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15

猫鼠工作室:

【第十章 撒网 中】




“王亚芬的志俊定位信号我传给你了。就和平常差不多,现在是七点五十分,她正在去公司的路上。你要赶快些,她在北三环上,东二环现在基本不能上,你自己看好怎么走。”




“了解。”白玉堂揉了揉鼻子,“我堵她也堵,大不了我去SMTJ直接等她。”


“这不太好,那样肯定九点到不了机场。既然是去开会的,就不能迟到。”


白玉堂扣了屏幕一下:“别找我茬了行不行?”说着,边上突然插出来一台保时捷,大有看了他太嚣张不爽要来撞一下的架势。


白玉堂猛地踩了一脚刹车才避过去。颜查散整个人往前冲了一下,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你开车能不能小心点?!”


白玉堂不以为意:“坐车请系安全带。”


颜查散瞪了白玉堂一眼,但是见他真的系着安全带,不禁微微觉得有些赧然。一个警【^_^】察要别人提醒行车安全,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白玉堂已经到了车辆密集的地区。虽然边上的车辆大都还是会因为他的车型而不自觉的让开点道来,令他得以在车水马龙之间穿梭,车速仍旧受到极大的限制。好在确实如蒋平所说,王亚芬的速度也并不快。




二十多分钟后,白玉堂终于进入了东西环交换的转盘,根据蒋平的信号显示,王亚芬的车子应该就在转盘的第二个入道口。




这是白玉堂和展昭设计好的第一个意外撞车地点。现在看起来时机刚刚好。白玉堂高兴地眯缝了一下眼睛。这一幕看在颜查散眼中,显得那么霸道,青春飞扬而不知收敛。他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




展昭和白玉堂昨天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这个撞车识人的办法。白玉堂说,根据录像上跟踪王亚芬的行车记录显示,她车子性能好,插档的时候经常显得非常霸道。这一点,他们可以好好利用。为了争分夺秒,多一些抓【^_^】住犯罪人的可能,两人难得的利用睡前的时间,设计了这次行动,定位了几个可以制造装车机会的地点,并一大清早就将蒋平从温暖的被窝里拖起来给他们做跟踪。蒋平这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了王亚芬的车载GPS系统,居然可以直接定位王亚芬的志俊。这让展白少了很多活计。为了利用上周末的时间,两人决定一早就展开行动。所以早晨开了一个十分钟不到的短会后,白玉堂就带着颜查散出来了。




当前他进入到的路口,是事故多发地段,实际上是因为引桥角度存在设计缺陷。这也是昨晚白玉堂和展昭最看好的地点。白玉堂看着监视器上志俊的位置,问蒋平:“你这信号没有延迟吧。”


蒋平嘿了一声:“怎么的小崽子,不相信哥哥我的能力啊。”


“你的能力就是臭美,少在那儿炫耀。”因为角度问题,白玉堂现在还无法看到志俊的影子。所以他只能完全相信电脑屏幕。这对于他这个经常坐模拟的人而言,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脑海中很自然的将现在的车流速度和对方车道的行车速度经行了分析,故意放了一辆边上想要变道的车子进来,以调整会车的时间。




然后在对方的入道口,又放过一台车。后面的车毫无疑问的开始按喇叭。白玉堂微微一笑。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


一台黑色,车牌号为JK80122的志俊,跟在他放过的车子后面,紧贴着就冲了出来。只听“彭——滋”地声响,两车的左右两个前灯,毫无意外的撞到了一起。志俊还因为受到横向冲击力,擦到了边上的护栏。前车盖有些微的变形。




幸好高峰时段车子的行驶速度都十分有限,并没有造成连环相撞。




颜查散只感到车子狠命震动了一下,他以为真的出了意外,还想着这事情真搞笑,幸好自己系上了安全带。但回过神来一看,白玉堂撞上的,居然正的是一台黑色志俊。这一切,居然不是一场意外?!


太不可思议了。他就坐在白玉堂边上,看着他的看的屏幕,还不用开车。他甚至知道白玉堂的目的。但是一切看起来依旧令人觉得,完全只是出于巧合!!这就是所谓高智商的犯罪吗?让人分不清是蓄意还是意外。




白玉堂停下车,摔下一句:“颜局,记得等下催我。”,便下车去了。


志俊被逼在一个角落里。后面的车子跟得太紧,王亚芬一时之间进退不得。她打开车门,走下车。她手里还拿着电话:“我正在报警。你怎么开车的?”


“哈?我怎么开车的?是你抢道好不好?”白玉堂说着,前后看了看自己的车,又看了看志俊的略微有些挤压变形的前盖,应该不会损伤发动机,“——碰的也不是很重。哎,我老板赶时间。你的车子前盖有点变形,你试试还能不能开。如果能开,也甭报警了,我不追究你责任就是了。你看行不?”


王亚芬愣了一下。走到前面,也检查了一下车子。


其实还是有些损失的。她秀丽的眉毛不由就皱了起来。


但白玉堂实在长得太过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她一时之间也霸道不起来。又知道自己没什么道理。和电话里说了一句“没事,算了。”便挂了。




颜查散看准了时机,从车子里开门出来。白玉堂撞得很有技巧,并没有影响他打开车门。“这位女士,不好意思。我真的赶时间。”说着他拿出一张名片。“你看要不然这样,这是我的名片,货真价实。你也可以记录下我的车牌。我们现场各自拍完照片,交给保险公司来处理这个事情,您看好不?我九点有个很重要的会。真的耽搁不起。而且这个事情本来责任也不是我司机的,你看我们就协调一下怎么样?你的车子有损伤我们的也有,不能说是谁欠谁的。价钱也不用谈了。如果之后真的是你的车子需要大修,我们再商榷,如何?”




王亚芬其实也不想警【^_^】察介入调查。毕竟她的车子本来就有问题。于是想了一下。双方拿出手机,拍好照片。王亚芬又发动了一下车子,看没有什么行驶问题,就点头了。双方将车子靠边停好,她看了看颜查散的名片。


白玉堂是唱红脸的。抓准时机道:“你有名片吗?也不能便宜你一个人全占了。我们也得有你的联系方式啊。”


这便得到了王亚芬的名片。


颜查散以赶时间为名,回到车里。白玉堂又拿出纸笔,写了他自己的电话号码给王亚芬,“我老板忙,你要不是大事,就打电话给我。”这才回到车里,驾车离开。




“蒋四,刚才王亚芬有没有打电话给陈天彪?”


“有,她打电话告诉他,自己的车子被撞了,问他怎么办。听到你说私了之后,就说没事了。”


“原来不是在报警啊。陈天彪没有给什么意见吗?”


“陈天彪说他打电话给保险公司。可能是他认识的人。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嗯。好”白玉堂说着,看了看颜查散。“颜局,您觉得我们要不要去机场溜达一圈再回来,把戏做做足?”


“我觉得不必吧,如果王亚芬不怀疑我们,她就不会告诉陈天彪这事情。如果陈天彪真的查了,做不做戏,可能结果都差不多。难道你给我的那名片还是真有其人的?”


白玉堂笑了笑,但是车子的行驶方向却是朝着机场高速去的。“你说呢?陈天彪的势力可也不小,我们总不能让他一查就怀疑上我们吧。”




颜查散哼了一声:“你既然都有打算了,还问我【^_^】干吗。”


“哇不是这么小器吧。说不定你有别的看法,能让我改观也不一定嘛。我也不想浪费油钱和时间开这一趟路啊。”






九点三十五分的时候,周超和苏晓颖汇报在何启东的工作地点找到了他。


之后何启东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反抗,并在失败后企图逃跑,但最终被周超和苏晓颖逮捕。


何启东到了局里显得非常的不配合。


展昭让苏晓颖进行第一轮盘问,他自己却还在那里翻看死者死亡时候的照片。他总还是觉得,徐晨的死状在几个死者中也是比较特别的。又是现在唯一的线索。他希望这不会是一个特例,因此才在找她和其他死者之间的相关性。而且如果真的如他推测的那样,对方的犯罪是有目的的,那么这种目的势必会通过这几起案子,传递出来。如果仅仅是杀人那么简单,对方就很难正义化自己的行为。


从对方的行为上来看,如果正如他的推断,对方是团伙作案,并且是为了向警【^_^】察这个群体施行报复。那么这类人通常需要一个具有正义性的理由,来恒定的说服自己和组织内部的其他人,来实施犯罪。他们既然是是随机选择受害人,而这些受害人在旁人眼里又都为人不错,那么他们通常会通过尸体来传达他们杀害这些个体的理由。




一定还有其他什么被他忽略的东西。就藏在这些被害的警【^_^】察的尸体上。


他决定找一些连续杀人案和恐怖组织的行为资料来看看自己能不能从中找到线索。虽然很多案例他都了然于胸,但是既然至今还没有线索的话,那么一定是他有什么观察盲区了。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人商量,或者翻看过去的资料。


正在这时候,白玉堂也和颜查散正好回来了。




展昭赶忙将两人找过来。“干得不错!”他拍了拍两人。


“废话。”再一次证明,胜不骄败不馁,对白玉堂是废话。


颜查散倒是显得很客气:“都是白玉堂同志的功劳。”


白玉堂歪歪头:“你也配合得很好啊。”


这让颜查散心中再次生起了一些莫名的情绪。忽然觉得,这个白玉堂,真的很耀眼,就像阳光那种,直接而刺痛,却对这个人世很美好很珍贵。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有这么一种感受的,这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展昭不再客套,他把死者的照片在投影仪上展开。


“小白,看看这些人的死状上,有没有什么共通点?”


他一边说,一边自己上网找打开资料库搜索起来。一边对颜查散递上一份资料,道,“颜局,这是您新身份需要的一些技术背景,要劳烦您花时间看一下了。”


颜查散翻开一看,都是些关于资金筹措,欧美股市上市之类的信息,一下子就觉得头大起来。这展昭过去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居然假扮个身份,连这些都得要看……



评论
热度(25)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