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由浙江民风说“玉堂自尽”是吴越人勇猛的表现

迷糊圣人:

浙江,自古以来就是我国南方的武术之乡。很多人会被当地风土人情所表现出的那种温婉秀丽所欺骗,而忘记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浙江人的勇武就已经蔚然成风。那时吴越国兵器的精良、勇士的强悍都是其他诸侯国不敢小觑的。《吕氏春秋·顺民篇》:“无攻越,越猛虎也。”后来的《汉书·高帝纪》也称:“越人之俗,好相攻击。”《汉书·地理志》:“吴越之君皆好勇,故其民至今好用剑,轻死易发。”由此甚至被中原文化视为“荆蛮”。并且,与中原适合车战的广袤平原不同,相对狭小的地理环境使吴越人所习练的兵器皆为钩、剑等短兵,而不是矛、戟等长兵器;即使有所用,也不如北地的长。而短兵的使用,则更需要坚毅的信念和敢死的勇气。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对比春秋史书中人物的自杀方式,吴越人自刎的频率是最高的,其余诸地使用频率则相当低,远远难以望其项背。这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吴越人民自古以来剽悍的民风。这种风气并没有淹没在江南温柔的烟雨中。


《三侠五义》里的侠客锦毛鼠白玉堂祖籍浙江金华府,他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书中极力描写他的衣食住行,吃什么,喝什么,怎么吃才鲜美,怎么喝才可口“三十二回 真名士初交白玉堂 美英雄三试严查散”这一章回里对吃喝的详细描写可以作为美食攻略来读了。这也是武侠小说里第一次探讨食经,白玉堂化名金秀才来试探颜查散,虽然是有意要多花他的银子,但是这种随口道来的美食经验之谈,绝非临时捏造的出,必然是白玉堂平时讲究吃喝才有这样的效果,如此讲究美食的人,必然对生命抱有无穷的热爱,字里行间,白玉堂的蓬勃生命力喷涌而出。就是这么一个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美少年,因年轻气盛一时败于北侠欧阳春“第七十八回 紫髯伯艺高服五鼠 白玉堂气短拜双侠”,自尊心受到打击便要自尽结束年轻的生命也不受辱,如此刚烈决死,正是吴越人温婉秀丽的背后隐藏的剽悍的民风。



评论
热度(6)
  1. 琰羽迷糊圣人 转载了此文字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