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23

猫鼠工作室:

【第十三章 如虹 上】




公孙策到了实验室,上周来个年轻的实习生冷玺宸,还在那儿做蛋白质透析试验。带他的沈云冲也还在。


沈云冲他看到公孙策来,吃了一惊。“公孙,你不是和女朋友约会去了吗?怎么这么晚还有空回来?”


“还真是的八卦传最快。哪个人告诉你的?”公孙策一边扔下包,一边回答。


“恋爱中的人是不一样的嘛。我们都能看出来,你过去下班哪有现在那么积极。”


公孙策拿出那袋头发。“你在就最好了,帮我对比一下这两根头发的DNA是否一致。”




“哇!是不是啊。”沈云冲说着就想扔给冷玺宸,结果被公孙策瞪了一眼。“你不弄就给我。”


公孙策是出了名的医学界一支宝。哪个学医的不想巴结他,沈云冲哪会得罪他,赶紧自己灰溜溜的就去开机器做实验了。




公孙策自己到资料室,打开保险柜,将两本东西重新取出来,开始继续实验。正这时候,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公孙策拿起来一看,是木子英打过来的。


他顿了一下,这才接起来。“喂,子英啊,什么事?”


“公孙,你看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


“就是爆炸的那条,刚才夜新闻放的。”木子英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焦急。


公孙策皱了一下眉头。“看到了。怎么了?”


“你知道,我姐姐。她原本有套房子,就在那一带附近,你能带我去看一下吗?”




“……”公孙策沉默了一下。展昭刚才对他说的是,“如果木子英找你,把她带到局里来。”看来还真的被那小子料中了。“好,你等等,我去你家接你。”


他挂了电话,锁好资料走了出去。对沈云冲道:“结果出来通知我。”


沈云冲看他脸色不善,赶紧点点头。公孙策出门后通知了展昭。展昭那处白玉堂他们刚刚回来,陈天彪看到他的时候,脸色非常之精彩。白玉堂示威性的当众拽过展昭的领带,把人拉近了亲了一口。然后甩手一拍周超:“这几个人你们先审一下,我找展昭有事。”随即在众人集体石化,嘴呈O型的时候拉着展昭进了一个会议室。




其实现在时代很开放,男男不是什么新闻。不不,众人石化的绝对不是展昭和白玉堂是一对,他们石化的是——这俩大熊猫是一对!!!你让世界上的罪犯还怎么活?!




还好艾虎早有准备,最先反应过来,对众人道:“刘信长他们刚刚也回来。你们先带他们四个下去审讯。”




白玉堂拽着展昭进了会议室,展昭立刻嬉皮笑脸把人压到门上,“玉堂~~~”


白玉堂一掌拍在他凑过来的脸上:“爆炸那事情怎么回事?”


展昭灰溜溜的想要滚走,白玉堂抱着膀子眨巴眼睛打量他。展昭环顾一周,没有可以躲的地方,只得把事情大致对白玉堂解释了一下。


“你说什么?彰哥出事了?!”


展昭赶紧安抚:“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没有,你不是说他们没有回音吗?”




“彰哥然后马上就打了个电话给我,说王朝马汉为了让我们交流方便,把通讯器放在了地上,结果,被炸了……”


“…………”这下白玉堂也没脾气了。眨眨眼睛,“可他们有两个通讯器!”


展昭很无辜,意思里,你找那两只猴子说去,找我有什么用。


白玉堂松了口气:“他【^_^】妈【^_^】的吓死我了。”说完,他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对了,王亚芬那儿有什么发现吗?”


“当然有。”


“倪继祖真的在他们那儿?”




展昭点点头。“不但如此,倪继祖还劫持了苏晓颖。”


“然后呢?”这种情况下,白玉堂如果还看不出展昭在吊他胃口,他就是傻【^_^】子。


展昭逗耗子不成,只好交代道:“后来,倪继祖上了车就说,他怕屋子里有监听器。然后将事情大概说了一下。按照他的说法,这次的袭警事件,他是从市局的唐非那件事开始着手调查的。他认识唐非,对她身边的人更加熟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然后和我们一样,他也认为毕剑敏的案子比较特别。毕剑敏因为毕有成的事情,黑道的案子从来不碰,可是倪继祖还是认为有可能是黑道出的手,因为杀人手法最为凶狠准确。所以他就调取了当地警方一个卧底的资料,并联系他希望了解一下毕有成那个道的兄弟。


谁知那伙人极为谨慎,居然发现了那个卧底联系了倪继祖,并追问他倪继祖是什么人。


我打电话给倪继祖的那天,他正好就在给那个兄弟解决对方的怀疑。


当时没有关机,是因为他那天上午突然收到一条内网的通知,告诉他,可能会有优先级更加高的机密案件要他接手,让他全天候机。而他接到的案子,就是保护王亚芬。


这条通知艾虎刚才已经授权柳明杰调出来了。


现在倪继祖和刘信长苏晓颖自己正在一起做这件事情的检讨分析。看看有没有可能在对方还不知道他回来了之前,找出那个发消息给他的人究竟会是谁。”


“可是陈天彪和苏晓颖扣押倪继祖干嘛?再说,他不能求救吗?”


“他以为是任务啊!陈天彪骗倪继祖的理由,只有等审过了之后才能知道了。”


“……那他为什么要劫持苏晓颖?”


“他知道有人打算破门而入的时候,就躲到了阳台的外侧。等发现进来的人好像是刘信长和苏晓颖之后,才觉得事情不对。通过他们的对话,他知道两人是来抓他的。因此才出此下策。”


“好吧……我傻了。”白玉堂悄悄自己的脑袋。时间已经过了十点半。他们昨天没怎么睡,他现在已经有点困了。“嗯……这儿还有我什么事儿吗?我想睡会儿。”




“去休息室睡吧。回头有事我找你。”


“嗯。”白玉堂眨眨有些沉重的眼皮,“真没我什么事儿了?”




“睡去吧,你还嫌自己立的功劳不够大吗?”


白玉堂嘿嘿笑了一下。“那你奖励我一下。”


展昭凑过去亲了他一口。白玉堂高高兴兴睡觉去了。




展昭这才冲回来。艾虎这时候已经在屋子里了,看到展昭进来,不由的咳嗽了一声。


展昭基本已经忘记白玉堂刚才那充满独占欲的表演了。怪道:“怎么了?”


艾虎赶紧摇头:“没,没什么。”心中却说:都说了这两个人的思维回路和一般人不一样,你还较什么真……


“公孙那边有消息吗?”


“已经接到木子英了,正在往这里的路上。王朝开车跟在后面。”


公孙策和王朝都用了车载的特侦队通讯系统。蒋平也已经把线路切进来了。




展昭点点头。


“韩彰那儿呢?”


“还在查。找到一堆炸飞的肉块,这个你已经知道了。暂时还没有新的发现。”




就在这时候,就听公孙策那处传来木子英的问话: “你这是往哪里开?”


“警局。”


“去警局干嘛?”


公孙策顿了一顿,才道:“我有朋友在那儿。我们先去问问比较好。”


木子英不信:“那打电话问一下不就行了吗?”


公孙策只得解释说:“他们工作中不好接电话,我打到人家里去问的。”


木子英显然是不想去。道:“阿策,我们不去警局吧。我就想去看看,是不是我姐姐的房子出的事情。”


解释不下去的公孙策开始采用哄人战术:“子英,听话。我知道你着急,但是那里现在时事故现场。我们去不合适的。”


但是木子英显然不是那么好哄:“有什么不合适?我就去看看是不是我姐姐的家里出事而已。”


最后的杀手锏是强势:“你既然找了我,就要听话。”




展昭一边听,一边皱眉。,你说,她为什么那么想要和公孙一起去现场?”


“我不知道啊。你这么和公孙说的,我以为你知道呢。”


“我的理由很简单。木子英看到新闻后,大概会有两种正常反应。一种是自己开车去现场看。另一种是打电话给110直接询问,出事地点是不是35号505。这是人的正常反应。哪怕她真的想公孙策陪她,打电话给公孙策,约了在路上见,也是合理的。


但是让公孙策去接她会耽误很多路上的时间,这就很反常。反常即有妖。所以我要公孙把她带来。


但是按照我的想法,她这么做,或者是要公孙策给他当时间或目击证人。又或者,是她想要阻止警方继续搜索现场,故需要公孙策的关系。


我认为第二种的可能性是较大的。


但是从他们的对话中间,我看不出其中的任何一种可能。”




艾虎瞅瞅展昭。牛顿被苹果砸到会想到万有引力,但是也会拿手表当作鸡蛋煮,这深刻证明了,大脑构造不同的人,也有犯傻的时候。


“展昭同志,就算木子英利用了公孙策,也不代表她不喜欢他啊。你知道,人在对待喜欢的人的时候,表达事物的方式都会有所不同。我觉得她的目的可能还是你分析的那样,只是他现在在和公孙策说话,所以加入了其他感情。”


“哦,是这样的。对呀,是这样的!”展昭高兴的捶了一下桌子,所以小白才抓他的领带!这么想着,对白玉堂刚才当众的霸道行为,就不再感到虚荣心受损了。这倒不是他虚荣心重,只是他觉得白玉堂应该尊重他的想法。不过谁说对爱人就不会特别呢。


艾虎朝后仰了仰,不知道展昭这枚大天才为什么突然这么兴奋。




木子英还在坚持要去案发现场。公孙策则继续不搭理她。


最后木子英没有办法。“那你停车!我自己去。”


“不行。”


“你这是什么意思?!”


……公孙策找不到话说,干脆用沉默对抗。


木子英这回有些着急起来。“公孙策!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停车!再不停我跳车了!”


公孙策照旧不理睬她。


车子里砰砰乱想了几声。


“你把门打开!”


看来公孙策利用驾驶座的键锁了车门。




“你不要逼我!”


说着,忽然听到公孙策十分低沉,但是带着点生气的叱问:“你这是干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展昭和艾虎听得一肚子问号,问跟在他们后面的王朝和马汉。


王朝那一帮子,是彻底的所谓近墨者黑。但是当人,看展昭白玉堂两个人成天公开打情骂俏,肆无忌惮,要他们保持正常也实在很不容易:“组长,绝对精彩!木姑娘出刀子了。好像还是一把德国双立人。”


展昭冷笑:“你眼睛这么好啊。看来你这夜视能力,能超过小白了。”


王朝被拆穿了,只好招认:“我开玩笑的啦。”


“马汉呢?”


“正瞄准着等你发话呢。”




公孙策和木子英那处沉默了一会儿。才听公孙策道:“子英,你出来带着水果刀干嘛?”


“我……我正好带着!你别跟我这样了,我真的很想去现场看一下。”


“你才别这样子。我知道你着急,但是我们就去问一下就好了。不管怎么说,警方都不会让你进入现场的。我们还是去警局比较好。又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安置炸弹,如果真的是你姐姐家,说不定就是因为你呢。”


“不会吧——你把车盖打开干嘛?”


“让你冷静一下。快把刀子放下。很危险的。”


“……”






展昭听着有意思。“王朝,跟公孙好好学学。这都是什么犯罪交涉能力啊。”


“我靠头儿,你有没有搞错啊。公孙这套只有特定人士才管用。要换了我上,早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行不?”


“哦,这样啊。”


艾虎听不下去了。“小展啊,你还真是什么时候都能开玩笑的啊。”


展昭弯弯嘴角。“艾队,我这是劳逸结合。一直绷紧神经,是会思维疲劳的,这样不但会让脑细胞老死得很快,而且也会影响判断。”


“永远是你的道理。”


“那是啊。你来读我的博士,我就都教给你。”


“谢谢啊。”艾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回答也已经很有展昭特色了。所以,疾病的传染,有时候和抵抗力无关。






正说着的时候,公孙策忽然冷嘶了一声。然后就听“汀”地一声枪响。随后传来木子英吃痛的一声嘶叫。




公孙策吼了一句。“你们几个小子给我记着!他【^_^】妈【^_^】的开枪的时候倒是看看刀子在哪儿?!”




马汉把探出车窗的身子收了回来。


“前面的同志,冷静啊!冷静!你的车子现在在划S型。”


公孙策那里因为没有打开通讯器的进线,后面的王朝几乎是在声嘶力竭的喊。马汉从后面递过来一个喇叭。王朝踹了他一脚。


两车几乎在同一地点停了下来。




王朝和马汉走下车。木子英还捂着肩膀。马汉这次用的只是气枪子弹,并不会伤害太大。但是因为弹射器的动力巨大,因此虽然弹头的设计减小了压强,并没有打入身体,但还是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才能致使木子英握刀不住。




木子英吃惊的睁大了眼睛瞪着公孙策:“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


王朝取出证件:“警【^_^】察。木女士,您涉嫌持刀行凶,请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


说完话的时候,马汉已经拿出警灯按在了他们车子顶上。




“等一下!你们一直跟着我们?为什么?”


她看着公孙策,公孙策也正面无表情的看她,然后吸了口气,皱起眉头。几次想说话,都动了动没有说出来。最后只说:“我跟你说过,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我说。如果我解决不了,至少也可以和你分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公孙策皱眉:“什么意思你真的不明白吗?”


“我不明白。”


“不明白慢慢就会明白的。”




他说完关上车门,发动了车子,自己扬长而去了。




王朝把木子英带到车上。还是忍不住问展昭:“头儿,怎么办?”


传来的却是艾虎的声音:“展昭让我跟你们说,让他自己冷静一会儿。诶哟……”


展昭用边上的书拍了艾虎的脑袋一下,因为他是让艾虎不要提他的。可木子英也是艾虎的偶像,所以还是透露【^_^】点内部消息。




展昭在一边拿着电话,“你别乱跑。我叫小白陪你。”


另一头是公孙策没什么起伏的声音:“我没事。”


“行,那你不要关车上的信号,我就相信你没事。”




公孙策正伸手想去按掉车子上的定位发生器。


手指不由的在按键上摸索了一下。“有结果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行。明儿是周末,你好好休息一天,我有空去陪你。”


男人冷笑了一声:“你倒是对自己挺有信心,知道明天能有空?”


展昭在休息区门口转了个圈,开始往回走:“说不好。”


“小白呢?”


“睡去了。你的事我还没和他说呢。”


“哈?!那你还让他来陪我?”


展昭听出公孙策已经稍微好了一些,心情也松了下来:“那怎么办呢?政委大人您贵重啊?”


公孙策对展昭这种人最是火大,骂又不是,表扬也不是:“得了吧。少来。好了好了,我真的心情不太好,不说了。”


“不行。你不想说的时候就一定要把不想说的说出来。”


这下找到骂的机会了!“你丫的心理学研究傻了吧,以为自己谁啊。我挂电话啦啊。”


展昭反而笑了。“也行,你好好开车。明儿我再电话你。”





评论
热度(23)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