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羽

扒一句话:醉李到底不放心丁兆蕙版费七什么?

哈哈哈,这段被YY了很多,丁子成为第三者的一个明证

迷糊圣人:




原文:


二爷道:“我姓费行七,是五员外新挑来的。”说话间,已将腰牌取出,给他看了。”醉李道:“老七,休怪哥哥说,你这个小模样子伺候五员外,叫哥哥有点不放心呀。”丁二爷连忙喝道:“休得胡说!我奉员外之命。因姚六回了员外,说姓展的挑眼将酒饭砸了,员外不信,叫我将姓展的带去与姚六质对质对。”醉李听了道:“好兄弟,你快将这姓展的带了去罢!他没有一顿不闹的,把姚六骂得不吐核儿,却没有骂我。──甚么缘故呢?我是不敢上前的。再者那个门我也拉不动他。”

-----------------------------------------------------------------------------

这个小模样子伺候五员外,叫哥哥有点不放心 ?

丁兆蕙长得怎么了?

前面展昭看的丁兆蕙西湖边扮作渔郎救周增 时写: 

他细细端详渔郎,见他年纪不过二旬光景,英华满面,气度不凡,心中暗暗称羡。


郑家茶楼见到换了衣裳的丁兆蕙时写:

忽听楼梯响处,又上来一位武生公子,衣服鲜艳,相貌英华,在那边拣一座,却与展爷斜对。

当听丁兆蕙说着和自己一样的话时,直接盯着人家看楞了呆呆的看着人家出神,丁兆蕙觉得不好意思直接过来打招呼俩人这么结识的:

那边展爷,自从那武生一上楼时,看去便觉熟识。后又听他与茶博士说了许多话,恰与自己问答的一一相对。细听声音,再看面庞,恰就是救周老的渔郎。心中踌躇道:“他既是武生,为何又是渔郎呢?”一壁思想,一壁擎杯,不觉出神,独自呆呆的看着那武生。忽见那武生立起,向着展爷,一拱手道:“尊兄请。”

相貌英华,我们前面已经分析过了:https://tieba.baidu.com/p/5220689695?red_tag=1928924866



这是相学上的一种说法,相学上说“夫眉者,媚也。为两目之华盖,一面之仪表,且谓目之英华” 就是说:这个人的眉眼长得好(眉份八彩 目似朗星),带的整个脸上都让人觉得带很精神、很有英雄气。


气度不凡:气质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长得又有什么不放心呢?

丁兆蕙装的这个费七:一个呢,年轻,古人说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好吧,不是古人,是某位现代评书艺人说的);再有呢,长得气质独特,很精神的小伙子,透着精明机灵,醉李怕他耍滑头、主意大、欺上瞒下。


这本是醉李护主的拳拳之心,怕同是年轻的主子白玉堂被人蒙骗被人糊弄。同时也说明,陷空岛上从上到下都把白玉堂当宝贝护着。前有卢方的怕柳青和白玉堂走的近了带坏自己小弟;中间有胡烈自发的为主子找媳妇;后有这醉李怕丁兆蕙版费七长得这个小模样伺候五员外不放心。






评论(1)
热度(4)
  1. 琰羽迷糊圣人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这段被YY了很多,丁子成为第三者的一个明证

© 琰羽 | Powered by LOFTER