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猫鼠/宝莲灯】玉鼠妖-5 by:梅雨季节我最爱

猫鼠工作室:

5.


        杨戬想不到他就这样离开了,听到牛魔王的叫骂,他只是苦笑了一下。


 


        心中却不由得想到,有多少年了,自己不曾真正的生过气了。嫦娥的拒绝,他早已预料得到,虽然心里还是不舒服,可也绝不会提着三尖两刃枪去找她;三妹的事一出来,自己只是想尽办法解决,却不曾真的生气,可今天自从看到那些妖王围着他不放,自己的火气就直往上冒,知道胡伟进过他的房间,自己恨不得立刻提着三尖两刃枪去找他,让他魂飞魄散。


 


        杨戬不是白玉,他成过亲、暗恋过人,三界中这样那样的事,他处理的太多了,所以当他开始想的时候立刻就明白了。脑中不由得出现第一次见面时,白玉的戏言——爷等着你八抬大轿来迎,只要你敢,爷奉陪。杨戬不由得笑了,他在心中对白玉道——你等着,天条修改之后,杨戬立刻备上八抬大轿去迎你,到时你可别逃。 


 


        时间过得很快,白玉躲在这个小岛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也不知道究竟有多久了,只是觉得烦,一种说不出的烦,杨戬的影子不停的在眼前晃动,晃得他更烦。


 


        他知道自己是喜欢杨戬的,在还不知道他是谁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他了。等再见面时杨戬的眼神刺痛了他的心。他不想再看到那种眼神,他想要杨戬把心中所有的苦闷都发泄出来,他想替他分担一些。


 


        当时他不曾多想,只是凭着直觉想融化他眼中的冰冷,等他发现时,杨戬已经在他心底生了根。


 


        可他也清楚,自己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


 


        他是三界的司法天神,掌管三界律法,同时也受天规所缚,他的母亲和妹妹都因为一个情字而深受其害,所以他绝不能让他也遭遇同样的事情,他无法想象他也像他的母亲和妹妹那样被压在山下。可是要怎么做才能忘了他呢?


 


        白玉大喊一声,手中白光一闪,一棵碗口粗的大树拦腰而断。而树边的空酒坛也被倒下的树干压了个粉碎。白玉也不去管它,只是将手中的酒坛向空中遥遥一敬,满口酒气的道:“杨戬,来,爷敬你”。说着就将酒坛扔向空中,人也同时倒在地上睡着了。


 


        半夜时分,天空突然狂风大作,眼看着大雨就要落下来。白玉突然大叫一声:“杨戬——”紧接着从地上一跃而起,下意识一摸额头,手上全是汗。他看看四周,见自己还在那个小岛上,才松了一口气,口中喃喃道:“还好是个梦”。


 


        再看看狂风大作的天空,他突然心绪不宁,梦中浑身是血的杨戬又出现在眼前。


 


        白玉再顾不得其他,起身架起云就朝积雷山而去。他告诉自己——去牛魔王那里探听一下天庭的动静,只有杨戬无碍,自己才能放心。


 


        天亮时,积雷山已经近在眼前了,白玉看一眼自己一身的脏污,施了一个法术,那个浑身灵气的白玉就又回来了。


 


        一进积雷山白玉就觉得不对,原本满山的小妖如今一个也不见,一直到芭蕉洞附近,才看到一个小妖在打水。白玉拦住那小妖想问牛魔王的去处,没想到那小妖一见他立刻道:“白爷,您怎么现在才来,我家大王三个多月前就带着各路妖王去攻打天庭了”。白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问道:“你家大王去那儿了”?那小妖道:“天庭呀,我家大王和各路妖王全去天庭了,白爷来不是要帮我家大王去攻打天庭的吗”?


        白玉不屑道::“各路妖王去攻打天庭,只怕他们还没进南天门就被仙气净化了”。那小妖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白爷还不知道呀,刘沉香不知从那儿弄来一个法宝,可以暂时遮住天庭的仙气,如今的天庭已经没有仙气了,妖族可以自由出入”。白玉听后大惊,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可他依然不动声色的又问道:“你家大王如今还在天庭吗”?小妖想了想道:“听说刘沉香三个月前到处寻找开天神斧,如今应该在昆仑山附近——”小妖话没说完,一抬头眼前哪里还有白玉的影子。


 


 


        白玉刚到昆仑山,就感觉远处有很强的法力波动,他用最快的速度靠近一看,只见刘沉香一斧劈下,杨戬便倒在溪水中,鲜红的血液瞬间便将溪水染成红色,杨戬也随即失去了意识,紧跟着一个拿着钉耙的少年冲上前去,想再补上一耙,却见白光一闪,原本已经快打在杨戬身上的钉耙,被这白光一挡,连人带耙被震的摔了出去。


 


        场中人见状立刻警惕的看向白光发出的地方,手中的兵刃也纷纷戒备起来,牛魔王同时扬声问道:“何方妖孽”?却听一个清朗的声音笑着道:“牛大哥的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随着声音,白玉出现在不远的地方,牛魔王一见白玉的笑脸,浑身立刻酥了起来,差点连手上的兵刃都拿不住了。他连忙迎上去道:“贤弟,你怎么来了”?白玉猛然瞪他一眼道:“牛大哥,攻打天庭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小弟一声,是瞧不起小弟吗”?牛魔王见状忙赔笑道:“贤弟误会了,我曾派小妖四处打探贤弟的行踪,这不没找着吗;我还曾亲自去白鼠族找过,锦儿说贤弟有好些日子没回去了,他也正在到处找你呢”。


 


        白玉担心杨戬的伤势,心中焦急,可他清楚——如果今天他不能说服这些人让他带杨戬走,这昆仑山就是他和杨戬的葬身之地。于是他不动声色的道:“如此说来倒是小弟误会了”。白玉话音刚落,那个拿着钉耙的少年便冲过来骂道:“何方妖孽居然敢偷袭本太子”?一边骂一边冲过来拿钉耙指着白玉,牛魔王见状立刻挡在白玉面前道:“八太子,你想干什么”?八太子依然指着白玉道:“他刚刚阻止我杀杨戬,他分明和那杨戬是一伙的”。


 


        牛魔王回头看了白玉一眼,转过身道:“不可能,白贤弟在上次天兵天将攻打积雷山时,还和杨戬大战一场,最后还被杨戬那小人所伤,他怎么会和杨戬是一伙的”?这时孙悟空却道:“好了,你们别吵了,让他自己说,他为什么要挡着八太子杀杨戬”?


 


        这时场中所有的眼光又都集中在白玉身上,只见白玉轻笑一声对八太子道:“其实我刚刚不只在救杨戬,同时也在帮你和我自己。”“放屁”。八太子怒喝一声,一耙又向白玉打来,还没等牛魔王再拦,孙悟空已经抓住他的手道:“八太子,稍安勿躁,听他把话说完”。


        白玉见状也不理会八太子而是朝刘沉香道:“沉香,杨戬是你什么人”?刘沉香一愣,之后大怒道:“我不认识那卑鄙小人”。白玉却轻笑道:“不管你认不认识,都改变不了他是你舅舅,是你娘的亲哥哥的事实。你娘曾经和他相依为命几千年,也许她现在因为杨戬拆散她和你父亲的姻缘而恨他,可是再过几千年呢,也许不用再过几千年,只需几百年,当你爹阳寿已尽,你娘却依然是三圣母的时候,她会不会后悔,后悔因为这短短几百年的欢愉,而害死了相依为命几千年的亲哥哥,到时你要她如何面对你——一个杀了她亲哥哥的儿子”。


 


        听了白玉的话,刘沉香不以为然,孙悟空、牛魔王、哪吒和梅山兄弟的头上却冒出了冷汗,他们都是活了几千年的人,他们清楚时间的可怕——在时间的长河里,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什么样的情感都可能改变,唯一不变的就是血缘;他们也知清楚杨家兄妹的感情,所以,谁也不敢保证在未来无尽的岁月里三圣母不会后悔,就连他们——


 


        孙悟空突然抬头看了看还倒在溪水中的杨戬,突然一股凉意从心底升了起来,他又看了看白玉,见白玉也在偷偷地看着杨戬,眼里的担心是不容错认的。他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刘沉香突然发现昆仑山的气氛因为白玉的一席话而改变了,他担心今日救母的事情又有变故,所以他立刻开口道:“你——”话未出口,人就被孙悟空拉到一边,只听孙悟空对白玉道:“你说了这么多,难道想让我们就此放过杨戬不成”?白玉一听孙悟空上钩,也不敢大意,轻笑着道:“你们放不放过他,与爷不相干,爷只要你们别弄坏他的尸身就行”。“怎么说”?白玉又是一笑道:“上次在积雷山,爷被杨戬所伤,一直未曾痊愈,这次来找牛大哥,本是想向他讨几具天将的尸体练功,如今——”白玉别有深意的看了杨戬一眼,眼中的笑意是前所未有的浓,使场中所以人都觉心头一震。


 


        牛魔王听白玉道明来意,再看看场中情形,立刻笑道:“贤弟的话不无道理,依我看,不如就依贤弟之言将杨戬交给他吧”。白玉一听再不迟疑,走进溪中抱起杨戬就要离开。这时却听刘沉香道:“慢着”。白玉眉头一皱,回过头时脸上却笑容依旧,只见他一挑眉道:“怎么,沉香也想拿他练功”?刘沉香一愣,道:“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龌龊”。白玉面上一冷道:“龌龊之人告辞”。


        话音刚落,他已驾云飞上半空,刘沉香岂能容他这么离去,他不顾孙悟空的阻拦,立刻驾云追了上去,并挡在白玉面前,白玉大怒,也不停留,只是手中白光一闪,一把通体雪白的宝剑便向沉香刺到,沉香慌忙举起开天神斧挡住,剑斧相交之后,沉香只觉双手一麻,开天神斧脱手向远处飞去,而白玉再不停留,驾云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转眼间就消失了。只留下在地上观看的众人目瞪口呆,谁也没想到刚刚打败二郎神的小英雄居然在一招之间就被人震得兵刃脱手。连在天庭通过水镜观看的众人也议论纷纷,猪八戒连忙将从看到白玉之后一直挂在嘴边的口水擦得干干净净,心道——难怪老牛不下手,原来是不敢呀。

评论
热度(23)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