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31

猫鼠工作室:

【第十六章 悲伤的落幕 上】




警方搜查了PZD路上的那一栋大楼里,两个嫌犯躲藏的地方中,搜出了大量的配置炸弹所需的药方和药剂。但是没有找到任何的弹药。甚至没有发现手提电脑等通讯工具。


车库中,发现了对方遗留下来,还没来得及引爆的炸弹,竟然还是定时的?!拆弹组的专家在爆炸之前解除了炸弹危机,并证实,炸弹同在木子英和木子华家中爆炸的炸弹,隶属一个系列。


白色的保时捷被成功截获,但没能成功生擒车上的人。那个人直接自己咬毒自尽了。车子上没有发现任何残留的信息。车牌是外地拍照,还是假的。而这辆保时捷本身,是三年前报案过的一台被盗车。




展昭回到市局。正遇到包拯和一批武警过来带走了陈天彪和王亚芬。


倪继祖正被白玉堂拦着,对这木子华大声吼叫。


原来,苏晓颖和刘信长分别在经过3个和3个半小时的抢救后,最终都因抢救无效而殉职。




虽然市刑侦队这一次,抢救人质和破获室内爆炸案都可以说是获得了完胜,但是整个市局中的气氛,却极其沉重。


陈天彪看着那一幕,在经过展昭的时候停下了身。对他道:“木子华是我过去的女朋友。她后来跟了庞昱。我非常生气,因此才走上了这条路——注意保护颜查散。”




展昭一惊,疑惑的看着对方。


包拯这时候正在他边上。他看了看展昭有看了看陈天彪,示意边上的人先带陈天彪下去。然后拍拍展昭。“辛苦了,干得不错!”


展昭伸手,包拯在他的肩膀上反过手来。两人的手交握了一下。果然,展昭感到的指缝中多了一块芯片似的东西——这应该就是他拜托包拯让特侦队查的那起强【^_^】拆案的几个关键人物的银行账户出入情况。“谢谢。”




两人相视一笑,包拯转身离开。




展昭将东西塞进自己口袋里。倪继祖已经吼完了,正在那儿抹眼泪。


白玉堂没什么表情的拍着他:“要怪就怪我,我没有安排好。”


“关你什么是,是我让他们去查的。”


展昭不知何时到了他们两人的身边。突然出声音道:“那我是不是要责备自己,不该去睡那90分钟?”


白玉堂和倪继祖都愣了一下。


展昭继续道:“听着,我知道你们很难过。苏晓颖很有正义感,人也很聪明。刘信长经验老道,办事稳重。对于失去他们的事情,我很难过。但是你们现在并不是在反省,而仅仅是在追悔。因为受到谴责的不适你们的良心或责任心,而是你们的自尊心。因为其实错的不是你们,而是埋置炸药伤害他们的人。你们没有能战胜他们。


但是难道不正是因此,我们才需要更加努力的工作和提高自己的能力吗?”




白玉堂转身,捶了展昭胸口一拳。展昭伸手轻轻就挡下了。


白玉堂留下一句:“说教狂!”同他擦身而过,“我要去睡会儿。”




展昭愣了一下,白玉堂已经走过去了。他傻乎乎的看看倪继祖:“我说教了吗?”


倪继祖再也板不住脸,露出个不怎么好看的笑。“至少在我看来是演说了。但是我觉的你说的挺好。我也要去睡一下。”




艾虎和周超吕明在倪继祖吼叫的时候一直都安静着。


展昭走过去拍拍他们,“你们也回去休息一下吧。”


这时候,颜查散突然过来,“小倪昏头了。我可不这么觉得。结果嫌犯一个都抓【^_^】住!陈天彪你又叫人带走了——我们审谁?


我现在有火气需要发作一下,你说怎么办?”




展昭有些诧异的看着颜查散。“颜局长,如果您觉得我哪里做得不对,您完全可以说得更明确一些。”


艾虎本来刚想说话,这回又傻回去了。他不解的左右看看周超和吕明。


两人本来觉得展昭挺好的,被颜查散这一说,也都没主意了。


艾虎看看指望不上他们,只好自己去当出头鸟。“局长,这也不是小展的错。”




“怎么不是他的错。他调集了我那么多人手,就只救了个女人回来,你打算让我怎么对下面的人交代,怎么对死者的家属交代?”


“这一点我想是我的责任,我会尽力去做。”


“你的责任?”颜查散冷笑了一声,转身朝大门外面走去。




展昭很不理解皱了一下眉头。看艾虎。“你们局长过去是这样的吗?”


艾虎也不明白:“不是啊。他过去挺正常的。就你和小白来了之后,我也不太明白。”


展昭想了想:“他上任多久了?”


“一年不到一点。是前一任局长离开的时候极力举荐的,还是我们局历史上最年轻的局长呢。之前都做得挺好的啊。”


展昭想了一下,对艾虎他们道:“行,我知道了,你们先去休息吧。可能颜局对我有些误会,我去找他解释。”


艾虎看看他。“真的不用我帮忙?”


展昭一笑:“你说呢?”


艾虎想想展昭能力那么强,看起来背景也很强,应该不会吃亏,他们也确实需要一些时间平和一下情绪,悲伤或是悼念都好。




展昭走进单独的隔音室,打电话给包拯:“队长,颜查散和庞昱有没有什么关系?”


“没有啊。这人挺正直的,庞吉好像几次想拉拢他都没有成功。怎么了?”


“是这样。——那,钟雄呢?”


“他啊,他倒是有一点。所以本来应该是让他上的,结果因为前一任的极力举荐,颜查散当时还模棱两可的没有强顶庞吉,才最后把他压下去了。——到底怎么了?”


“陈天彪让我注意颜查散的安全!”


“哦。那你就注意一下。要什么告诉我。”


“好。”




展昭一边挂电话一边冲了出去。




颜查散正在局外面的人行道上搀扶一位老人。展昭松了口气。但是随即又觉得那老人似乎有些眼熟。——很像他和白玉堂遇到的老太太张好茹。




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太累眼睛看花了。但既然颜查散没事,他还是放心了一些,停止了跑动,向颜查散走去。


但事情似乎永远都出在你觉得最安全的时候。就在一刹那之间,老人忽然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尖锐的匕首,朝着颜查散的腹部就刺了过去。


因为她距离颜查散很近,而且颜查散完全没有防备,这一下扎得极其深入。颜查散吃惊的连叫都没有叫出来,就捂着腹部,倒在了地上。这才开始呻【^_^】吟起来。




有两个值岗的警【^_^】察听到动静,也看过来。


老太太并没有任何想要跑的意思,只是推开了两步,坐在地上,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你该死!你不得好死!”




展昭反应过来冲了上去,翻过颜查散检查伤口。


匕首刺在胃部偏下的位置,有没有生命危险还不好说。匕首没有被拔【^_^】出来。展昭一边喊着让人叫医疗队,并架开老人,一边按住颜查散伤口的四周。“颜查散,能听到我说话吗?我是展昭。”


颜查散点了点头,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滚落下来。




“很好。你现在就听我说话,明白吗?你会没事的,她没有刺中你的要害。但是如果我现在把匕首拔【^_^】出来,你可能会失血过多。会有些疼,但是忍耐一下就好了。医疗队马上就会过来。”


颜查散眨了眨眼睛,依旧呻【^_^】吟着。展昭知道这他的状况并不是太好。


“你听着,我知道你对我有反感,你必须活着来争取自己的正当权益。你有妻子,有孩子,他们都在等你回去。你必须我坚持住。你听到我说话吗?”




医疗队刚刚从外面赶回来,很快就冲了下来。将颜查散送上了救护车。




展昭回去的时候,白玉堂正因为救护车的警笛声,从楼上冲了下来,“出了什么事?” 他的休息室就在最靠近大门的地方,所以只有他下来了。


展昭简单的回答了一句:“颜查散被刺伤了。”


白玉堂难以置信的皱了一下眉。“他伤的怎么样?”


“我不知道。”


白玉堂很轻微的眯缝了一下眼睛。展昭情绪不太符合他一贯的脾性:“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说着的时候,两个警【^_^】察压着一个老人走了进来。白玉堂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老人看到白玉堂的时候也显得很吃惊。




展昭让两个民警带着老人到审讯室。然后和白玉堂一起走了进去。




“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们……是警【^_^】察?”


“我们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您为什么不辞而别,而且要这么做?难道您这些年来,坚持为您的家人讨取公道,您所期待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吗?”


老人带着云翳和惶恐的眼睛,忽然因为展昭的这句话变得尖刻起来:“你们都骗我!你们都不是好人。”



评论
热度(25)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