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宝莲灯】玉鼠妖-3 by:梅雨季节我最爱

猫鼠工作室:

3.


        待那小老头消失,那变做刘沉香的人才出现,他并不在这里停留,而是直往桃园深处走去,白玉连忙跟上,只觉得越往里走桃树越少,而那灵气却越浓,等那灵气浓得都结成雾状时,那人才停了下来,白玉定睛一看,只见这里大约只有三十颗桃树,每棵树上只零零星星挂着几个桃子,可灵气却极惊人,白玉不觉有些呆了,那人却一刻不停的从怀中拿出一个袋子,向空中一扔,那树上的桃子便全都飞向他手中的袋子,他见树上已没有桃子便施法收了袋子,也不停留,立刻便驾云飞出蟠桃园,白玉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们已经来到另一个地方,这时那人才把手中的袋子交给他道:“前面不远就是南天门,你自己小心”。说完也不等他答话,就驾云离开了。


 


        白玉这才反应过来,想问他到底是谁,又为什么帮他,却已不见那人踪影。就在这时白玉突然感觉有仙气快速而来,忙将自己藏好,就见孙悟空和刘沉香从自己面前掠过,直向南天门而去。经过自己面前时,孙悟空似乎感觉到什么,向自己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还好刘沉香喊了他一声,他才继续向南天门而去。快到南天门时,孙悟空躲在一棵柱子后面向守将吹出一些瞌睡虫,守将睡着后,他们两人立刻离开天庭。白玉一见机不可失,也变成一只蜜蜂飞出了南天门。


 


        白玉刚离开没多久,天庭便大乱起来,王母娘娘在蟠桃园里找了一遍又一遍,连一个九千年的蟠桃也没有找到,于是也顾不上仪态,坐在蟠桃园就大哭了起来。而同时太上老君已经为了他的仙丹哭的晕过去好几回了。


 


        白玉并不知道天庭这时的情况,他离开天庭后就在最短的时间回到十万大山,刚进入结界,锦儿就迎了出来,看到他毫发无损锦儿立刻拉着他进屋,并亲手设了结界后才笑着问道:“哥,找到蟠桃了吗”?白玉一听大喜,献宝似的将那袋中的蟠桃取出一个交给锦儿道:“你看,九千年的蟠桃,有了它荒尘就有救了”。锦儿接在手上,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将它扔了出去。


 


        白玉大惊,连忙飞身接住,怒道:“锦儿,你做什么”?锦儿却冷冷地道:“你做了什么”?


        白玉见她说话的声音都透着冷气,立刻低下头再不肯多说一个字,锦儿见他又不说话,火气更大,只听她冷冷地又道:“白玉,这一次你不把事情仔细告诉我,我宁肯不要荒尘的性命,也不要它吃这来路不明的东西”。白玉听了她的话,不由吃惊的道:“锦儿,你怎么了”?说着就要去抱她,锦儿却一把推开他哭道:“你知不知道去天庭盗蟠桃的后果?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给你惹来杀身之祸?在这世上我只有你和荒尘两个亲人了,荒尘如今这个样子,你若再有什么——我不知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白玉这时才知道她是在为自己担心,于是他走过去将锦儿拥入怀中道:“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接着伏在锦儿耳边把自己在天庭的经历仔细的向她说了一遍。锦儿却有些不信,又问了他几个问题,最后才相信他。白玉见锦儿终于不再生气了,立刻找来程尊者为荒尘疗伤,当程尊者看到蟠桃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了,心想——难怪他连烈火蟒都看不上。


 


        锦儿看到他的神情轻轻地问程尊者道:“尊者见多识广可能看出这是什么东西”?程尊者一听她的话,伸手接过蟠桃看了半天道:“王后说笑了,一个桃子而已,若王后喜欢明年桃子成熟之时,我差人给您送些去”。锦儿笑道:“尊者有心,白锦在这里先谢过了。小儿的病——”程尊者忙抢着道:“王后放心在下一定尽力”。


 


        日升日落,转眼一年已经过去了,想起过去的一年,白玉不由有些感慨,他怎么也没想到,伤害荒尘的居然是他的亲生父亲,而原因居然只是因为一个女子的挑唆,更令他想不到的是,鼠王居然在临死时告诉自己,他已经恋慕自己千年了,而他之所以娶锦儿也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孪生妹妹,白玉听到这话吓了一跳,万分庆幸当时锦儿不在。可心中却总觉得有愧于她。


        所以在帮助锦儿安顿好白鼠族的事情后,白玉不顾锦儿的挽留毅然离开了,临走时锦儿依依不舍,一定要白玉答应她会回来参加荒尘的化形礼,白玉爽快的答应了,其实就算锦儿不要他答应,白玉也会回来的,因为锦儿和荒尘也是他在这世上唯二的亲人。


 


        刚离开白鼠族,就碰到一个小妖,白玉见他似乎是要去白鼠族,便拦住他问他有什么事,没想到那小妖居然认识他,随即将一个请柬交给他,便急着去了其他地方。


 


        白玉打开请柬一看,居然是牛魔王请白鼠王去赴宴的,他心想荒尘还小,锦儿能力虽强但到底是女子,而牛魔王又与自己相识,不如就由自己替锦儿走一趟吧。而且牛族是所有妖族中唯一不会被仙气束缚的种族,也许在他那里还能打探到那个人的消息。想起那个人,白玉也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很感激他帮自己偷得蟠桃,可是又有些恼怒他的戏弄,甚至在午夜梦回时梦到过他真的用八抬大轿来迎娶自己,更可恶的是自己居然真的上轿了,早上起来时还发现自己睡裤上有些奇怪的东西,差点没吓死自己,再加上那段时间本就是鼠族的发情期,走到哪儿都能听到奇怪的声音,弄得生性爱洁的自己极不舒服,而这些全拜那人所赐,所以,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找到那个人。


 


        想到这里白玉再不迟疑,架起云来直奔积雷山而去。


 


        才靠近积雷山,白玉便觉得奇怪,从积雷山方向居然有很浓的仙气飘散出来,虽然不像天庭那样浓郁,可也不是几十、上百个仙人能散发出来的,白玉小心的接近,一看大惊,满山都是天兵,怕有十万吧。再看对面,牛魔王带着牛族的妖兵严阵以待,在他的旁边似乎还有些人,白玉仔细一看,虎王、狼王都在,其他的人因为距离太远实在看不清楚,而在中间的战场上红孩儿和哪吒正战在一处,正奇怪,这些妖王什么时候如此大胆,居然敢正面和天庭为敌了,忽觉身后妖气阵阵,回头一看,狐王带着几百侍卫远远的驾云而来,牛魔王一感觉到有人来,立刻亲自迎了出来,只听他大声道:“贤弟高义来助我积雷山退敌,老牛真是感激不尽”。狐王似乎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牛魔王拉走,其后的侍卫也只好紧随其后,走在最后的两个侍卫还在小声议论——不是说来赴宴吗,怎么变成退敌了。


 


        白玉这才想起那张请柬,原来这些妖王是接到请柬来赴宴的,到了地方发现不对,再想退走已经来不及了,再看看他们的穿着,白玉不自觉的笑了出来,那些妖王一个个穿着华丽,哪里是来助阵的,明明就是来赴宴的。他同时也庆幸自己拿了那张请柬,否则锦儿若来了,怕也和那些妖王一样进退两难吧。白玉本想退走,眼前却突然飘过那人的笑容,他忽然想道——这么多天兵天将他会不会也在其中。


 


        想到这里,他又退回去躲了起来,一会儿鹰王也带着侍卫来了,众妖一听赴宴变成退敌,立刻人心惶惶,谁也没发现队伍里多出一个人来。


 


         进入积雷山后,白玉便找了个角落,猛然一抬头,还没开始找,就见到那人一身银铠,身披墨色大氅,头戴飞凤冠,端端正正的坐在众天将中,在他的脚下还卧着一个人,白玉一见立刻气红了眼,原来他脚下卧的不是别人,正是哮天犬。


 


        白玉狠狠的瞪着他,心想——好你个杨戬,原来从一开始就耍着爷玩,亏得爷这一年里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就怕你因为爷的事受到牵连。


 


         杨戬突然感觉到一道带着强烈恨意的眼光直射向他,他不觉心中一冷,眼中也带着无数冰刀的回瞪回去,四目相交,两人皆是一震,白玉只觉得心口闷得生疼,那种冰冷不光是从眼里发出来的,他是把心冰冻过无数遍以后才能从心的最深处发出来的,白玉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只想把他拥进怀里,用尽所有的力量去温暖他,保护他,将他心中的那块冰融化。


 


        只一眼杨戬就认出了白玉,甚至不需要开天眼去看,那双眼睛仿佛已印在心中,而他眼中的恨意似乎也和别人不同,别人眼中的恨意像冰,让他的心一遍遍发冷,而他的正好相反,似火,使自己已经感觉不到一丝温暖的心不自觉的发热,想起上次见面的情景,杨戬的嘴角轻轻地扬了起来,还好这时别人都在看着场中的比斗,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白玉注意到杨戬扬起的唇角,也想起来上次见面的情景,心中的感慨立刻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越烧越旺的火。他真想立刻冲上去一拳打掉他的牙,看他以后还敢那么笑。可是他清楚现在的情形不允许自己这么做,只能强压下怒火,继续狠狠瞪他,希望能在他身上烧出几个洞。。


 


        就在这时场中的比试也有了结果,哪吒破了红孩儿的火焰阵胜出。



评论
热度(22)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