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16

猫鼠工作室:

【第十章  撒网  下】


苏晓颖的第一份审问记录很快就出来了。


“人肯定是他杀的!”姑娘拿着记录狠命往桌子上一拍。


展昭歪头:“说说吧,为什么?”




“看他那色迷迷的眼神!”


展昭露出了秒杀众生的迷人笑容。“苏晓颖同志。我们这是在办案。办案是要有证据的。”


“证据就是,我和周超要带他回来的时候,他完全不合作。”


“你知道这不能作为证据。”




白玉堂在一旁,拿着徐晨的一张照片。脑袋转过来,转过去。又调出曹熙和唐非的照片。展昭让他多看一会儿,因为这中间的关系可能不能马上就看出来,但是一定不会太隐晦。白玉堂的视觉联系能力超常发达,直觉又好,展昭觉得他应该至少能看出些端倪。


于是白玉堂被展昭逼着盯着一堆死人的照片看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他已经闭着眼睛想过一会儿了,展昭看到他这时候的动作,就知道他是有门道了。却故意不去搭理他,而继续同苏晓颖抬杠。




苏晓颖道:“是这样的,案发当晚,他没有举证人。”


“这没什么,他现在独居。周五晚上没人见过他并不奇怪。”


“他不承认当天去过M校。”


“那么我们可以去找目击者。”


“是的。我把徐晨死时的照片给他看,他完全没有反应。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而问我,她是不是被【^_^】操得很爽然后爽【^_^】死的。然后就开始发笑——简直丧心病狂!”


展昭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有点女孩子的情绪?”


“我没有!”可是苏晓颖明显是被气到了。


展昭拍拍她,“喝口水。他既然挑衅你,我不信你就没有反击他。”


“我当然有。”




白玉堂在远处咕噜了一句:“猫,你觉得些尸体的状态,有没有点像数字?”


“数字?”展昭猛地皱了下眉头。“什么数字?”


“比如这个,有点像3。”白玉堂说着,指了指曹熙的照片。


苏晓颖虽然话被打断,但也没有感到不快。反而过去跟着展昭一起听。


她在路上听周超说,白玉堂这个人极其的我行我素,但其实非常非常友好。一开始,他先入为主的觉得这人空降下来架子大,不满都憋着。但是后来发现完全不用这样。其实只要把想法说出来,他觉得有道理就会改。


这一点,从颜查散不让他带狗的问题上,也可见一斑。想到白玉堂第一天带了条自家养小狗来,说是怕小狗儿寂寞,她更对白玉堂喜欢上了几分。


主要是她也很喜欢狗,工作之余,还义务参加侦察犬和缉毒犬的饲养及训练。并认为喜欢狗的都是好人。




白玉堂一边指着曹熙尸体的照片,一边比划着3字。


又把徐晨的照片拿出来,“你看这个姿势,加上这颗树,可不就是个4吗?”


展昭和徐晨都承认他有道理。


“可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遇害次序?”苏晓颖不解。


展昭摇头。“不是遇害次序。曹熙是第一个遇害的。”他最开始看到曹熙照片的时候,其实是想到过数字的。但是因为曹熙不是第三个遇害的,之后的几张照片又都没有明显的数字特征,所以便没有深想想去。他看看白玉堂,“这个4虽然有点牵强,但是你继续说。”




“你看,这是不是有点像5?”白玉堂又指着唐非的照片。然后指向计浩森的照片,“这个是6。”


苏晓颖皱眉咧了咧嘴:“小白,这是不是太牵强了一点。”


虽然白玉堂是上面派下来的,但是他真的很年轻,苏晓颖的年纪都能当他的大姐。而且小白这个称呼显得比较亲近熟络些。


果然白玉堂并没有感到不悦,只是挠了挠头。“我也觉得有一点。但是猫儿非让我看嘛。”


“猫儿?”


展昭笑着指指自己的鼻子,示意白玉堂在说他。


苏晓颖点点头,心中想:别说,还真有点像。


白玉堂翻出第三个受害人戴锐民的照片,展昭道,“那么这个是什么?7?”


戴锐民的腿向后弯着,如果一定要凑,那么也只能是7。


梅继隆死在河里,被绑得严严实实,只可能是1。


毕剑敏的尸体被移动过,已经无法得到准确的信息。


蔡炎培的尸体能够勉强辨认出一个2字。




“那么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猜测成立。按照被害人被杀的书序穿起来,这串数字顺序是3671452。”


这是串什么东西?展昭在心头咒骂了一声。很天赋的是,它竟然不是π和e这两个著名无理数数,小数点后前两千位的任8个连续数字重复。当然会去比较这个,完全是展昭吃饱了没事干。也不是斐波那契数列或者杨辉三角阵中的数字。转换成子母是cfgadeb。完全不是个东西。如果是手机键盘->英语字母,那么不应该有1。假设1是个标点,(def)(mno)(pqrs)[可以组成英语单词for??ems??] (ghi)(jkl)(abc)[]……无论是中文拼音还是英文,看起来都十分莫名其妙。


展昭的脑袋转的飞快,却还是没能阻止自己在通向荒唐的大路上越走越远。




——如果这些尸体所摆出的真的是数字,那么这些数字背后,一定有什么意义。其实更大的可能,是每一个数字独立具有意义。




忽然,苏晓颖刚才的一句话晃过他的脑海。“反而问我,她是不是被【^_^】操得很爽然后爽【^_^】死的。然后就开始发笑。”


何启东有虐【^_^】待妻子的前科,但是并不是性【^_^】虐【^_^】待。这句话不像是他会问出来的。苏晓颖的感觉没有错,这句话暗示了他就是凶手!而且,这一行为,是受人指使的!


这令他兴奋起来。


反侦察?!——倒让我看看,你的反侦察能不能反过我的侦查。爽【^_^】死的?一般爽【^_^】死在床【^_^】上的不是一般都是男人吗?虽然却是有玩性游戏不小心玩死的女人,但是性【^_^】行【^_^】为对女性伤害很小。只有七宗罪里那种变【^_^】态的方式才可能让女性承受不住。


————七宗罪?!




七个数字虽然没有规律,但是的确没有超过7的!


展昭意识到白玉堂这回又真【^_^】相了。小白我太爱你了!展昭一下子跳了起来。“小白,干的不错!晓颖,你和周超有事情做了。”


苏晓颖被展昭闹得莫名其妙。“展组。我的审问还没完呢!”


“哦!你喜欢审犯人啊。那行。小白你和周超,发邮件给受害人所在的单位,让他们做一份不记名的调查。每个认识他们的人都要做。我要他们,评价这些人,有没有以下几个缺点。”展昭说着,将七宗罪以比较容易被人接受的方式列了出来:懒惰(怠惰),骄傲(傲慢),喜欢发牢骚(妒忌)、容易生气(暴怒)、爱贪小【^_^】便宜(贪婪)、暴饮暴食(贪食),好色(色【^_^】欲)。“记住,告诉他们,这很重要,我并不是要他们打小报告。结果请他们在纸上填好,然后设立一个信箱放上。你们辛苦一下,去跑一趟取来,,毕竟让同单位的人看了不好。但是死者已矣,这个结果却可能给我们破案提供很大的线索!”




“组长,你怀疑这个组织在指控警方的人有七宗罪?”苏晓颖一看,就知道展昭意欲何为。


展昭轻轻一笑。“这只是个猜测。”


白玉堂和周超答应了一声就去了。


苏晓颖看了看那些数字,也意识到,里面没有超过7的。却仍是接着问:“就凭这些数字吗?”


“还凭何启东刚才的一句话。”


“哪一句?”


“让你生气你的那句。”


“我没有生气。”


展昭失笑。拍拍她。“好了好了。这样的,从何启东的回答中间,我基本可以确认他的行为是受人指使的。这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想。而何启东的那句:她是不是被【^_^】操得很爽然后爽【^_^】死的,泄露了他杀人的心态。而且,你给他看了哪张照片?”一般测试是否凶手的时候,都会给嫌疑人看死者的头部照片,怎么可能看出是怎么死的。


苏晓颖一拍桌子,“所以我说凶手是他。可是他还说他只是随便说说的。”对方的原话是:“意【^_^】淫不犯法吧。”


展昭皱了皱眉头。“何启东是一个小学毕业的文化程度。而且在社会上从来没有混出过样子,工作二十年没有换过。还打老婆——只有那些没有能力的懦夫才会用打老婆的方式,意【^_^】淫自己的力量和掌控欲!


这样的人居然会直接挑衅警【^_^】察,你觉得合理吗?”




苏晓颖愣了一下。“被你这么一说,倒是有点奇怪。可是如果人是他杀的,那不就不奇怪了吗?”


展昭点点头。“但是这绝对不是他自发的想法。”


“所以你觉得,是有人指使他这么做的。”


展昭继续点头。


苏晓颖开始慢慢觉得,这个空降下来的帅哥,真的是很不简单的。“那我们怎么才能顺藤摸瓜,找出这个幕后的组织呢?”


展昭笑了笑。这个案子的突破点,他从一开始就一直认为应该是毕剑敏和倪继祖。毕剑敏的事情上,因为从案发到报案,然后到警方采取排查行动,之间的时间是最短的。从犯罪统计来说,凶手有90%的可能,就在排查过的人中间。


而倪继祖的事情,则是因为白玉堂搜索到的志俊。


特别调查组的人手非常有限,他们的巡查工作总是比较难做。所以只能采取两点主要攻击。


很意外而好运的,昨天他又多了一条线。


“顺藤摸瓜的重任,在派出去的王朝和马汉身上。”


“你想把他们变成对方攻击的目标?”


展昭点了点头。


“可是对方是随机攻击警方的。而且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攻击对象的特征。就算像你分析的那样,对方是一个组织,他们也很有可能是事先就选好攻击对象的。”


展昭继续点头。“你说的很对。但是有一点不要忘记——我可以让他们,改变攻击目标。”


苏晓颖摇摇头。“我不理解。”




展昭再次笑起来。“不理解不如再去问问何启东。我在外面给你听着。”




这话正中苏晓颖下怀。她刚才的确是被气出来的,现在冷静下来,也觉得自己很没有道理。“你为什么选择让我去盘问他?因为我是这里唯一的女性?你料到他会这么说?”


展昭侧头看看她。“我认为,如果他真的受人指使,那么残忍的杀害了徐晨。他见到女性警官的时候,会有愧疚心。”


“愧疚心?!”


展昭点头。“为了掩饰愧疚的情绪,他会表现出不属于自己的攻击性,从而然显得尖刻而敌意。但是情绪还是会占领上风,令他不自居的暴露出弱点。”


苏晓颖想想展昭的话。觉得似乎很有道理。“原来是这样……”


“还有什么问题吗?”


“呃……有个一很八卦的问题。”


“知道八卦就不要问了。”


苏晓颖努努嘴,终于还是放弃了。




她离开去准备了一下,然后【^_^】进入审讯室


“认识这个人吗?”苏晓颖这次换上了唐非的照片。


何启东摇摇头。“不认识。”


苏晓颖冷笑:“这回你怎么不说她是被【^_^】操【^_^】死的了?”


何启东愣了一下。“警官,你记仇啊?”


苏晓颖笑起来。“不是我记仇,而是你根本就此地无银三百两。”她一边说,一边又拿出徐晨的照片,这次是徐晨活着的时候的照片,还笑得很欢乐,“为什么杀她?”


“我没有啊。警官,你们不可以乱抓人。”


“我们没有乱抓人。我知道人是你杀的。我们有目击证人。而且,当天早上,你经过菜场,买了菜,回到你的住所。也是有人看见的。只是没有人见到你从家里出去。我们根据时间和摄像镜头,拍到了你从外面进入小区菜场的镜头。你不用再抵赖了。”


“你们看错人了吧。”


苏晓颖再次拿出一张照片来。是监控录像拍摄到的何启东进入小区的画面。画面显示时间是清晨6:30分。


何启东看了一眼画面,“这上面肯定不是我。那天我是七点多进菜场的。”


“也就是说,如果这时间不是6:30,就有可能是你了吗?”苏晓颖笑着,抽开照片,下面显示出一张同样的照片,只是这一次的时间,是7:12分。原来上一章照片,是她修改过了时间,专门用来套何启东的话的,“你可以不说,但是证据确凿。你是不可能否定事实的。你知道,自己犯的是一起团伙案,你是受人指使的。你如果现在将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们警方将会视你的行为为犯罪态度良好,酌情减刑。”


“我没有犯罪。”


“你最好想一想。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急切。实际上我们已经抓到了另外两个和你一样的人,其中有一个已经交代了。但是你们组织纪律严密,所以我知道你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所知的范围,才会来问你。下一起犯罪你们已经筹划好了,我们警方可能无法组织,所以你才有这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你自己想清楚。”


她说完,看着对方紧紧皱起的眉头,知道自己是赌对了。不由高兴的起身从审问室走了出来。




展昭在那处为她的精彩讹诈演说鼓掌。


苏晓颖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随即道,“组长,您真是神了!有了您的猜测,我晃点他简直就跟啃白菜一样简单!”


她还从来没有在办哪个案子的时候,像这一次这般深信不疑——他们,一定很快就能将凶手绳之以法! 



评论
热度(25)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