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20

猫鼠工作室:

【第十二章 意外  上】




打发走了周超,正是八点二十分。


展昭叫回了艾虎,又将颜查散也叫上。然后打开了白玉堂耳朵后面的监听并通讯器。


又挂了个电话给他:“小白,能听见我说话吗?”


白玉堂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可以。什么事?”


“你在哪儿?”


“马上要去陪老板的一个朋友在S/MTJ的MG喝咖啡,啥事?”


“没有,晚上有空没有?出去泡吧。”


“看情况吧。有空电话你。”


“好~”




过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听到白玉堂和服务生的对话响起来,感觉白玉堂应该已经进入MG一间咖啡厅。




他要了一个靠窗的座位,这是个零狙击点位置,也就是说,除非对方派直升机来,否则将没有远距离轻型武器能够杀伤到白玉堂。这是马汉在他们入特侦队的时候给他们的一份特殊礼物。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忽然听到一个女人和白玉堂打招呼。


“疑,这不是小白吗?”


艾虎奇怪:“小白和王亚芬很熟吗?”


展昭则无奈的扶助额头:“应该不是王亚芬吧。”果断是因为,又碰到哪个前女友了吧……


果然,就听白玉堂愣了一下,突然道: “诶呀呀,是艾琳啊。诶哟,你这打扮我差点认不出来!我们都有六七年没见了吧。你现在怎么样啊?”


对方哼了一声。“还知道有个我吗?”


“来来,留个电话,方便联系。”


白玉堂一边说,一边拿手机,然后开始输入着什么。


那个叫艾琳的女人报了个手机号。展昭果断的暗暗记住。然后就听白玉堂问对方:“对吗?”


那女人接过手机,忽然嘀咕了一句“你身上怎么这么大香水味儿……”然后就不说下去了。因为她看见字面面前的手机上,整整齐齐的一排字,“姐姐,我公干。真的,你不信,待会儿人到了你就信了。拜托拜托,给点面子啊,回头我真的找你,你的电话我记住了。真的。这回很正经很重要 的。骗你是小狗儿。”


艾琳瞅白玉堂一眼,指指自己的鼻子,示意:“香水也是公干用的?”


白玉堂点头。我像品味这么差的吗?


艾琳歪了一下嘴,心想:我倒是希望你像。那样我就可以不用郁闷你甩了我了。想着,不由嗤笑了一声。将手机推还给白玉堂,“来,汪一声我就信你会电话我。”


白玉堂立刻苦了脸:“……不要这样吧…………”


展昭就听到一阵清脆的笑声,然后他自己开始YY,嗯……不知道小白汪汪叫两声是个什么样子的,回头骗他试试…………




正在走神之间,展昭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打开一看,是白玉堂发来的短信:“陈天彪跟她一起。”


展昭一惊。艾虎和颜查散却不知道陈天彪认识白玉堂一事。看展昭神色紧张,艾虎还说呢:“这有什么,小白那张嘴,一个顶仨,没有问题!”这完全是在白玉堂手下吃过亏的真实感受。


展昭却眉头深锁。他完全没料到,王亚芬居然会将这事情也告诉陈天彪。按照他的分析,王亚芬如果想接触颜查散,应该也是为了给自己留后路罢了。怎么也不可能把陈天彪叫上的。——但是,又或许,陈天彪也是被人逼【^_^】迫的,她想和陈天彪一起跑?


不管是哪一种,这次肯定会打草惊蛇,令陈天彪起疑了。他知道白玉堂眼睛好,再说,他先进咖啡厅,陈天彪他们还没看到他。他也可能暂时藏起来,刚想让他暂时开溜再说的时候,却听白玉堂那头传来声音:“啊,王女士。诶……这位是?”


王亚芬也不知道白玉堂和陈天彪认识,介绍道:“这是我朋友,姓陈。他非说我一个人和男人喝咖啡不安全,要跟来看看。阿天,这是我跟你说过的,白先生。”


白玉堂十分热情轻松的来了一句:“哦,陈先生,您好您好。”


——嗤……展昭从鼻子里发出了一阵笑。心想:诶呀呀,小白不愧是小白啊。居然打算装作不认识对方?这招倒是不错的,可是小白,你那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全天下要找个和你长得相似的实在不容易啊好不好。即使你乃空军直属大熊猫,所有资料就算是庞吉也调取不到,可是你以为这样陈天彪就会忘记你的长相吗?




果然。就听陈天彪道:“白先生是吧。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咦?没有吧。”


陈天彪想了一会儿:“不会吧。我看你非常眼熟。”


这回就算是艾虎也听出来了。“小白也认识这个姓陈的?”


展昭点头:“是啊。一起吃过一次饭。——但愿他想不起来才好。”但愿庞吉手下的人都迟钝一点。


可是他的希望很快就落空了。


就听陈天彪忽然叫了一声:“啊,我想起来了。我确实见过你。就是上个月,在GX酒店。上个月你和老包还有一个叫……叫叫叫,对,叫展昭的。对不对嘛。疑,老包不是说你们还是学生吗?”


“呃……”


展昭在监听器的另一头,被迫接受了颜查散和艾虎的注目礼。


他也管不了那么多。按下通讯器对白玉堂道:“他还没有开始怀疑撞车的偶然性,不然就不会表现出想到你的身份。混过去!”


话音刚落,就听白玉堂装傻笑起来:“啊哈哈哈,对对对,您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啊,上回可说您是个局长呢。诶哟诶哟,王女士,撞了您的车,可真是对不住。”


艾虎闻言,在心头狠狠靠了一声:操!合了我们这儿来了俩奥斯卡!!这是什么演技啊……


可是陈天彪似乎还不是这么好糊弄。


就听他继而问道:“上回不是说是展昭的同学吗?怎么这会跑来给那个什么穆少风先生开车了?不会转职这么快吧。”


“诶呀,您就别提了。我哪儿是他什么同学啊。我就是他司机。这可不是因为上回的事儿换老板了吗?诶哟咱真是有缘啦,您说是不是。来来,我请您俩喝咖啡,您们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吧。”


艾虎于是又在心里靠了一番。想到最初刚见展昭和白玉堂的时候,又想到展昭审讯任飞的时候。心说,这俩小子说瞎话还真是张口就来啊。


反而是颜查散好奇,问展昭:“你们俩上次撞了他的车。”


展昭皱起一张俊脸:“不是,是我超速还逃逸。”


艾虎看一眼颜查散,心里摇摇头,想: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这俩家伙,要是会做这么不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才奇怪了。


颜查散鉴于白玉堂今早叫他系安全带,于是也认为展昭的话不可信。




正想着的时候,就听陈天彪“哦”了一声。


三人坐下开始聊起来。 


“王女士,请问您联系我,是不是您的车有了什么问题?”居然反客为主。


“哦……这个……”王亚芬说着,看了一眼陈天彪,“是这样的,车子其实是他的。我只是借来开,所以,我想你们也需要彼此认识一下。”


“哦,是这样啊。那请问车子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的。听亚芬说,这次主要是她的责任。你知道的,那车本来也不值多少钱,倒是听说你们老板的车子价格不菲,所以我的意思,这次其实我们责任多一些,我想给请穆总吃个饭,不知道你觉得他是不是会卖我这个面子呢?”


白玉堂看看陈天彪:“这事儿啊。您太客气了。这不都是小事吗?说什么面子不面子,您是打我的脸还是打我老板脸面啊。您是谁,展家都要卖您面子呢,您说是不是。”


“我这不是担心冒昧了吗?”


“看您,生分了不是?”白玉堂说这,忽然压低了声音,凑近陈天彪道,“哎,只要您不说我过去那事儿,我这就把他叫来,您看好不?”


白玉堂说着还真得打电话到了颜查散手机上。




颜查散接起来。展昭拿过电话,“让他先等一个小时。”白玉堂缠说,就下来见个人。搞来搞去,说好二十分钟后见。


S/MTJ距离市局不远,二十分钟的车程差不多。


颜查散瞪展昭,意思里:真让我去?




展昭点头。这时候突然马汉打电话进来。“头儿,找到潜在目击证人了!倪组多半真是上了那台志俊了!”倪继祖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们一方面不方便直接拿照片询问,另一方面,因为案件的特殊,以照片让路人指认的排查方式也并不合适。所以排查进度进行得十分缓慢。他们花了整整一周的周期来观察那一带人流的特性。因为大多数时间里,周一到周五,人们的生活模式是比较固定的。就算是那些喜欢晚上出去玩或者需要出去应酬的人,很多时候也又固定的几个地方。


这件任务枯燥却重要,因此展昭才派了张龙赵虎去。两人可以轮班,反正手头还有很多恐吓信可以看来“解闷”。


如今这一句话,令展昭他们三人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说说,说说!”




“是这样的,昨天我们根据你的提示,先到了王亚芬所在的公寓。那是一个新型的公寓。使用的是虹膜门禁系统,出入都需要确认虹膜。但是整个楼里并不安装摄像头。所以我们没有得到关于倪继祖的消息,只好一路反跟踪车辆信息。


收效也不明显。最后还是回到过去的调查方式,从上车信息上入手。


之前,结合车辆和时间信息,我们已经画出了那辆黑色志俊在小区里的行车路线。其中最少人经过的是FEM胡同到DIML路之间的路段。有三个人目击一辆黑色的志俊曾经拐进FEM胡同,五个人目击它从DIML路拐出。有两个回忆出了比较确定的时间,和他们推断的时间是吻合的。


在这个路段上,没有固定的商家。也不是附近人家回家的必经之路。所以我们一直没有找到目击者。今天晚上我们再一次观察的时候,在七点二十分时,见到一对小夫妻走进胡同散步。经询问后得知,他们在有空的时候,吃过晚饭都会来散散步。通常是去超市。但是周五晚上附近的超市太多了,他们就会在这里走走,说说心事什么的。


他们说上周也在这时候也这样做,并回忆出目击了一个人走上一台黑色的志俊。


两人表示没有看清上车人的面容。我们用提示法,让他们分别回忆出了那个人当时的穿着、身高和身材。因为有志俊作为参照物,所以我们相信身高和身材的回忆是比较可靠的。


这个人是倪继祖的可能性变得非常高。两个人回忆后都确认,那个人是坐在车子的后座的。”




“干的不错。正好现在还有事儿要你们办,你们现在就去S/MTJ。在那儿和颜局长碰面。剩下我一会儿跟你们说。”


“那那对小夫妻怎么办?”


“让他们先回去。”


“好。”


展昭说着,让颜查散赶紧出发。这时候毕有成已经回去了,他又让苏晓颖和刘信长去立刻去找王亚芬小区的物业。并把蒋平叫起来,让他调出王亚芬小区物业管理员的信息,并监控他们的手机和移动电话。




周朝和吕明还在审问剩下犯人。看起来还没有结果。


正好让刘信长先放两个嫌犯的女朋友离开。




但是,就在一切似乎正走向正轨的时候,张龙突然接到一起诡异莫名的电话,对方显然用了变声器。说的是:“张警官,EREG街35号505室,您的同事正等着您去救他……”




张龙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展昭刚刚志得意满的把人分派出去。


“组长,我正在过去的路上。”


“不要单独行动!”展昭几乎是喊了出来。


艾虎也傻了一下。监听器的另一头,白玉堂还在和陈天彪胡搅蛮缠的吹牛皮。


“嗨,陈总,我和你讲,我这个人,虽然做事情没什么谱,但是我绝对讲义气啊。当年我在部队里混的时候,给展昭他哥做后勤。那你看,要我这人嘴巴靠不住,他那二哥能放心吗?你说是不是?所以,您往后要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办,保管给你帮忙!就是——哎,可别在我老板面前说我开车不好啊。”


艾虎刚才还想等人都走了之后和展昭说,白玉堂这个小子不去演戏实在是太可惜了,平时看他挺自我挺聪明又挺好学的,没想到可以装得这么没逻辑没心思。


聪明的人,一般比较自负,这种情况,在装傻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表现出来,这也是他刑侦这许多年,破案的经验之一。不少青年人群的冲动型罪犯,都是这么被他们看出破绽的。没想到,白玉堂居然可以装得这么天衣无缝。


但是张龙那儿的事情一出,他却也没了这份心思了。




只看展昭喊了一句,猛然一拳就垂在了桌子上。张龙那头也愣了一下,“组长,不要这么紧张吧。我会注意的。”


“不行,我叫王朝马汉马上去你那儿。你千万不要单独行动,现在呆在哪儿,就给我找个人多的地方等着。”说着,他拿起内部通讯器,对柳明杰报了一个手机号,“给我跟踪这个手机号,要确认他没在乱跑。然后给我查一下EREG街35号505室这个地址的详细情况。要户主信息和房型。”


说完,又拿起电话给韩彰(1)打:“彰哥,有空吗?我希望你带人去一下EREG街35号505室。越快越好。”


韩彰正巧空着,于是答应了一声。


展昭挂了电话,又通知了王朝马汉。然后通知周朝和吕明去配合颜查散。


看艾虎满脸不解,迅速的解释道。“对方的行为在升级。他们开始直接挑衅警【^_^】察,而且对象是张龙。我并不排除他们这次只是为了试验我们的反应时间,甚至有可能只是在打幌子,以施行真正的杀人活动。但是这种行为的可能性远没有他们这次是切实杀了人向我们示威的可能性大。这暗示着,对方还不了解我们团队的发现,但是他们知道我们获得了一些信息。这可能和陈天彪以及王亚芬有关系。”


说着,他按下给白玉堂的通讯,“小白,拖住陈天彪!”


边上的通讯接受灯随即亮了亮。


展昭继续开始说,艾虎现在已经不知道他是在给自己解释,还是在帮助自己思考了。或许两者皆有。


“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毕有成可能和那个组织有所联系。但是这种可能性也非常低。


又或者是警【^_^】察体系的什么人。我们今天联系了不少警【^_^】察,但并都没有什么关键性的痕迹。


还是说,今天派出去的搜索科的人?”


展昭说着,再次皱起眉头。不对,现在的几种推断,可能性都不高,而小组成员的通讯都受到限制,不可能是他们的问题。“我不是要怀疑你们市局的人,但是消息肯定是通过某种途径走漏了!”


只是现有的可能性都只是理论上的可能。那些人得到的资料非常有限,对方应该会在得到更加确定的信息,却又不够确定到知道他们的切实进度的程度,才可能动手。


——他究竟忽略了什么?


正想着的时候,艾虎突然插了一句:“那按照这个逻辑,也可能是今天拿去那两本册子的那个医生吧。”


展昭一愣。随即变色,拿起电话打给公孙策。“公孙,你在接我电话在哪里?”


“啊?哦?你说刚才啊?我给你说……”


“不跟你扯,回答我的问题。”


公孙策这回听出展昭口气里的着急了。“哇,什么让你这么着急啊。我在和子英吃饭啊,怎么了?”


“木子英?!”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你那儿查得怎么样了?”


“还挺有趣的,你有空听听吗?”


“暂时没有。公孙,工作需要,我想你暂时对外保密你任何的可能行动。包括对木子英。”


“……这样吗?”


“嗯。”


公孙策的声音于是也沉了下来。“好。我知道了。”






注(1):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韩彰是干什么的了……嗯,他是拆弹的……



评论
热度(29)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