死者经过时,从后方突然蒙住对方口鼻,拖到墙角,再下杀手的。


根据现场留下的脚印,可以知道,凶手行凶时穿的44码普通球鞋,身高推断在178-183cm之间。凶器初步认为是电话线。现场有挣扎痕迹。


发现死者的是是小区送报员。




戴锐民(男,33岁),住在一片老式小区。


尸体在一条小巷子里被发现,发现时戴锐民侧面倒地,腿微弯曲。胸前中了三刀。


发现尸体的是死者的妻子王某,因为死者当晚未归,电话也没有人接,妻子开始以为他是出勤去了,打电话去单位又说没有,王某次日下班后仍然不见死者,这才急了去找。结果在死者经常走回家的小巷子里发现了死者的自行车,和死者。


因为王某是第一报案人,又认识死者,因此还一度被列为嫌疑对象。




梅继隆(男,29岁),住在租来的单身公寓。


单身公寓的环境很不错,有一条人造河经过。梅继隆的尸体就是在河中被发现的。是先被人塞住嘴,用绳子捆住手足,然后绑了石头扔进河里淹死的。


看起来凶手没有想要给对方一个痛快。在河边的树丛里,警方搜索到了死者的血迹,衣物纤维,没有收集到凶手相关的脚印,但是发现了不属于死者的衣物纤维。


因为是在周五行凶,死者又是单身。死尸是在死者被杀后第三天,清洁工清洁河中污物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徐晨(女,29岁),丈夫是大学教师,住在学校的家属房。


尸体在校园里一片树林里被发现。死时浑身赤【o(* ̄︶ ̄*)o】裸,挂在树杈阴【o(* ̄︶ ̄*)o】道内有一个半1.5L的汽水瓶。颈项有勒痕。死因是失血过多。


徐晨的丈夫因为在外开学术会议,因此也没有及时发现尸体。五天后,一对大二的情侣下午去小树林里晒太阳,这才发现尸体。


凶案过后下过一场大雨,现场线索很有限。死者的指甲也被清理过,体内也没有提取到精【o(* ̄︶ ̄*)o】液样本。




毕剑敏(男,51岁),住处距离单位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凶案恰恰就发生在这五分钟。


他出派出所时还给家里挂了个电话,说他马上到家。当是虽然已经过了十二点,但儿子毕有成都还没有睡下,谁知竟一直没有将父亲等来。


因为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毕有成就下楼寻找。保安说看到老毕进了小区,一个保安就陪同毕有成在小区中搜索,很快就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毕剑敏。发现时候毕剑敏已经死亡。但是毕有成和保安还是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因此现场一定程度受到了破坏。但是因为报案及时,毕剑敏又是公安的民警,因此警方马上采取了行动,对小区和周围进行了路段监控和排查。


凶器从形状上推断,是一把普通菜刀。自后砍入毕剑敏颅骨,造成颅骨碎裂直接死亡。死亡到民警采取行动之间,间隔不到一小时。


但即使如此,居然还是没有找到凶手的线索。




唐非(女,40岁),住在自己买的一套一室一厅。地段位于市区二环一个闹中取静之所。


致死原因是利刃直接刺破心脏。现场有挣扎的痕迹,唐非的指甲里残留的基本都是她自己的血液。唐非死时也蜷缩着身体。


发现死者的是小区的一民清洁女工。




蔡炎培(男,48岁),独居在一片高档住宅。


死因是被尖锐铁器扎入左勒和胃部和左胸,导致失血过多而死,死时仰面朝天。


发现死者的是小区的保安,据说保安在十一点后,曾看到过一个身份不明的黑衣男子匆匆从小区走出。喊了几声对方没有回应,他也没有再追究。然后在十二点整巡逻的时候,他发现了死者。


警方在现场采集到了几个45码男鞋的鞋痕。据初步检验结果,认为这是一双属于Ferragamo最新collection FW系列的男鞋。


警方调阅了小区入口监视探头的录像。并没有拍到那个可疑黑衣男子的踪迹。但可以肯定的是,死者的车子,是在晚上十一点二十三分进入小区的。




陆小霞(女,31岁),住在城郊。


受袭地点就在所住多层建筑的防盗门外。后背被人以匕首类短铁器刺入三下。没有刺中要害,但是失血过多。被发现时就滚倒在门外。因为发现及时,现在还在抢救中。伤势很重,已昏迷一个多月,预后PVS的可能性很高。


防盗门上提取到了凶手的掌纹和指纹。陆小霞被发现的时候,口中塞有布匹,牙齿上留有血迹。附近还发现了被丢弃的凶器,上面提取到了同样的指纹和血迹,预计属于凶手。但是指纹和DNA在警方数据库中都没有找到相契合的嫌疑人资料。




周浩宇(男,50岁),住在市区二环接三环地段内非常老旧的一片住宅区内。


后颈和后脑被利器砍伤。现场有激烈抗争痕迹。指甲中多处留有凶手的皮肤和衣物纤维。据DNA分析,凶手至少有两人。




从行凶手法,到衣物纤维的成分所现实的凶手经济实力,可见凶手应该都是不同的人。


但是事情发生如此频繁,绝对不可能是出于巧合。


什么群体能聚集贫富差距如此剧烈,且目的相似的人呢?




网络,类教会组织。这是展昭首先想到的。


他打了的电话给蒋平。“蒋平阿,这两天闲不闲?”


蒋平一听展昭这口气就知道没好事,小细嗓子嘿嘿笑了两声。“要干什么,说吧。”


“你知道我手上的案子阿。”


“知道,您下调了。”


“我想你调一下受害人的详细资料,以及他们是如何进入公安部门的。还有,近两年来,网上有没有反社会的论坛。不管有没有查封,都要。”


蒋平一听是这等小事,嘻嘻笑着说,“恩,这个好说。”




展昭挂了电话。歪头看白玉堂。“小白,看出来什么没有?”


白玉堂眯缝眯缝眼睛,指了屏幕上的一辆黑色桑塔纳志俊。“你看看这台辆车。”


白玉堂说着,将定格的三个画面同时放起来,两个起步,一个停车。


展昭看完让他回放一下,略微皱了一下眉头。“起步和刹车缓冲……你想说?”


“这可是一台装在志俊壳子里的迈巴赫。”


“迈巴赫本来也不太招摇。”既不够好看,又知道的人不多。


“所以阿。”


展昭点点头。如果是宝马,那还可能是不想被人砸。如果是迈巴赫,那么就太不正常了。




“蒋四儿又有事情干了。”展昭说着继续拨电话。


小bobbi已经从白玉堂身上下来了,不知是听到了什么声音,耳朵竖得高高的。大约是刑侦总队里训练警犬的犬笛声。可能是闻到了同类的味道,它开始不安分的在白玉堂腿边蹭来蹭去。




白玉堂怎么知道它在想什么,只摸【o(* ̄︶ ̄*)o】摸它的脑袋。它便拽着白玉堂的一角要往门外走。


恰在这时候,颜查散进来了。



评论
热度(26)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