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34

猫鼠工作室:

【第十七章  破阵  上】




捉拿钟雄的任务执行得非常顺利。倪继祖和艾虎在钟雄家门口把人给逮住带到了警局。但是钟雄采取了非暴力不合作态度。一句话也不说,问什么都是闭目养神的样子。


周超吕明两只以为有可以看到展昭的审讯表演了,谁知道展昭安排了一下保护李光日的行动,就打了个招呼和白玉堂回去睡觉了。


不但当天没有出现,连着周日、周一和周二三天都没有出现。


周三的时候,展昭是带着病假条来上班的。病假条上大大的敲着G军区XXX医院的盖章。下面还写了一排字,“再有熬夜加班情况者,强迫休假一周!”落款的是韩琦山。




收病假条的是躺在病床【^_^】上带病处理公务的颜查散。


他看着病假条眼睛差点没掉出来。对着韩琦山的名字看了半天,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抬头想问展昭,此韩琦山是不是彼陆军司令韩琦山。 展昭已经不知什么时候丢下了受打击过大的他,自己跑了。实际上,被迫在家憋了三天的展昭比他更郁闷。因为为熬夜一事首先挨骂的是白玉堂,可是白玉堂挨骂了之后,他不但也挨 了骂,而且还挨了三顿骂。


他那个该死的主治医生黄芸。你说不就是没睡好心率和血压有些不正常吗?他可好,一状告到韩琦山那儿,韩琦山打了个电话给白玉堂骂了一顿,不解气,又把展昭也叫到电话边上教育了一顿。结果就是,白玉堂也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好好睡觉,在家陪bobbi。”——展昭觉得白玉堂的重点不是他,而是bobbi……


周一白玉堂去训练的时候,因为心率过快,被展泽调查出来是两人熬夜的结果,于是他又被展泽教育了一顿。至于他回嘴说,事关人命的问题。展泽则是这么回答的:“知道事关人命,你前面几天都干嘛去啦?知道打仗什么最重要吗?知己知彼,料敌先机!我告诉你啊,熬夜它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也不是最好办法。你这样子到了战场上是要吃败仗的!”


好么……这都什么跟什么……


——天地良心,我再也不熬夜了行么……再也不熬夜了……




保护李光日暨捉拿执行杀害MT区民警凶犯的行动代号是“保证”。


赵虎周六上午收到一条来自白玉堂的消息,“找个机警的小警【^_^】察保护严思齐。你保护好他。”


白玉堂的第二句话说得十分模糊。


保护好他中间的“他”,究竟是指谁?




而赵虎似乎没有注意到这样的问题。他回给白玉堂两个字:“了解。”


之后的行动就是通知李光日,并调派市局的警力,在李光日住处附近巡逻。本来李光日说,有一个人晚上陪他回去就可以了。他家有客房。


但是艾虎和倪继祖都坚持对方的杀人行动有所升级,需要更加注意,于是还是调派了巡逻车队。


就这样,相安无事了大约有十多天。


“自强心”组织不知道是恢复了原来的杀人频率还是真的因为引起了太大关注而打算暗隐几日。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但是他们没有动静,严思齐却有了动静。宴皖茹在鉴证科前往严思齐家中搜查的时候,找出了一本自强心组织的六月期刊。刊物从封面到内容,同他们在两个被击杀的“自强心”组织成员车上和炸药包上发现的资料完全一样。东西是在一道墙内隔板中找到的。这再一次体现了宴皖茹超常的观察力。




展昭拖着刚刚开完讲座赶回来的白玉堂,第三次提审严思齐。


面对着铁一般的证据,严思齐终于开口招供了一些关于自强心的情况。其中大多数展昭和白玉堂已经猜到。但也有些他们不那么清楚的,例如组织这一次大规模的对警【^_^】察采取行动,其实是另一个行动的前奏。他们的确想知道国家对于这类事物采取反应的速度。但是他并不清楚另一个行动究竟是什么。


比较明显的是,“自强心”组织完全没有料到市刑侦重案组竟然对事情反应如此及时,还击杀了组织中重要的狙击手。根据严思齐的透露,同时也是重案组多方查证的结果,死去的狙击手名叫孔西行,上一代是自强心组织的组建骨干。因此,孔西行的名字取自唐朝著名诗人韩愈《石鼓歌》中的“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遗羲娥。”旨在警醒后人,做事不可半途而废,当俯仰不愧天地久长。爆炸案之前,组织就撤离了一批重要的人物,孔西行原本在撤离的队伍中,但是却自愿留下,并认为警方不可能查到他们。就算查到了,他也能逃脱并击杀大批击杀的警【^_^】察。 


严思齐本人是负责新闻联络的,在最初进入美哥广之前就被组织吸纳了,正确的说,是自强心在美国的分支招揽了他,并安排进了美哥广。当然这一点,是他后来才知道的。




“我就知道这么些。我的任务是在需要的时间,出面做报道。他们不需要告诉我更多的信息。至于我知道孔西行的事情。是因为组织会通过媒体新闻,加入一定的暗号。孔西行是给我指令的两人中的一个,因此我知道他。”


“另一个是谁?”


“陈天彪。”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认为需要把这个消息也告诉包拯。他们暂时并不知道陈天彪的处理情况。但还是要把知道的告诉上面。




“怎么看?”展昭拿着对方的口供,召集袭警特别小组剩下的组员展开讨论。


白玉堂瞟了展昭一眼。展昭侧头:“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我觉得很奇怪。严思齐怎么突然这么合作起来?——最后还要求我们派人特别保护他。他怎么能够确认那个叫孔西行的真的死了,不是我们在诳他?而且那个组织搞得跟恐怖组织差不多,他就不怕对方发起报复?”


展昭笑着点头。白玉堂咬牙切齿的在下面踹了他一脚:死猫你早就知道,让我来当这个出头鸟,快道歉!


展昭打算装淡定不理他。但是下场很悲惨。——“诶哟~!”会开到一半,主会人突然失声惨叫。众人都吃惊的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白玉堂还装的一脸无辜的扶着他嘘寒问暖。展昭捂着被他踢腾了的脚。嘶着气连声说“没事”,一边瞪白玉堂:你干嘛?!至于吗?


白玉堂笑眯眯的回看他:别瞪你的猫眼,谁让你对着我装淡定。


我没有装淡定!我在开会!


借口!


不争这个了,回去坐好,重新开会。




众人看着两人眉来眼去,就知道这中间有猫腻。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猫腻,但是大抵不过是两个人互相掐架,互相欺负。这事情他们都挺习惯的了。便各自打哈哈的坐回自己的座位。




“小展,小白刚才说的,你也认同吗?”发话的是倪继祖。


艾虎也认真的看着展昭——这事情非同小可。


展昭点头。“严思齐的变化实在太大。而且我们之间并没有对他做过思想工作。查一下最近探望过他的人的。包括给他送东西的人。周超,你负责这件事。”


“好。”


“吕明,你去详细查一下这个孔西行父母的资料。”


“好的。”


“小展,会不会是因为我们抓了钟雄。”


“艾队,这事情性质是一样的吧。”


艾虎想了想,也是。严思齐怎么知道钟雄落网了?那一定还是有谁告诉他了。


“重要的是。”展昭开口道,“除非严思齐说的都是假的。否则他就是做好了被组织追杀的准备。或者,他知道组织不可能会追杀他。”


“什么意思?”艾虎听出一点门道,但是似乎还没有想明白。


与坐的张龙王朝马汉和倪继祖等也都意识到展昭将会说出什么很关键的信息。


“像这类组织,可能具有比较特别的管理方式。比如说,可能只会有几个人知道某一个人是组织的成员。如果那几个知道的人都死了,那么就不再有人知道他和那个组织有关系了。这意味着,不会有人来帮他,也不会有人来杀他。”


“哦……”白玉堂点点头,却不说下去。只是瞟着展昭:原来你不是让我当出头鸟,你是让我当笨头鸟。原来你是觉得,严思齐确认孔西行的死可能不是被人告诉了,而是因为我们展示给他的证据——那本期刊。


展昭绝倒:好歹他是个反特工组的组长。怎么小白这娃就这么一点就通呢?回头自己那点招岂不是都让学去了?不过他还是自我宽慰道,实在不行就让白玉堂养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解释的事情还是由他来做。


解释完了,众人都觉得在理。周超却嘀咕起来:“那还让我查什么?”


“我觉得可能有什么旁证。否则仅是期刊他也不能完全判断。一定有什么相关的线索,这可能可以让我们对那个组织有更多的了解。”


“张龙还有小白,你们去找蒋平,我要你们设法找出严思齐所说的密码,并破译他。”


倪继祖也不理解了:“为什么不直接问严思齐呢?”


展昭摇头:“他不会说。”


“为什么?”


“因为这是他自己的罪证。他虽然告诉我们有密码,但是他可以说自己是按照固定的指示来读那些文字,至于哪些是密码,他不一定知道。可是如果他告诉我们了,性质就会完全不同。我们只要重新听一下审讯录音,就会发现,他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格外留神。”


草~~~~~这都能想到……倪继祖有种想要站起来跳三跳的发神经冲动。这展昭是人么??




会后,展昭将艾虎和倪继祖留了下来,问他们上次让他们去查的几个在京官员的财政情况查得如何。艾虎和倪继祖都是一脸的苦相:“问题肯定有,但是没法查上去了。”




白玉堂一听这答案就头疼。“是吧。那不如这样,拿着他们的名字混在一起抓阄。抓出来是谁就那谁开刀。”


“噗……”他说话的时候艾虎正好在喝茶,于是一口茶都喷了出来,“咳咳,小白,咳咳……,你不要,咳……每次闹个几天失踪以后就语不惊人死不休好不好?咳咳咳……我呛死了算谁的啊?啊?”


“我说什么啦?”


白玉堂很认真的表示,他很正经的在做建议。艾虎又咳嗽了两声,觉得和这个大脑结构非常人的人沟通简直是自找苦吃。索性摇摇手:“没什么没什么。”


白玉堂歪头,一脸严肃:“就是的。”


展昭在一边看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小白你这么一本正经的欺负人,真是太坏了太坏了!某个以为自己在内心替艾虎主持公道的人完全没有发现,他的眼睛中正冒着粉红色的泡泡。以至于,连白玉堂叫他都没听见。


“猫,猫!喵呜~~~”


展昭终于在一声猫叫之后回过神来:“干嘛?”


白玉堂歪头:“抓阄好不好?”


展昭点头:“挺好的,简单实用。回头他们就知道,不让我们调查上去,也是会有人倒霉的。——反正本来就不讲公平。”


“这不好吧……”倪继祖觉得不妥,“他们不讲公平,我们还是要讲的。不然以后不谁都往死里贪了?反正抓不到是运,抓到了是命。”


“量刑还是不一样的好不好?”


“那反正不好,不公平。会产生坏的影响。”


“他们又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找到那个倒霉蛋。”白玉堂说话的时候,一脸的:这话我没说过啊,你们谁也没听到我说过是吧。




艾虎和倪继祖看着展昭白玉堂俩国宝级的无厘头一搭一档。很识趣的认为,在大熊猫发急咬人之前,还是满足它们的要求比较好。


嗯,那么就抓阄吧。抓完了不算,展昭还要再加上一句:“每天晚上回去告诉自己三遍,你们没有抓阄过。过十天,你们就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抓就过了。”




两人赶紧抱着抓阄出来的人的名字,决定准备抓了人再说。


这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叫做以乱治乱。



评论
热度(22)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