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17

猫鼠工作室:

【第十一章 顺藤摸瓜 上】




  


“组长!我们找到可疑对象了!”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刘信长十分兴奋的打电话给展昭。“我们假装接到抓【^_^】住犯人的电话,果然在你筛选出的名单里,有三个人反应异常。经过我们进一步盘问分析,认为其中两个人有重大犯罪嫌疑。要不要带回局里?”




“带回来。我们这里也有进展。”展昭说着,把上午发生的事情和刘信长及艾虎简单说了。


艾虎高兴得差一点要跳起来。“小展,接着我们怎么做?”


“先带回来审问。吕明的那份稿子可能今天晚上就会用上。还有,小白收到了王亚芬的电话是,说是有事找他,小白约了她今天晚上八点半在XED下面的咖啡厅见面。我们需要做好一定的筹备工作。刚才一直在专门负责调查倪继祖失踪事宜,以及他失踪前接触过的人员的王朝和马汉也联系过来,得到了新的相关倪继祖事件的信息。具体你们回来之后,我要重新开个短会交代。”


“好的没问题,我们这就带着那两个嫌疑人回来!——两个都带回来吗?”


“都带回来,不排除多人作案的可能。”


“好勒!”


蛰伏了将近一周之后,一切终于开始露出眉目。整个特别小组的组员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兴奋起来。




苏晓颖走进办公室。“组长!他交代了!”


展昭猛地抬起头。“这么快?!”


“是啊。可能就像你说的那样,何启东这人本来性格软弱,被我三下两下,就唬得都交代了。”苏晓颖看起来兴致不是那么高,但是眼神却十分坚定。


展昭轻轻一笑。“看来我还高估那个组织了。”


说着,他起身拿过苏晓颖的笔录开始扫。


他看东西的速度非常快。几乎几下就把三页纸给扫完了。整个小组已经习惯了他超常人的阅读速度,苏晓颖不再觉得不可思议。


大致过程没有没有什么特别。在徐晨回家的路上,何启东在路上设置了绊索,并在她被绊倒后,从后面袭击了她。


具体过程,根据何启东交代,受到了他所参加的组织的专门模拟训练。怎么设置绊索,以及怎么在之后很快的将她勒晕。因为徐晨身材娇小,力量不大,又距离他家里较近,他才被委以这项“重任”。


任务完成之后,他按照之前的约定,将手机和个人电脑交给了团里的联系人,并从对方手中得到了一套新的手机和电脑,半年之内,不再同团里的任何人进行联系。


根据交代,何启东是在受到前妻的起诉后不久,被吸纳入一个社会团体的。那个社会团体的宗旨就像展昭所推测的那样,吸纳他的人,最开始站在警方的角度,然后慢慢的认为警【^_^】察也有不对的地方。但是那个团体一直是打着宣扬仁善的目的,何启东至今依旧相信,他们是在牺牲自己的小我,来警醒社会,对执法机关的要实行适当的监督。


他的原话是:“我是个没什么用的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是我觉得我们团长说得对,这个社会太堕落太麻木了,需要有人站出来!古人就知道要揭竿而起,我们也应该要反抗!


你们警【^_^】察,根本就不做事情。我们打电话报警,警【^_^】察总是警笛拉得震天响,人却姗姗来迟,最好犯人先跑掉,自己就安全了。我们市当然还算好的,别的地方有些人根本就不能活了。我在团里也见到不少的。所以我也要做点贡献!让大家都明白,警【^_^】察不应该这样子。


你们警【^_^】察现在多无能,你看,就是我这么一个人,也能把一个警【^_^】察给杀掉。这不是我们的错,是警【^_^】察平时训练不刻苦,或者根本就不训练造成的。你看她住的房子,穿的衣服,多少人为了做点小生意,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巴结她。她凭什么,她不配!”




展昭吸了口气。




关于组织的具体情况,是谁吸纳他进入组织的,平时如何同组织联系,何启东拒绝做出任何交代。只是说,自己怕死,也怕坐牢,但是他为自己能这么做了,感到很骄傲。他不会出卖给了他这一次勇气的团队。




展昭放下口供,指着何启东上面的那两段话,问苏晓颖:“这个你怎么看?”


“我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这或许是一个社会问题,但这不是一个警【^_^】察,或者几个警【^_^】察,甚至警【^_^】察这个职业的问题。我不会认同任何具有报复和牵累性质的所谓正义。那不是正义。这里是社会,不是战场!——去,将这两段段话摘出来,”他说着,指了指何启东的两段评论,“告诉何启东,我会给他和他的团队一个说话的机会,但前提是,他们敢堂堂正正的站出来。不要拿自己受都不公平当做借口,来伤害无辜的人。”


苏晓颖闻言,眼睛忽然一下子亮堂起来。“是!”




苏晓颖又同何启东战斗了两个多小时。何启东并没有多做交代。


期间白玉堂和周超冲回到局里。周超被白玉堂的车速搞得鸡血沸腾,回来就开始和白玉堂还有刘明杰一起继续路上就开始做的调查结果统计。他们很快的分析出了那些数字所对应的罪名。


1:色【^_^】欲


2:暴食


3:贪婪


4:懒惰


5:暴怒


6:妒忌


7:傲慢。


排序方法按照的但丁的《神曲》。




刘信长和艾虎带着两名嫌疑人回来。但是这两个人一看就比何启东要难啃得多。不但全不认罪,甚至看都不看毕剑敏的照片。


“警【^_^】察同志,我想我可以保持沉默吧。”这是艾虎和刘信长费了半天嘴皮子后,得到的唯一结果。虽然如此,鉴于事态的严重性,颜查散还是特别批下了搜查令,已经有人前往两人家中搜查相关的物品。


但是根据何启东的供述,他们很可能得不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两人中的一个,脸上有一道新疤。艾虎问他伤口是怎么来的,对方却说是搬运东西时候伤的。根据雨墨的观察,认为伤口应该就出现在一个月前,也就是毕剑敏遇害的时候。




展昭拿着白玉堂和周超的分析结果看了会儿。毕剑敏也可以说是遇害人里比较特殊的一个,同事们都一致认为他为人非常好,他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问卷答案没有集中性的人。


因为将毕剑敏作为重点突破口,他对毕剑敏一案了解的也最为细致。甚至和白玉堂就毕剑敏身上的伤口进行过细致的分析和模拟。加之钟雄提供了相对较多的毕剑敏的信息。这一次结合对方的态度,虽然从两人的简历来看同黑道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还是几乎可以肯定,这两个人就是凶手,而且是混黑道的时候,和毕剑敏结下了梁子的。




想到和白玉堂的模拟,展昭不合时宜的走神了那么半分钟。


毕剑敏的死因是被凶器自后砍入毕剑敏颅骨,造成颅骨碎裂直接死亡。凶器推断为菜刀。毕剑敏有反抗的痕迹,但是没有提取到对方的DNA或者可以用于验证身份的信息。


“你说,这菜刀,怎么才能砍得那么准?”


“不知道。”


“小白你正经点。”


“我很正经,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展昭无奈了,拿着用来模拟凶器的道具,推一推白玉堂。“来来,你cos一下毕剑敏。”


“为什么要我cos?”白玉堂说着,将展昭一推,让他转过身,拿起一旁的记号笔,顺手朝展昭脑袋后面劈了一下。


展昭吃痛。“小白不带这样的。”


“对不起对不起!”白玉堂一边说一边检查展昭的后脑勺,“没怎么样吧?”


“哼!敲笨了我的脑袋,我看你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我养你呗。”


“啊……那我傻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来,你看看我的成果……”白玉堂说着,拿了两面镜子给展昭。“你看看是不是和毕剑敏的伤口还有点像?”


“诶?你还别说,还真的有点。”


“那也就是说,对方的身高,可能和毕剑敏相仿。”


“嗯。”


“还说明什么?”白玉堂认真的问展昭。搞得展昭突然就想逗逗他,“不知道啊。我被你敲傻了。你养我。”


“哈?”


展昭于是志得意满的捏捏白玉堂的脸蛋。然后亲一口。“还说明,毕剑敏可能被对方要求转过身去。”


“但是这不可能,验尸报告说,从他体内遗留的激素信息,他做出过反抗。而且他的手上还有击打对方下颚留下的痕迹。验尸报告还说,他的颅骨还被其他钝器敲击过。——怎么能打那么多下还不被人听到?”


“那么可能是这样。”展昭说着,从后面用道具先击打了白玉堂一下。然后白玉堂自然的反拳攻击展昭的下颚。展昭退开两步。“然后你因为受了伤,或者感到头痛,所以想要呼救,或者逃开。然后在一次受到攻击。


毕剑敏是阿基里斯型男性(1),受到攻击后的第一反应是反击或者逃跑,但不一定会痛呼,所以没有人听到动静。”


“阿基里斯型男性??是个什么定义?怎么过去没听你提过?”


“呃……”因为我要忽悠你,你应该喜欢我,当然不能给你提这个。否则一分类你就知道自己应该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了呗。——展昭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白玉堂果然对他十分了解,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了理由,随即露出一个顽味的笑。“哦,看起来今儿回家我们有话题了。”




展昭回想着白玉堂当时带一点恶劣的凌厉感觉,就如初见时候的那么令他心情激荡。不由笑了起来。


然后强行将自己从走神中拉回来。——那么根据他的白玉堂的分析,毕剑敏应该是被对方攻击了一次之后,做出反击,并受到第二次攻击的。他们还根据现场围墙上留下的血迹,模拟了致命一击的击打过程。当时他们在电脑上对血迹做了多次模拟,抛物线总是难以完全吻合。现在看起来,他们真的忽略了现场还有一人,或许正好被溅到几滴血的可能性!!




注(1):阿基里斯型男性,一般是指体格想去昂,但是存在一定弱点的男性,就像希腊神话中的阿基里斯。 



评论
热度(22)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