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21

猫鼠工作室:

【第十二章 意外  中】




“你为什么不找赵虎?”


“以防对方投石问路。”


“我【^_^】草~~犯人碰到你真是没有办法想的有没有。”于是和颜查散相同的,艾虎也觉得,如果展昭去犯罪,那么这世上能够抓出他来的人真是凤毛麟角上的那九牛一毛。




“对了,你们刚才提的那个木子英,莫非就是今年澳网和法网的双料黑马??”


“嗯。”


“哇!你们认识她的啊?回头给我搞个签名吧。”


“她在工体开表演赛的时候,不信你们没人搞到签名。”


“诶哟,那不一样。这次要写上送给艾虎四个字。”


“没时间陪你闲扯。”


“诶你终于发现啦。话说,嗯,我就是给你放松一下。还有,我说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恐吓电话我们经常收到的。很可能就是谁恶作剧啊。”


“我办刑侦肯定不如你有经验。但是从我的角度说,对方用打电话给张龙的方式来恐吓我们,这种行为本身就太有天赋一点了。就算是白紧张,也总比不紧张结果吃亏要来的好承受。”


艾虎想了想。觉得展昭确实是有道理的。这人思考问题的回路果然比较特别。




展昭走到边上的地图前,看着整个市区的地图。画出了他派出去的三拨人的位置,围着市局正好画了个三角形。这倒是不坏。白玉堂那儿回头一共会有四个人。张龙那儿有韩彰和王朝马汉。刘信长和苏晓颖的是两个,现在看来任务也不轻松。他这里不能再少人了。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可以给对方可乘之机。




时间在紧张的时候总是过得不知不觉却又飞纵如斯。


晚上九点多的路已经空了很多。不多会儿,颜查散就到了陈天彪处。展昭让颜查散和白玉堂拖住两人,并让周超和吕明随时准备冲进去抓人。




白玉堂起身介绍:“陈局,你看看,我不骗你吧。这就是我的穆老板。”


颜查散文质彬彬的打招呼:“陈先生,王女士。幸会幸会。”居然是对于白玉堂叫陈天彪局长一事,完全不予理会,照常的先生女士相称,深刻体现了混迹官场刀枪不入,浆糊混淘的端架子本事。


陈天彪将事情大致说了一下。艾虎忽然反应过来一事儿:“小展,难道那个穆少风是真有其人的?”要不然,这陈天彪怎么可能这么重视。


展昭歪头。“你以为呢?——穆少风确有其人,是我朋友。但问题是,我原来以为他的身份压压王亚芬是足够的,没想到,陈天彪居然这么肯礼贤下士。这小子的问题绝对不简单。”




“那现在怎么办?”


“希望刘老那儿的消息能快一点。这次能不动他,我还是不想动的。毕竟这个人身份太重了。”




正说着,白玉堂不知道哪根筋搭出来。突然和另一边走来的艾琳打招呼。“咦,今儿巧,遇到熟人了。来来,老板,陈局,我给你们介绍。艾琳,过来过来。这个是我老板,这个是陈局长。这是艾琳,大美女吧?!当时我们队里的一枝花儿!”


艾虎一边听着一边就在心里面冒冷汗:“我的个老天,小白同志这是什么心理素质啊。”


 “高空加速度10倍自由落体速度眼睛眨也不眨的素质。”


“我说展同志,您还有空回答我的问题啊?”


“你有空问,我就有空回答。”张龙刚才打电话来,说已经和王朝马汉接上了。展昭让三个人到目的地附近去等韩彰。他还在回想有什么事情可以令对方行动升级,不时会问艾虎一些问题。


艾虎彻底服的没气了。




这时候,柳明杰的报告过来了,是关于展昭问的住址的事情。


“这住户还有点复杂。户主是个小孩子,上个月死了,现在还没有确定房子归谁所有。


最早是归在一个叫木子华的女人名下。后来木子华自杀,留下一个孩子木望天。当时只有一岁多,一直由一个叫木子英的,诶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她是今年澳网的第八名。前阵子法网也冲进了四强。”说话的是展昭。


艾虎猛的就激灵起来了——莫非被他一语成谶,真的是因为这个木子英。


柳明杰汗了一下。“对对对,我怎么就没往那方面想呢?”


“因为你对着电脑的时候使用的是右半脑,而人物的记忆沟壑主要在左半脑。继续说把。”


“哇……展组你不要这么冷吧……”


“说下去。”


“木子英虽然一直照看孩子,但是并没有入户。户籍还在她父母家里。


木望天上个月去CX玩,不幸遇到雪崩,也死了。房子暂时是置空状态,可能会拍卖。木子英一个人单身租住在外面。


我打电话问了地方执勤的民警,他们查了房型资料,是一个两室一厅全装修的房子。根据他们的说法,这房子在三环内,朝向和房型都好,当年肯定不是木子华买下来了。估计是她儿子的爹送的。”


“等一下……”


“嗯?”


“查一下木子华的案底。难道她就从来没有告过那个男人,也没有在孩子的出生证明上填过父亲的名字吗?”


“没有。”


展昭皱了一下眉头。他明确记得自己听木子英提起过她姐姐的事情。说是找了那个男人很多次,一开始想在一起,后来甚至被那男人派人拒之门外。究竟对方是谁,木子英没有说。


他好看的唇抿成了一条线。


“好的,知道了。让你查的通话重复区域有什么进展吗?”


“还在弄。说实在的,这挺麻烦,您还真难到我了。”


“你没问题的,再加把劲儿!”




艾虎听完,也意识到这事情可能真的跟木子英有关了。可是怀疑大众偶像的压力很大有木有?!


“小展,你说,这事情,会不会真的和木子英有关系啊?”


“大有可能。”英挺的眉梢微微打了起来。他回答完艾虎就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艾虎看他神情峻厉,也不敢打扰他。看起来,张龙那个电话,真的不是恶作剧而已了。




大概过了有五分钟的时间。蒋平的通讯过来,告诉展昭,刘信长他们已经到了。


展昭想让蒋平另外切一道通讯进来,结果被蒋平直接鄙视了他的电脑知识。“能有无线电把他们说话时候的声音传给你就不错了,哪儿那么多要求啊。”


“你怎么的,今儿起床有气。晚上睡觉还有气呢?”


“废话,我想念和我枕头的亲密接触行不行啊?我说你们在单位里,都有食堂,我是个什么名堂。”


“别吵别吵,回头让玉堂给你下厨房,行了吧?干活!”


“等的就是你这句!”


“哪句?”


“让小白给我做饭!”


蒋平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刘信长那边的通话传了过来。警方有专门信道的对讲系统,但是因为他们这次准备不够充分,而大多对讲系统体积都比较大,所以条件便远不如上次在雪山的时候了。




保安一开始说不能带他们进去,这时候便显出了刘信长老资格的本事来了。


威胁恐吓,无所不用其极。“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这是妨碍执法!这一点,你们老板就未必肯承担。何况现在这事情人命关天!”


“跟你们说不通赶紧找你们领导。我没时间跟你浪费。我再讲一次,这事情人命关天!我刚告诉你,73%遇害的被绑架人,都是死于警方救援到达的一小时之内的。我已经在这里跟你说了十分钟了,你自己掂量一下!”


苏晓颖在那儿扮白脸:“我们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办。证件你们也看了。这是公安的事情,你们的工作条例里,难道说过不让警方进入小区这种条款吗?”




这时候,王朝马汉张龙和韩彰也到了EREG街35号505室的门口。


有韩彰把着,展昭还是比较放心。但还是一张恶嘴,管也管不住。“彰哥,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仨兄弟的命可在你手上。你可别麻痹大意啊。”


“废话!哥哥我身经百战,还能栽在这颗葱里?”


“卧龙跃马终黄土,将军难免阵前亡。”


“我给你说,你小子这嘴里就吐不出人话!”


“过奖过奖。难为彰哥你还能听明白。”不知道能听明白不是人话的话的,是什么生物。


正说话间,韩彰“疑”了一声。“你小子还别说哎,还真给你料中了。被我给踩到引线了。不知道这是单线的还是双线的,又或者是遥控的。——你们三个不要过来!离我远点!”




“哇!不是吧。”


“紧张什么。给你说,老子身经百战成铁甲,炸了楼兰也炸不到我!”


展昭稍微放松了一下。心中为王昌龄和孤城遥望玉门关,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将士们默哀了一下。




他再次抿了下唇,打了个电话给公孙策:“公孙,你知道木子英现在哪里吗?”


“在家啊,怎么了?她不会真的有问题吧?”


“十之八【^_^】九了。你知道她姐姐的情人是谁吗?”


公孙策沉默了一会儿:“这事儿她不提我也还没问。但是我有次好像在他们家看到过一个十字绣,上面绣着两个人,子英说是她姐姐绣的。上面什么字来的,你等我想想啊。你等等。”


“哇,你脑子有没有这么不好使。”


“我靠,你看着你们家那只耗子的时候,脑袋好使过啊?!”


展昭把电话拿远了一点。“好好。要不要记忆提示?”


“滚蛋吧。你的那点记忆心理学少在我这个做解剖的人面前炫!——啊,我响起来了,叫陈天!”


“陈天?”


“对啊对啊,因为上面绣了一个陈字,一个木字。下面是小英和阿天。总不能叫陈阿天吧。”


“你能把她约出来吗?”




“这么晚?你有点人性好不好?”


“……那就算了。”


“哇,是不是很重要啊。”


“没什么,算了,你今儿早点休息吧。”




公孙策再次沉默了一会儿。“……好。”


黑暗中,长相清俊的中年男子挂上了电话。月光打在他迷人的丹凤眼上,却缭绕得格外沉重。


公孙策手中捏着一段从记录的书册中找到的头发,左右的揉【^_^】捏着。


粗细、光泽,正逆抚摸时的手【^_^】感。旁人眼中毫无差别的头发,在他眼中,即使不验DNA,也人人不同。他拿到的时候就觉得诧异,甚至想要欺骗自己说,这只是自己身上带落的发丝罢了。


但是看来,是他自欺欺人了。






就像季婷婷上次见到他时候说过的。“作为一个智力超常的人,一定会有点奇怪的癖好。”公孙策的,就是喜欢观察别人的头发。


人都说,头发软的人,心地也柔和,头发硬的人,到死也心如铁石。


这说法对不对,公孙策不好判断。但是他知道,那些会着要到死都心如铁的男儿,常常有着很柔软的头发。比如他认识的展昭白玉堂和马汉。


在他看来,人的头发,更像是变色龙的皮。伪装、保护,并吸引需要的对象。


季婷婷的头发顺滑却坚韧,就算不去打理,也还是生生不息的生长。应该是个很好强的女子。不管好与不好,却都最少有男人愿意去喜欢。


木子英的头发就比较粗糙一些。若是一个不慎,便容易枯黄。他一直相信,木子英是花了一些时间在自己的头发上的,尤其是在木望天过世之后。事业上的成功,以及收入上的增加,也让她需要做这方面的打理。但是和木子英在一起的时候,却看不出这种精心取【^_^】悦他人的痕迹。这中间便带起一种柔顺来,可以融化人心。而他也因此,每每在看到木子英的笑容时,都感到温煦的阳光照满了心灵。




公孙策觉得,他自己大概对这种研究头发有病态的兴趣。而木子英的头发,正好特别吸引他。他拿过两根头发,装进一个塑封的口袋里,房后放进口袋里。




刘信长那边,可怜的两个保安已经被搞定了。只是非要有一个人跟着他们。刘信长考虑到倪继祖万一在屋子里的话,有些场面好说不好听。再次恐吓道:“你们要跟着?要不两个一起?不然,我们两个对一个,真有歹心的话,你一个人打得过我们两个吗?”




可好,人都要命,干脆交代说他们没有进房门的钥匙,放他们进大门。并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强行撞门的话,门上的报警器就会直接报到公安局。


“让它报去。”刘信长不屑地啐了一声。


这才和苏晓颖两个人匆匆离开。




蒋平又开始手痒了。“小展,要不要把他们的报警系给黑了?”


这回不等展昭鄙视,艾虎也传染了展昭说话不加约束的毛病:“黑你个大头鬼!你不会通知当地分局啊?!”


所以说,好习惯的养成,经年累月,千辛万苦。坏毛病的传播,不积跬步,一日千里。




不多时候,刘信长他们就到了王亚芬的家门口。




但就在这个时候,韩彰那处却传来了一声爆炸的巨响——



评论
热度(27)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