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中部-第一案2

猫鼠工作室:

第二章 真假恐慌




“小展,这份东西你拿去看看,有没有兴趣。”一个月中的N+1次,包拯扔了一份厚厚的提案,打发特侦三组,精力旺【o(* ̄︶ ̄*)o】盛却没有案子提神的组长展昭。


提案的内容,从新产品的市场推广,到社会调研的可靠性研究,从outlets的管理建议,到名牌效应的社会心理映射研究。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展昭看着这厚厚的纸头,颇感无力:“我真的不介意放两周带薪假期。十二月初我还有个国际学术会要开呢。放假可以好好准备。给我国增光添彩!”


展昭找了一堆借口,结果被包拯冷冷的五个字打发了:“这恐怕不行。”


就知道!展昭心里咒骂一声:“那我打的报告呢?”


展昭因为最近案子比较少,所以向上级申请,想要建立一份中国人的犯罪心理资料库。罗伯特·K·雷斯勒(Robert Ressler)(1)在上世纪80年代就为美国完成了这项工作。犯罪心理侧写(criminal profile)在上个世纪,在英国人保罗·布里斯托和美国联邦调查局匡迪科研究所协力发展成为一门新兴的犯罪心理研究学科。在大约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为刑事破案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时至今日,依旧是犯罪谈判所仰赖的重要手段。但是在破案方面的地位,已经被现场分析的生化研究手段所取代。


但是展昭依旧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心理侧写能够对警力的配置和破案的速度起到极大的作用。他在空闲时间里,除了以几个笔名写了几篇论文外,还搜集了一些警方的案底,以数据的形式证明,犯罪心理侧写,在刑事侦破以及犯罪交涉方面的价值。每年至少三千七百万美元的人力物力的节省,是他经过分析比较后得到的数据。而对中国形势下特有的犯罪心理,一套完整的心理资料库,是提供正确侧写的最大保障。他因此写了一份报告,希望引起上级的重视。


不过在包拯看来,展昭说的即使有道理,心理侧写【o(* ̄︶ ̄*)o】真正发挥到刑侦上的可能性,也非常值得怀疑。不过这一点展昭其实想必也知道,他不过闲着发慌:“你报告才打了几天啊?”


展昭真的是想要做点事。所以也只能抱着那摞厚厚的提案回自己的办公室。




进门,特侦三组的打酱油副组长白玉堂,正在办公室里打酱油。


看见展昭又抱了一摞资料进来,幸灾乐祸地一边继续翻着手里空气动力学论文,一边喝了口茶:“组长。我看我是不是可以请假几天。反正也没事儿。”


展昭白了白玉堂一眼,将包拯送给他的话成功转手:“这恐怕不行。”


把文件放到桌上,问边上正各自干着私活的队友:“今天有没有任务?”


“哪来的任务啊。”赵虎往椅子上一靠,将自己的屏幕转向展昭,“只看到论坛上有替罪犯们表示亚历山大的帖子。”


屏幕粉红的底色上,大字赫然:“亚历山大!要忍耐,不能去撞市刑侦队的枪口。”署名“罪犯ET”。


下面跟帖“同忍。——ET二号。”


再下面一条是“打算去撞枪口,为同行创造机会。——UFO。”




展昭扫了一眼。指指赵虎:“跟他们说,这样子也妨碍司法的啊!”


赵虎真就打了条回复:“咱头儿说,cos罪犯也犯罪!——市刑侦队某甲。”


不多时候,下面回复了一条“于是名字坐实鸟~。——罪犯ET。”


赵虎边给展昭看,边讽刺展昭:“展组,您的心理学知识是不是该update一下了?”


“胡说!你懂什么,知道什么叫以不变应万变吗!——看看咱头儿!”这是张龙。


“就是啊。再说了。人家是ET,咱队长只研究本星球产物。”这是王朝。


就连一素沉着正派的马汉,也一本正经的来了一句:“建议让他们都坐UFO走吧……”


白玉堂抬起头,高兴地表示支持:“这个想法正点!”




一组人哈哈哄笑做一团。展昭转头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无聊。“没事你们自己研究自己的专业吧。不是都有专长的吗。”


众人又调笑了一阵,开始各自干活。偶尔彼此交换一下意见,众人的专业领域相似,虽然细分部分不同,但还是可以给彼此提供意见参考。




展昭无聊地翻着手里的资料。——免费顾问啊。说起来他如果真去做顾问,工资可比现在要高多了。包拯那就是压榨劳动力!


不过算了,好歹闯祸了之后还要他盯着呢。展昭想想这买卖其实不亏。


突然,一阵歌声响起。“我爱你,爱着你,就是老鼠爱猫咪。——爱我你就接起我,爱我你就按下我……”是展昭的私用手机铃声,还是白玉堂唱的。《老鼠爱大米》+《爱我你就抱抱我》,难得这个五音不全的居然没有走调!


全组抬起头来,纷纷看展昭和白玉堂:组长们,你们也太高调了吧。


白玉堂笑眯眯地看展昭:原来是录了去当铃声的,回头自己也要让他唱一个。




展昭拿起来一看,是赵祯打来的。


“哎,你是展昭吧?”这是上次他被白玉堂代听电话忽悠了的后遗症。


展昭好笑:“是。”


“你知道顾濬不?Y大的心理学教授。”


展昭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三【o(* ̄︶ ̄*)o】点水加一个睿字的濬?”


“是啊。”


顾濬的专业临床心理学的,和展昭的交集不多。好歹算是同行。”知道一点。”


“他接了一个病人。说想找个做犯罪心理学的人看看。国内这方面人不多,他就想到了上次破雪山那个案子的你。问你有没有空。”


展昭一听,嗅到了有活可干的味道。立刻来劲了:“有!把他电话给我。我打给他。”




赵虎给张龙使了个眼色:哎,听听,好像有活干了。


张龙正经地摇摇头:是组长有活干了,不一定是我们!




果然如张龙所料。联系上顾濬后,展昭和他约在咖啡厅面谈。交待一声后,某组长撂下所有的组员,兴冲冲就独自出了办公室。


也所以,他一走,副组长白玉堂立即大手一挥:“大家玩去吧,手机随时待命。”


于是在组长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特侦三组的组员都放羊去了。






顾濬看到展昭的时候有点惊讶。“真是没想到,赫赫有名的国家武装特别侦察队的三大组长之一,居然这么年轻!”


赵祯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展昭略微囧了一下,然后才想到,顾濬知道他,是因为雪山的那起案子。所以当然也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您可以当我面嫩。”展昭优雅一笑,正色问,“是什么情况,顾老?”


“是这样。”顾濬一边说着,一边坐下,“病人名叫邹燕,19岁。两周前在一次爬山的时候,突然惊恐发作。


我详细问了她过去的经历。也和她家人、男朋友和学校里的同学做了沟通。没有发现可能引起她惊恐的事件。”


聊了几句,服务生过来。展昭要了一杯和顾濬一样的君山银针。顾濬介绍说这里的蓝山不错,展昭想到今天早上起来喝了杯espresso结果胃疼被白玉堂看出来,唠叨了一路,想想还是算了。


就着茶聊了几句闲话。银针上来之后,两人继续讨论起来。


展昭详细的询问了邹燕的情况。家庭情况,经历,平时表现,甚至询问的方式。是不是找对了人,提问方式有没有可能误导。等等。顾濬都一一作答。


两人越谈越对对方的专业知识感到认可。说着说着,可能引起邹燕惊恐发作的事情,都被两人一一排除。展昭也更加深刻的感到了顾濬的困惑。


“我就想请你看看。会不会跟犯罪心理有关。或者是,目击过什么特别恐怖的场面。”




犯罪心理,或者是目睹犯罪现场,会不会引起惊恐发作?


这个想法,令展昭觉得振奋。可见顾濬的确对这个问题想了一阵子了。


国内教授鱼龙混杂,大多数牌子很大,知识很少。像顾濬这样,能一个问题问到他来劲儿的,着实不多。展昭很高兴,好的问题,能活跃他的思维,激发他的灵感。而灵感,是他获得愉悦情绪的主要途径。




目击犯罪现场,是惊恐发作的诱因之一。而且这种诱因,可能被当事人的心理防御(2)干扰,无法被直接的询问出来。但是以顾濬的研究手段,如果问了两个星期都没有寻着蛛丝马迹,那就非常奇怪了。




至于主动犯罪的心理……他倒是真的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些罪犯确实有臆想症,觉得自己是为了逃避被害,或者接收了什么指令才犯罪,甚至有的罪犯对自己所作的事情也感到困惑和难过,但是他们都无一例外的,从来不曾承受任何惊恐和神经性痉【o(* ̄︶ ̄*)o】挛。


“从经验来说,我会倾向于目睹过犯罪现场。”


“我也这么想。可是不可能她身边一个人都不知道啊。甚至她的家人、同学,都没有明显感到过她有什么时间表现得情绪异样。这个不可能吧。除非是有过经验的人,否则如果是被动承受某个犯罪过程,多多少少身边的人总是能够发现点什么的。”


展昭认真想了想。点头认同顾濬的想法。


确实没有先例。反例倒是有很多。实际上,人们通常比自己认为的要敏锐许多。就算主观不曾察觉到什么,由顾濬去问,也能够寻找到处蛛丝马迹。


“或者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可能?”


惊恐发作的原理同甲状腺分泌物异常导致的神经性痉【o(* ̄︶ ̄*)o】挛相关。这种条件下,“如果排除生理上的病变,我暂时想不出其他可能。”


“那你有没有兴趣去见见那个邹燕,看看从你的专业能不能问出什么来?”


“当然。现在吗?”


“嗯,可以再等一会。我和她约的是每周四的下午。她没课。”


“行。那我们就先找个地方吃午饭。”


顾濬找人来结账,却发现展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帐结了。




“咦?你什么时候干的?”


“在您不知道的时候。”展昭说完优雅地一笑,摆了个请的姿势。


“那中饭我请。”


“顾老见外了不是。那你给我介绍工作,哪能还要您请客?”


这一说,就是落落大方地暗示了他对顾濬的感谢。顾濬不由地一笑。这个展昭真是不简单又很讨人喜欢呢。后生可畏啊。




“诶,你跟赵祯是雪山那次认得的吗?”有的人认识十年依旧陌路,有的人聊上几句便可交心。顾濬相信展昭值得交。值得交就意味着可以开始八卦。


而这种值得的感觉,通常都是相互的。“哦。没有,我爱人跟他特熟。”


“哦。”顾濬打量这嘴角含笑的展昭,“你跟你爱人感情很好啊。”


展昭不由的就笑:“顾老见笑了。您开车吗?”


既是岔开话题,也是快到停车场了。


顾濬和老伴都住在学校里。平时不用车,有事出门自然有人接,所以就没有要车:“不开。装知识分子,没事也要念叨念叨环保不是?”


“哟。那我开了。”


两人看对方一眼,都哈哈笑起来。




走了两步,来到了展昭的辉腾(3)边上。


顾濬哟呵了一声。“这‘大桑’好低调。”


展昭哈哈大笑。“太高调了不好。”展泽最近勒令展昭和白玉堂低调行【o(* ̄︶ ̄*)o】事。展昭于是把兰博基尼掖掖好。正好展辉有一台空着的辉腾,就先用过来。




打开车内的空气循环系统和车载GPS,展昭让顾濬指路。


然后在车载巡航系统中输入地址。


“哎,问个私人问题啊。”


“什么?”


“你觉得赵祯是不是应该给他儿子找个娘了?”男媒婆三句不离本行。尤其是得知展昭自己家庭美满,更觉得对方是“劝降”赵祯的好人选。


展昭打方向盘倒车上路:“想要我做您的说客?”


“呵呵,是啊。”


“行啊。他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娶一个了。您介绍的人靠谱吗?”


“要不你也把个关?对小孩子也好的。”


“顾老真是会利用资源啊。行,您看人我信!有空我去说说赵祯。”


其实展昭还有个小算盘:赵祯找个老婆,就不会没事干总骚扰白玉堂了! 






找到邹燕后,展昭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用的还是曾熊飞的身份。这个身份既是大学的客座讲师,又是警方的特约顾问,比较合适。顾濬一看:霍!这国家特侦队假身份做得可真到位啊!他说怎么这曾熊飞只看文章不见人呢,搞半天是眼前这人的假名啊!


“顾医生很关心你的病情。特别找到了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其实就展昭那张脸往那儿一摆,基本是个姑娘都拒绝不能。


顾濬带他们到医务室里已经约好的诊室。展昭在房间里面问,他在外面旁听。一般这种问话,一个人问病人的信任感会强很多,说的话也会多。


“那天的事情你记得吗?”


“记得。”


“你看到了什么?”


“刀光。”邹燕显得有些紧张。她侧了侧脖子,像是想要躲避什么场景。


一道锐利的光影划过邹燕的眼前。嫣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撒了满地。很多血。


她的眼睛急速地转动着,两手也不自觉地握紧。“很多血,很多血。啊————”




展昭伸手握住她的肩膀:“没事。你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没有人能伤害到你。有人拿着刀,是吗?”


“很多人。很多人。很多血。很危险。”邹燕开始惊惶地颤抖起来。“他们要杀人,他们要杀人。他们要杀邵杰!快跑,快跑。快跑!”


展昭拍着她的肩膀,安抚她的情绪。继而用很温和的声音问道:“邵杰是你的男朋友?”


“嗯……”邹燕点点头。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他吗?”




邹燕犹豫了一下。继而惊恐地尖叫起来。展昭知道不能再问下去了,便拍拍她的肩膀,设法让她平静下来,回到现实。




看着邹燕渐渐平复,展昭心中却是翻腾起来。这情况,果然和普通的惊恐发作不同。一般的惊恐发作,病人并不会有具体害怕的对象或者场景,因为那只是因为心中压力过大,而产生的一种神经反应。也就是说,那些人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这一点,邹燕显然是不符合的。


但是症状却又与惊恐发作相同。而且从她的肢体反应来看,并不像是说谎——这个邹燕,一定有过什么他们都不知道经历!




“以前有过这种害怕的情绪或者错觉吗?”


“没有。”邹燕摇摇头,眼神显得很肯定。


这就令展昭越发觉的不解。从顾濬的调查得知,邹燕近来的生活并没有巨大的变化。不管是惊恐发作还是犯罪心理,都解释不通。犯罪心理的突然触发一般都有诱因。这种没头没脑没遇到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就突然思维脱轨是没有先例的。而惊恐发作就更没有道理了。亲历犯罪现场的记忆重组是最合理的解释。但是怎么可能她身边的人都没有发现异常呢?!


人从经历一件意外,到大脑对信息作出反馈,中间有一个过程。依照不同情况,可能需要经历1-7天的时间。可是从顾濬了解到都情况,邹燕近十年来,从来没有出现过身边长期没有熟人的情况。虽然顾濬不方便对她生活的细节进行了解,但是至少这个情况由她的父母反馈过来,应该是比较可靠的。




不过由于邹燕现在正处于恋爱的幸福期,顾濬根据惊恐发作的常规治疗手段,并没有详细了解邹燕除了邵杰之外的感情经历。


而如果邹燕觉得对方要杀的人是邵杰,这事情又和犯罪经历有关,事情可能就会不同一些。


“在邵杰之前,你还有过男朋友吗?”


“嗯。”声音听起来并不高兴。


展昭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可以问你,曾经有过几个吗?”


“就一个。”


“你们在一起,遇到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他挺自私的。我喜欢他,但我觉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不会幸福。”


“比如?”


“高中毕业的时候,我们跟他出去玩。我们去爬华山,我因为喜欢拍照,爬得有点慢。他从来都不知道等我一下,每次都管他自己,要我追他喊他。后来天黑了,我们还没到山顶,他还一个劲数落我。”


“邵杰呢,是不是总是很关心你?”


“是的。他是个非常好的人。”


当一个很好人陪在身边的时候,却产生惊恐发作的症状。


一个好人会成为心情脱轨的诱因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除非他和顾濬都遗漏了什么,不然——




出于任何一种原因,展昭的心底泛出了一个不详的答案。他长年在心理学方面建立起来的信心告诉他,这,就是可能,就是理由!






注:


(1)罗伯特·雷斯勒(Robert Ressler)上校,作为FBI前犯罪学专家,曾于70年代早期在FBI成立了行为科学组,并在之后的十年间,走访监狱,研究了大量暴力罪犯,从而完成了犯罪方法和动机的资料库,犯罪分析由此成为重要的侦破工具。雷斯勒还完成了多本著作,并为世界各地担任刑侦顾问。《红龙》、《沉默的羔羊》和《汉尼拔》的很多细节都源于他的研究和调查。《动机杀人》的编剧伯肯坎普回忆:“有一天罗伯特交给我一摞录像带,这些都是他与连环杀手会面时的情景,实在是令人不安,因为我能想象到的远不及他们所做的,这些录像教给我,真实的生活是杜撰不出来的。”


(2)心理防御:psychological defense mechanism 是指个体面临挫折或冲突的紧张情境时,在其内部心理活动中具有的自觉或不自觉地解脱烦恼,减轻内心不安,以恢复心理平衡与稳定的一种适应性倾向。


(3)辉腾:大众汽车公司生产的顶级豪华轿车。价格在 150-300W之间。车型外观和帕萨特十分相似。因为它实在太低调了,经常被人误认为桑塔纳,在国内闹出过多起笑话。



评论
热度(34)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