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一部 第6案37

猫鼠工作室:

【第十八章 落叶归根 上】




黑暗中,一道黑影出现在民居的走道上。影子行动矫捷,步履轻【^_^】盈,从身高和体型来看,应该是一个二十五到三十五岁之间的年轻的男性。


他停在李光日的门口,取出一根细钢丝,在铁门的锁孔里尝试起来。


不多时候,寂静的黑夜中,发出咔哒、咔哒两声轻响,铁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




屋子里的秦路早被守在远处瞭望的警员通知,起身来到了门口。而李光日也和秦路一起,贴在门边等候。秦路指指屋子里,意思里让李光日到屋子里面,这里他来就可以。


李光日却对他摇摇头。月光透过窗户,两人只能勉强的看到彼此的动作。李光日凑到秦路耳边:“那个组织只是要袭警,我们一起对付!”


秦路觉得有道理,便点头答应下来。




总门的门锁,还在咔哒、咔哒的响动。


李光日躲到门锁边上,对秦路指了指,示意他到门的另一边。秦路回头看了一眼,想确认后退的方向。但就在他转头的瞬间,眼角突然闪过一道寒光,刺痛随即从腹部传来。张嘴想喊,却被一只手捂住。枪被踢开,通讯器随即被对方扯掉。秦路瞪大了眼睛,看着对他突施毒手的李光日。黑暗中,那询问的目光那么鲜亮,充斥着诧异,困惑和苦痛。




李光日手上搅了一下,然后将小刀拔【^_^】出来,把秦路按到门边的墙上,再次举刀向秦路的脖颈划去。


大门的门锁又一次想起“咔哒”的一声,门开了!




秦路趁这时机,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将李光日往外推开。李光日抬脚踢狠狠踹向他的腹部,仍刀拔枪向门口开火。


但门外的人似乎是听到了响动,竟然没有进来。李光日一枪放空。正凝神同门外的人对峙,萎靡在一旁的秦路突然抬脚踢飞了李光日手里的枪,并不知从哪儿又抽【^_^】出了第二把手枪,指在了李光日的太阳穴。“不要乱动!——李队长应该比我更清楚,这种时候乱动的下场。”




秦路说话的时候,大门已经完全打开了。门外不知何时亮起的感应灯照亮了屋内。


而进来的人,竟是王朝!




等屋里人的眼睛略微适应了光线之后,王朝将屋内的灯也打开。


李光日费解的看着秦路——他没有见过王朝,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这、这是怎么回事?”




王朝取出证件(当然不是特侦组那个牛叉的证件):“我是市局的特派员王朝。你被捕了。”


远处拿狙击枪盯着这一切的马汉,将身子直了直。他身边的张龙发了条通讯给展昭等三人。




所以艾虎等三人看到的通讯十分简短:“任务解决。”


白玉堂于是高兴 的振臂一呼。“好啊好啊,明天再审犯人,今天我们出去吃大餐吧!”


艾虎还在一头雾水。“什么任务解决。小白你怎么知道犯人没被当场击毙?”


白玉堂拉着艾虎和展昭往车库走,一边道:“是这样的,猫儿说李光日这事情有些不寻常。因为没有资金出入的信息。”


“诶!对啊!我怎么没注意到这一点。”艾虎很有点恨自己不成钢的懊恼。


白玉堂继续解释:“而且,李光日在第一次知道有这样一份名单的时候,居然没有对自己的名字在上面一事表示出任何的关注,这就更加的不寻常。”


“对啊对啊。”艾虎还记得当时李光日提到有这样一份名单的时候,并没有刻意提起自己的名字在上面,甚至没有说下一个会是他们MT公安局的哪个人。名单不长,按理如果扫到过,不可能不注意到,何况还是自己的名字。这时候什么也不提,未免也太过镇定了。


“嗯,常人一般都至少会说一句。公开信息本身,也可以达到自我安慰的作用。


什么也不说,在我看来,很大一种可能,就是他自己是自强心的成员,发现我们进展顺利,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发现而把自己的名字加到了名单上。


对于MT区的行动,自强心的那张信用卡上没有提前出现金钱交易本身,也佐证了这种猜测。


他们可能已经打算暂停行动了。”插话的是展昭。他对于自己给对方组织成员带去的压力,似乎还颇感到满意。


因为他的插画,白玉堂拿了电话找倪继祖,怂恿他也出来吃饭,并把周超吕明柳明杰也叫上。说收到了好消息,要大家一起出去庆祝一下。


倪继祖本来说不下来。结果刚走到车边打算开门的白玉堂,靠在车门上笑:“那倪组长你还想不想我明儿给你们查案子,想不想展昭给你看案例啊?”


倪继祖沉默了。


白玉堂打开车门,得寸进尺:“请你吃饭还不来。你真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吧。你不来也行,让周超和吕明来把,正好一车能坐下,还环保。”


倪继祖深切的觉得自己被遗弃了……


展昭前头刚引用过多恩的诗句:谁都不是一座孤岛。名人名言的价值在于,他们总是总结出了一些每个人都明白的道理——被遗弃一点也不好玩。


于是勤勤恳恳的市刑侦队重案组的倪继祖组长,就这样拐带上重案组的组员周超吕明柳明杰,决定一起去敲诈白玉堂。




“所以你就怀疑他了?”艾虎坐进车,对展昭的解释想了半天,只憋出这么一句话——展昭的逻辑,实在非常离谱。


展昭歪头:“小白也怀疑啊。”


白玉堂转头对他笑笑:“我纯属瞎蒙。”


“没有,小白你每次的瞎蒙都很奏效。”展昭凑上去亲了白玉堂一口。


刚坐到跑车后排的艾虎抬头看天——嗯,你还别说,这G城的天空真还不坏看。你看,还有两颗星星——居然有星星哎!




展昭自己解释下去。


如果李光日真的是行动目标,‘自强心’会提前一个月开始给执行者支付钱款和进行培训,但是我们并没有找到这样的迹象。而且‘自强心’在木子华的案子上,已经开始大幅的升级行动,没有道理忽然又重新开始遵循原先的案发规律,完全不符合正规的犯罪心理。所以我和小白分析了一下,认为李光日是组织成员的可能性很大。因此让秦路不但穿上软体防弹衣(1),对身体重要的部分,还要加上硬体保护,并要求他将这件事,对李光日也保密。


没有告诉艾虎等,是出于对李光日的身份考量,不希望引起公安内部的相互怀疑。


对展昭而言,猜错了并没有问题,派人保护李光日是必要的。而猜对了,则可能可以救下秦路。李光日的如意算盘,很可能是 找寻某种机会,将身边贴身保护他的人杀死,并指为凶手。这样不但死无对证,也不会引起怀疑。


“那现在李光日被抓了,那个组织会不会狗急了跳墙?”


“不会。你没听严思齐说吗,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测试我们对他们行动的反应。而他们已经将重要的成员撤离了。我想我们应该给了他们一个不小的‘惊喜’。”


白玉堂侧头看到展昭骄傲又霸气的样子,不由心头一动,凑上去也亲了他一口。


展昭把他的脑袋转过去推开:“开车!再被敲窗户就死定了。”


白玉堂嘟嘟嘴,打了把方向盘,把车停在车库不远处,等倪继祖他们跟上。“那现在不开车了。”说完又凑到展昭面前。


展昭眨两下眼睛:你真的把艾虎当空气吗?


白玉堂亲他一下:没事吧,反正咱俩皮都很厚。




艾虎觉得人类的适应能力真是无极限啊。他居然看着两个大男人亲来亲去觉得挺养眼??!


十几分钟的车程后,他们拐到一处环境优雅的处所。白玉堂的车因为太有特色,一下子就让门口的服务生认了出来。


“白少啊,好久不来。”


白玉堂下车。“是啊,还怪想念你们这儿的。”他说着,将车钥匙扔给对方。和展昭艾虎一起,等倪继祖也下了车,拉了人往里面走。


穿过一片小林子和人工的石桥,又走了一会儿,才见到真正的店门。进入大堂,室内装潢得挺低调,灯光也打得柔和,室外沿着水边有石桌。室内还有不少的隔间。




倪继祖在走道上接了个电话。放下后,显得心情不错。


一行人落座了吃了两圈,倪继祖开始要灌展昭和白玉堂的酒。说是喝不过他明儿让小白给他看录像。


展昭笑,点倪继祖:“吃饭不谈公事。”


“拉倒~!不灌酒吃什么饭。”


“这话可是你说的。”白玉堂笑起来,叫上了两瓶茅台——全国稀有的正品茅台酒。


周超吕明柳明杰三个小子开始在一旁起哄。展昭则在那儿装居家好男人,说他要开车,滴酒不沾。艾虎于是和那三个小子盘算着怎么把展昭灌醉了,问出他和白玉堂到底谁当家的问题。


一顿饭吃得一行人都东倒西歪的,最后叫展昭和白玉堂两个把所有人的丑事情都八卦了一遍不算,还把倪继祖和艾虎两个人双双放倒得人事不省。




当然,白玉堂也喝多了,第二天抱着小bobbi就高高兴兴上了警局。


正好颜查散还出院了。一进办公室的门,两人就对着愣了一下。


展昭从容镇定的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工作。


白玉堂眨两下眼睛:“诶呀,颜局你身体好啦。恭喜恭喜啊。”一边说,一边举起bobbi的爪子挥了两下。“今天家里没人照顾它,所以我带它来玩玩。这儿小狗多,它朋友也多。”




颜查散出奇的倒是没生气,反而被白玉堂说得忍俊不禁起来。“没事没事,你要带就带,不影响工作就可以。”


——整风运动的必要性,在于规矩长破水长东。从热学角度论证就是,熵(分子的混乱度)总是一个自增函数,除非受到外力约束。




倪继祖在后面按了一下喇叭,展昭踹了白玉堂一脚,白玉堂于是坐好重新启动车子。




展昭和白玉堂分别收到了马汉发来的email,内容是对李光日的问询结果。


或许是由于没有想到会被发现,李光日几乎对将要到来的问询毫无准备,也完全无法对袭击秦路一事作出任何解释。但是他也拒绝承认和“自强心”组织有任何关系。并反驳说,如果他真的和自强心组织有关系,那么就会知道当天是不是会有人前来袭击。他完全不必自己袭击秦路。间或解释说,他生恐秦路是对方的人,怕自己受到两面攻击,才想要刺伤秦路。


对于李光日家和办公室的调查已经于昨夜展开,但是并没有找到任何同“自强心”有关的资料或是记录。




李光日这边的突破,看来还需要调查和取证的时间。但是倪继祖昨天提到的窒息游戏案却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三个地区刑侦组组员,在得知展昭分析结果后,对市刑侦队肃然起敬,立刻就跟被打了鸡血似的,一个晚上整理出了许多调查资料来。


那么,如过往好处想,颜查散的好脾气或许来自于展白二人的确给市局脸上增光不少。


小bobbi趴在一边的一个沙发凳上,姿态优雅的坐正了跟白玉堂一起对着八个电脑屏幕看视频。四个是孔西行的,还有四个是窒息游戏案的一个怀疑对象。两个地区,在昨天晚上,分别找出了一个同时出现在两起案发现场的怀疑对象。因为是女性,出入时间又和案发时间想去甚远,所以之前完全没有在意。周末将近,他们还有一天的时间可供分析,有了切入点,各调查人员的积极性都一下子吊高起来。希望和迫切感,是促使人们勤奋工作的良剂。




白玉堂一边继续记录孔西行的行踪,展昭一边给倪继祖泼冷水。“这个凶手你们这个周末抓不到的。”


倪继祖跳起来不信:“为什么?”


展昭耸肩——因为小白明儿就要去集训啦。你看他昨晚上逮到机会就请客,今天又和bobbi亲热的样子。可是就算他是猜出来的,他也不能说。只好不讲道理的说:“反正就是不行了。”




这不,过了不到十五分钟,白玉堂也浇了倪继祖一盆冷水。“这四组画面上,你们怀疑对象,是三个人。——拜托,这样子根本找不出来好不好。涉案人没有明显体征……哎等一下……”他说着说着,忽然什么东西从他脑海中划过。


他自己没想明白,展昭就帮他说了下去,“那几个及时被发现的尸体的报案人,都是谁?”——像这类没有正常工作的女性。周末被杀,要发现尸体,大多都要一周之后。可是有几张照片上的受害人的尸体,显得非常新鲜。


“哦,案发后两天之内被发现的案子一共是三起。有两起是同屋发现的,还有一起,是被害者的母亲发现的。就是那个一直追着这个案子的人。”回答的是周超,显然他因为负责这案子,对案件比较熟悉。








展昭点头,没有再说话,而去看白玉堂。


白玉堂笑:猫儿你还想检查我的能力啊?我能力不如你呀,还是你说吧。


展昭瞪他:你怎么可以这样?!多没意思啊。


白玉堂歪头:怎么没有意思?每次都陪你玩才没有意思吧。


Bobbi因为没人陪它看电视,而跳到了白玉堂身上。白玉堂于是又扔下展昭照顾bobbi去了。


展昭愤怒了。跑去把bobbi抱过来:“让它去陪陪局里的那几只拉布拉多。”




众人已经习惯了展白之间的莫名其妙,也不惊讶。


只有吕明问白玉堂:“小白,刚才超人提供的信息有没有用啊?”


白玉堂眨眨眼睛。“把那三起案子前后12小时的录像给我吧。”




注:


(1)防弹衣按材质,分为软体、硬体和软硬结合三种。软体防弹衣的原理同清朝的绵甲其实有些类似,是以高弹【^_^】性材料高速降低子弹的动能。因此这种防弹衣对小刀是不具备防护能力的。


普通的警用防弹衣,是软体防弹衣,因为其余两种穿着十分不便,不可能长时间穿着。





评论
热度(22)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