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小文】昔年情人节

并不甜,别受骗

猫鼠工作室:

【猫鼠】甜甜的七夕情人节


作者:言之者无文




【1】


七夕时下起了雨。展昭收起了临窗那桌的杯子,看向雨棚下挤在一件大衣里的一对情侣。这也算是天许的姻缘了。 
 
都说三十而立,年过三十的展昭却只是在一条并不繁华的小巷里开了一家不大的咖啡馆,吃住在店上二楼。身边的人来了走走了又来,一个也没停下。 
 
包拯很是替他着急,天天扯着公孙策来他的店里卜姻缘卦,后来断断续续的占了一年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来,也就不再提了。 
 
对爱情这件事展昭向来看得很开,说到底也不过是多巴胺的事,急也没用。欧阳春曾经感叹他是那种抱死了一见钟情的老派口味,现在想想倒真是此言不虚: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遇不到,大约就是合该如此了。 
 
倒是智华戳着华夫饼上的巧克力,一语中的:“别折腾了,就算上天真的再有牵什么姻缘线也早就被他自己剪了。” 
 
这话说得令人无法反驳,因为展昭的确并不是一直这么形影相吊。24岁的那个七夕节,一个人裹着雨闯进他刚开张不久的小店。门上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响,唤来到了天神那双少了一根羽毛的翅膀。 
 
【2】 
 
进来的人狼狈不堪,水顺着他的衣角和帽檐大滴的落下来,嘴唇冻得发紫,全身看起来像是结了一层霜。 
 
他走到空调边靠窗户的位置摘掉帽子坐下来,却并没有招呼展昭过去点单。他侧着头看向窗外,半张脸苍白憔悴,但那只黑色的眼睛却明亮的犹如星火。 
 
展昭随便给自己编了个借口送了他一杯热可可,并在人疑惑的投来询问时笑得人畜无害温温和和。 
 
那个人最终什么也没说,他沉默的喝完了那杯可可,戴上帽子消失在了雨幕里。 
 
第二次见到那个人是在一个平常的下午,收拾杯盘的展昭听到有人在敲自己店的玻璃,他抬起头,撞进一片明媚的阳光里。 
 
那个人穿着一件浅蓝色的T恤衫,插着口袋站在窗户外面。脸颊变得红润,那双曾经惊艳了展昭的眼睛里闪烁着年轻者独有的无畏与骄傲。 
 
他向展昭扬了扬下巴,笑得灼灼其华。 
 
下一秒,他一扭身,向着对面店铺边的转角拐去。留下跟在他身后不明所以却又无可奈何的两个中年人匆匆忙忙的向展昭点头致歉,再匆匆忙忙的转身去追赶那个背影。 
 
第三次见面是在展昭的店里。那天客人不多,那个人推门而入,白色的衬衫点亮了咖啡厅的一角。 
 
从那天起,展昭慢慢的开始了解这个人。展昭知道了上次大雨天他只不过是想进来暖一暖,认识了那天窗外的两个等同于他的兄长的中年人,得到了这个太阳一般的人的名字 
 
——白玉堂。 
 
【3】 
 
常说姻缘天注定,就算是自称彻底唯物主义的智华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好像就是月老亲自点的鸳鸯谱。 
 
展昭与白玉堂,一静一动,一溪清泉一团烈火,一个负责笑一个负责闹,折腾的一众朋友大呼受不了。 
 
他们认识后的第三个七夕节,细雨连绵,微风阵阵。展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早早地挂起了暂停营业的金属牌。 
 
白玉堂正缩在角落里捧着手机玩的不亦乐乎,听到锁门的声音猛地抬起头来:“你把门锁了我怎么回去?” 
 
展昭一边整理吧台一边答非所问:“昨天超市牙具打折,买一赠一。” 
 
等两个人从迷迷糊糊中回过神,终于决定把自己从温暖的被子里挖出来扔进浴室时,白玉堂一边扣着衬衫的扣子一边笑得独断专行:“先说好,爷可不用那个赠送的。” 
 
老牛微雨伏柳下,燕子飞入白玉堂。 
 
【4】 
 
虽然很多人都觉得如今便下结论看起来还为时尚早,但展昭确定在他这一生中从来没见过也不会再见到如白玉堂这般的人。 
 
风雨霹雳,恣意洒脱。来了,就一定要大张旗鼓轰轰烈烈,走了,便一定要痛痛快快干干净净。 
 
他们相伴的第七个七夕节,天气正好朗日高照。刚刚做完一杯咖啡的展昭耸起一边的肩膀侧头夹着手机,试图用这个别扭的姿势平稳的将托盘上的杯子转移到桌面上。 
 
他的手抖了一下,杯子里的爱心奶泡晕开了一个角。 
 
任何事物都拥有一个期限,爱情的期限大概就是多巴胺分泌的终点。 
 
展昭并不是那种拼了命咀嚼巧克力的痴男怨女,他会每年如约而至的奉上一朵新鲜的玫瑰,也会坦然的等待它最终消融进泥土里那一刻的到来。 
 
那一刻终会来临,也许就在下一秒,下一分钟,下一小时;在下一天,下一周,下一个月,下一年;在十年后,二十年后,八十年后。他所要做的,不过是耐心等待,欣然迎接。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世界上哪里来的那么多机缘巧合,归根结底不过是合该如此天命所依。 
 
窗外的雨似乎并没有收敛的意识,反而越下越大。展昭将托盘放进吧台,回身决定请外面那对天定的年轻人一人一杯暖手的咖啡。 
 
 
——End—— 





评论
热度(44)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并不甜,别受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